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盧寵茂如何對女兒說?

2015/7/29 — 13:12

港大校委會昨日維持原判,待首席副校長上任後再處理陳文敏被推薦出任副校長一事,學生一度闖入會議室,校務委員盧寵茂於混亂中突然跌倒在地,及後送院。對於有人質疑他「插水」扮跌倒,他今早於港台節目表示有關講法對他是侮辱,指送院後經醫生檢查,發現膝蓋有瘀痕及腫了。

港大校委會昨日維持原判,待首席副校長上任後再處理陳文敏被推薦出任副校長一事,學生一度闖入會議室,校務委員盧寵茂於混亂中突然跌倒在地,及後送院。對於有人質疑他「插水」扮跌倒,他今早於港台節目表示有關講法對他是侮辱,指送院後經醫生檢查,發現膝蓋有瘀痕及腫了。

我不是港大人,能與港大沾上丁點兒關係的,是妹妹和太太都是港大畢業,還有許多舊同學都是港大高材生,其中一位是盧寵茂教授。

這位當年會考七優二良,現在是國際知名的換肝聖手,大概從醫後接觸的都是上流精英份子,與我從視(電視)接觸各種品流,某些價值觀可說是南轅北轍,但我從心底覺得,他仍是一個好人,一名個好醫生,一位好爸爸。他會在半夜四點鐘開車陪女兒去吃一碗餛飩麵,儘管才剛從醫院回來。

廣告

我倒想知道,如果女兒問他,為甚麼通過嚴謹招聘程序的一名待聘副校長,沒有任何說得出來的理由可以阻止任命,竟然以「等候未上任的第一副校」拖延,他會怎樣回答?會說:「校外人不要過問」嗎?能有一個說得通的理由嗎? 我是校外人,是不是陳文敏做港大副校,或陳文敏做不做得成港大副校,的確與我無關。但我的外甥女將來有機會考入港大,我關心下個世代的學生所讀的院校,是否連一個副校以致任何一位教授的任命也不清不楚。我關心這所被盧教授稱為高尚學府的港大,由一班毫不光明磊落的人展示毫不光明磊落的行事方式將成香港的新常態。

我寧願他們「明張目膽」的說明這是政治因素, 還有另一種光明磊落的味道,雖則這個「光明磊落」之後拖著「暗角打鑊」四隻字。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