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盡快召開香港國際軍事法庭

2019/7/28 — 13:18

727 元朗

727 元朗

講真,到左今日今刻,仲講乜乜要求偽特別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嘅朋友,我真心覺得你戇居。你仲要求偽特區政府做嘢,即係話你仲承認呢個偽政權係一個權威(Authority)。呢個偽政府由非民主方式成立,本身已沒有立足基礎,22 年來呢個偽政權壞事做盡,你仲仍然繼續承認佢係一個權威,令到呢個政權有恃無恐,可以繼續做衰嘢!

所以 2019 年 7 月 29 日黑警在元朗站虐打市民事件,係你地一班仍然承認偽政府權威嘅人有份造成架,你自己都有責任,唔好將所有責任推向黑警度。班前線黑警都係按上頭指示做嘢遮,而黑警嘅上頭之所以有呢種權威去下令虐打市民,建基於香港市民仍然承認偽特區政權嘅權威。當偽政權沒人認受,合法基礎失去,黑警連警也不是,只是一群流氓,一群犯罪團夥。

呢個係好簡單嘅政治邏輯問題,但我發現好多人真係唔明,後知後覺唔緊要,希望大家依一刻就清楚了解。我覺得出來表達政治訴求,爭取呢樣果樣都唔緊要,最緊要係先搞清楚一啲基本原則。假如一個政權係由民主方式產生,每一個市民都係老闆,你可以要求個政府做某樣嘢。假如你認同民主制度而你所身處地方的所謂政權非由民主方式產生,你根本無需再要求個偽政府再為你做任何嘢,你唯一要做嘅事就係令呢個偽政權馬上消失!到底香港人幾時學會當家作主?到今時今日你仍然跪在卑微位置要求在上位者施恩發慈悲嗎?不過我好有信心越來越多香港人唔會咁傻,因為自佔中事件到反送中事件以來,香港人不斷進化。我不斷呼籲香港人應作出以下 4 大訴求,但一直冇乜人理我,我再一次在這裡列出:

廣告

1.解散特區政府

2.全民制憲大會

廣告

3.驅逐共匪集團

4.釋放在囚義士

今日要增加一項:

5. 國際軍事法庭

單靠香港人的力量實在不足夠,香港人一定要聯合全世界民主及正義的力量,透過國際軍事法庭及其他一切手段,合力制裁共匪集團獨裁者及其黨羽的暴行!

近代歷史上最著名的國際軍事法庭審訴,包括 1945-1946 年針對德國的紐倫堡審判(Nuremberg Trials),以及 1946-1948 年針對日本的東京審判。兩個國際軍事法庭,都是依據相同的三大原則去審理戰犯:A. Crimes of Aggression(侵略罪)、B. Conventional War Crimes (常規戰爭罪)、C. Crimes against Humanities (危害人類罪)。依次序,犯下 A 罪行而被定罪的人為甲級戰犯、犯下 B 罪行而被定罪的人為乙戰犯、犯下 C 罪行而被定罪的人為丙級戰犯。甲、乙、丙三組戰犯,沒有誰比誰更高尚,亦沒有誰比誰更邪惡,甲乙丙三組只是分類的名稱,而不是等級之區別。有的人會犯了超過一種罪行,所以他/她同屬兩組或三組戰犯。

而無獨有偶,上述兩個國際軍事法庭都是人類經歷了以億人計算傷亡數字的戰爭之後,才緩緩召開。我認為現在時代進步了,國際軍事法庭不應在死了那麼多人以後,才事後孔明地去審訴戰犯,而應該發揮防患未燃之作用,在戰犯涉嫌者已初步犯下戰爭罪行之時,就及時審訊,以防止他/她們一直落去傷害更多無辜的人。

我在這裡先列出那種人士涉嫌干犯上述三組罪行,至於具體嫌疑人和證據,還請一眾連登巴打、法律界人士及全體香港市民合力籌謀。

A. Crimes of Aggression(侵略罪):指發動侵略動戰爭的罪行。那些提出派解放軍進攻香港及臺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官員,以及在香港提倡解放軍入城的公職人員,都是侵略罪的涉嫌者,有機會獲定罪為甲級戰犯。此外,當市民正在行使示威公民權,卻指示防暴警察使用不合理武力攻擊市民以挑起衝突的警隊指揮官,亦已涉嫌干犯了挑起戰爭的罪行。

B. Conventional War Crimes(常規戰爭罪):指有意圖殺害、虐待平民及毀害平民財產的罪行。黑警當街當巷瞄準平民開槍,以及暴打平民,好明顯有干犯常規戰爭罪之嫌。

C. Crimes against Humanities(危害人類罪):另一種譯法是違反人道罪,指嚴重侵犯人性尊嚴和當權者有系統地凌辱平民的罪行。香港偽特區政府一眾高官有系統地不講人話,不斷用語言偽術凌辱市民,侮辱香港人智慧,本身已有干犯危害人類罪之嫌。此外,假如警察串謀或縱容黑社會勢力暴打平民,又或明知平民受虐打仍袖手旁觀,這些都是踐踏人性尊嚴之舉。假如有議員、官員或任何公職人員對警察以上惡行表示讚賞,加以褒獎,同樣在踐踏人性尊嚴,危害人類之生存。

為避免更多無辜市民受害,針對香港的國際軍事法庭要及早召開。望香港人加快速度鎖定涉案者名單及搜集有力證據提出起訴,香港人亦要向國際社會施壓,加強國際合作,盡快逮捕來自香港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爭罪行嫌疑人,以便早日開庭審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