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5/7/20 - 21:19

監警會外

去年11月「鳩嗚」期間路過旺角,朱經緯涉以棍打的「護花男」Osman。圖:朝雲

去年11月「鳩嗚」期間路過旺角,朱經緯涉以棍打的「護花男」Osman。圖:朝雲

民陣、傘下爸媽、文化監暴、陳淑莊等,聞監警會有意於今日再次開會,再行表決朱經緯所為屬毆打的裁決,到場守候郭琳廣,反對推倒重來。

中午,一位監警會委員到來,欲索取警方提供的最新意見。但監警會尚未整理好報告,製作需時,不得要領。尚未清楚警方的新報告有何新意,可圖翻案。

委員答應市民,願與郭主席溝通,發官方聲明,如新報告無新證據,承諾不會重開會議,重行表決,但郭拒絕。委員解釋,官方聲明不能單靠他首肯,尚須主席授權。郭稱現時程序,仍按本子辦事,不肯為此破例。

廣告

入夜,監警會的大堂關燈。但放工、逛書展後過來的市民愈來愈多,終近四十人,當事人之一護花男也到場聲援。

一眾聲援的市民,透過手機和電腦直播,屏息傾聽區家麟主持的港台自由phone,聽他訪問馬恩國與郭琳廣,以求官方最新的交代。

每當區的質問擊中要害,馬與郭詞窮,大家都忍不住鼓掌讚好。

委員馬恩國和主席郭廣琳受訪。前者稱過去開會是按民事要求裁決,而他認為應按更高的刑事要求,再行投票。他缺席之前會議,故要求重新審議;後者則稱在諮詢法律意見,將來一切尚在未知。

區質問民事刑事,有何分別;以往裁決既循民事要求,有何根據倏地升至刑事要求,準則緣何朝令夕改;既然監警委員為兼職,此前判決已獲大比數通過,豈可因一人缺席,不服而重來;拖泥帶水,可會放生即將退休的罪嫌,不了了之。馬、郭俱理屈托辭。

郭主席雖推搪,但他和願與市民席地而談的委員,畢竟說到,如警方未能提供新證據,不會同意再投票。市民暫且離開監警會,等候結果,再作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