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的確,經濟成果,大多數市民都 have no stake

2019/8/11 — 9:55

8.10 大圍

8.10 大圍

2019年8月9日,政府繼續老調重彈,以經濟發展下滑恐嚇市民,林鄭更指示威者對建設香港社會「have no stake」。她如此傲慢,口出狂言的程度與何君堯不相伯仲,相信是她以為所謂的經濟成果,完全是包括她自己的政商界「精英階層」的功勞;馬屁蟲的話當真的來聽,可見權力令人腐敗之餘,也令人變蠢。

林鄭這種史大林味甚濃的思維,認為組成社會大多數的愚民,都沒有覺知能力(consciousness),必須依賴精英的領導才得以生存。回歸後香港的管治班子,儘是這類與社會脫節的利益集團成員,到今天仍然堅信年青人的運動有大台、示威者必須由他人教導才會用「電報機」,正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只懂聽令於人、無法想像自主的「精英」。他們以為,自己無所不用其極掠奪的經濟利益,必定同樣是其他香港人最關注的。比主子更有大志、更憑良心做人,是奴才們想也不敢想的事。

既然你以為亮出經濟利劍,市民便會乖乖聽令,那麼我們來看看回歸後,這利劍砍掉了甚麼。

廣告

利劍砍掉了土地空間。以市區重建為名的強拍收樓、放任內地投資者推高樓價、公營房屋數目不達標地鐵站上蓋卻不斷有新樓盤開售、口口聲聲覓地難卻不肯(敢)發展棕地……每年加劇剝削香港市民的基本住屋權。2019年5月24日,Fortune Insight報導,香港人平均月薪是1.9萬元,而兩房單位平均月租是2.9萬元。

利劍砍掉了民生空間。無法負擔被領展收購後的街市物價、買不到生活雜貨卻金飾店連連、與內地人爭奪奶粉、無奈出入被內地遊客蹂躪的住宅區、政商人士有消閒用的高球場市民卻連康文署設施也用不著……香港市民生活質素節節倒退。人口老化,政府不但沒有承擔退休保障和醫療保險,更引入商界藉此大賺一把。

廣告

利劍砍掉了文化空間。一邊每天接收持單程證人士,一邊推動國民教育、普教中、簡體字;配合消費主義騎劫保育項目以及文化身份,放任傳媒染紅。

如果有人認為上街的市民在社會建設方面have no stake,那是因為他們 are being deprived of having a stake。

像個年老色衰的歌女,只懂懷念以前裙下的瘟生,把鏡子蓋起來便當自己仍然如花似玉。政府的經濟老調,在廿一世紀的香港還管用嗎?

林鄭大言不慚後,立即有網民表示:「從來都沒有享受過經濟成果,為甚麼要怕經濟衰退?」這話導出了香港經濟發展至今的困局。資本主義發展的動力來自擴張和累積,但動力同時是自毀性的:每次擴張的成本是多了一群受壓迫的對象,擴張幅度愈大,受壓迫者愈多。當受壓迫者察覺到自己被物化為他人賺取私利的工具時,他們不會再相信當權者用來合理化行徑的謊言;為了把自己從剝削中解放出來,壓迫者將會奮力推翻那個令他們成為工具的制度及掌權者。

因此,資本主義發展的程度有其極限。香港是一個成熟的資本主義經濟體,它擴張的覆蓋面很闊,市民幾乎無一倖免地受到利益集團的壓迫,換句話說,在現有制度下,受壓迫者數量比獲益的所謂精英領導多很多。那麼,是相信經濟牌的人多,還是不願再身受其害的人多?五大訴求背後,是市民想有尊嚴地過日子的渴求。一味重彈掩耳盜鈴的經濟老調,除了既得利益者,還有誰會相信一方無療效的葯?元朗、荃灣、北角諸侯國的「保家衛國」,不也就是認為政府已無能力改變局面所以要自保嗎?

「喜歡你讓我下沉……能持續,獲得糟塌亦滿足」,這種想法只有在容祖兒的K歌才會出現。想做精英,或者自以為是精英的管治班子,流行曲還是少聽一點為妙。傲慢、抹黑、充耳不聞,加上無法原諒的警黑勾結、過份暴力和濫捕,已經造成了全港市民的共同創傷。即使把經濟牌在這一刻粗暴地壓下來,市民也不會任由沒有處理的傷口繼續痛下去。以為可以用錢買遺忘,本身就是嚴重的錯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