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年基業毀於幾柄「理性」手術刀

2015/7/29 — 21:05

7月28日下午,港大校委會常會開始前,港大學生到場抗議。

7月28日下午,港大校委會常會開始前,港大學生到場抗議。

傳媒報道香港大學學生昨夜闖進校務委員會會議廳,造成混亂。 李沙皇泰然自若訴說被虐,未能回去吃飯休息,形容為「文化大革命」;寵兒大夫疑似不幸無故栽倒,俟後指斥學生粗暴,引以為恥;金刀主席苦口婆心籲請學生「理性」交流和討論。 此事在熙攘糾纏中其實並沒有具體暴力事件發生的情況下告終。可是,左派傳媒和政團頭頭趁機肆意抨擊大學生行為超出「理性範圍」云云。

學生會代表義憤填膺,衝擊會議廳,主要是要求校務委員會立即處理無理拖延日久的副校長任用議案,並且窮追力求查詢有關決議的解釋和理據,促請委員明確交代,李沙皇和個別委員也因而被阻了一段時間才能離開會議廳。 從傳媒短片映像所見,沒有百份百的全景顯示出寵兒大夫被推或被撞而跌倒,同理也並沒有百份百的全景反映出他並不是心虛腳軟,或者舊患復發,以至借機逃離現場而假裝倒在地上。 金刀主席還是以一向滑不溜手的措詞力陳會議結果:仍然拒絕任命副校長,再必須討論是否推遲至九月限期才處理。 雖然大學馬裴森校長一再強調其個人期盼:從速任命副校長以保管治團隊的完整,有效處理大學管理事務,可是還須服膺於議決的所謂「理性」,顯得無可奈何。

廣告

港大校務委員會拖延委任副校長一事早已引起社會關主注,昨晚會議的觸發點只是多日來積累的懣憤迸發而已。 眾多學生和校友早前多番以簽名刊登廣告、請願活動和公開論述等形式,強烈表達了清晰的意見和質詢。 這是委員會必須面對公眾解釋和交代的問題,絕不能只是以表決結果的數據作為推搪借口。 以低劣的「等埋首席副校長」理由作為結論更難以令人信服,正如不少校友和學者指出:這是有違大學人事任命的情理,讓人有合理懷疑政府當局安插委員以政治影響力干預大學學術自由和行政自主。

平情而論,對於學生情緒亢奮,以衝動行為表達不滿,筆者十分理解和體諒。縱然在擠逼推壓下堵塞會議場地,他們有的只是吶喊的聲音,憤怒的咆哮,指罵的呼應和緊握的拳頭,總算守住「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基本原則。  不過,學生要求委員直接對話和明確交代的「理性」,看來不及那幾位郎中死纏硬守著所謂「程序」和「規章」的「理性」,以及一再迴避有關解說和釋疑的「理性」,更遠不及那幾位醫生手術刀手法精準、腕勁陰柔而切口到位的「理性」了。

廣告

且不說大學生的稚嫩難及醫生們的老練,以及梁金刀寡斷、李沙皇陰柔和龍寵兒勇悍的彼此積極配合,筆者感到可悲的只是: 香港大學百年以來奠定的學術自由和自主基業竟然毀於校務委員會幾位醫生的「理智」手術刀中。

 

港大1991教育碩士  陳國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