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盧寵茂撐袋住先:如不「醫住先」病人等死 港大學術自由冇問題

2015/5/19 — 15:49

港大醫學院外科學系主任、校務委員盧寵茂形容,通過政改方案等如「醫住先」,若堅決拒絕通過,「大家就坐咗喺度,好似啲醫生撓埋手,唔好醫啦,由佢死」,強調「醫住先唔係醫一世」,政制將來還可以改善。他又指自己看不到港大在學術自由方面有任何問題,「我睇唔到政治有任何干擾學術,反而我會覺得,作為一個學術機構,好似搞得太多政治咁」。

不評陳文敏勝任副校長否

盧寵茂今早接受商台訪問時稱,「如果真係為香港好,大家係應該向前行,醫生我哋都唔係要找一個長生不老終極治療方案,要病人一定百份百醫好先做,好多時都係做一個平衡」。

廣告

手術係咪一定成功?唔係喎。…係咪咁就「我唔要嘞,唔醫嘞」?唔醫你嘅結果係咩呢,咪等佢死囉,醫住起碼你而家有得醫…如果你要等(更好療法)嘅,其實即係唔醫啫,講得難聽啲,就由佢死。

政改通過與否決,通過咗起碼我哋有得醫,起碼係醫住先,醫住先都唔係醫一世啦,將來會有進步呀嘛,情況改變咗,我哋仲有第二啲方法醫㗎嘛。反而唔通過呢,大家就坐咗喺度,好似啲醫生撓埋手,唔好醫啦,由佢死啦。

至於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的副校長任命問題,盧寵茂僅稱自己認為陳「絕對有資格」參與副校遴選,又指遴選有既定機制,不存在任何人「干涉」,亦不是個別人士可以推翻。被問到陳文敏是否勝任副校一職,盧寵茂不予置評。

廣告

港大搞得太多政治

對於港大校內及社會有質疑,認為港大的學術自由受到干預,盧寵茂則不同意,並認為校內有人「搞得太多政治」。

我睇唔到港大學術自由方面有任何嘅問題。我係一個研究人員,如果你講學術就係我哋嘅教學、科研,其實完全冇問題,我睇唔到政治有任何干擾學術,反而我會覺得,作為一個學術機構,好似搞得太多政治咁。例如啲學生寫信畀我話唔上堂,要去佔中,咁我覺得呢個係調轉喎,似乎唔係干擾學術自由,係因為某啲人去搞政治,影響咗我哋嘅學術。

對於早前醫學界立法會議員梁家騮及醫學會分別進行民調,顯示醫學生反對「袋住先」,盧寵茂以研究文章比喻民調,指很多人只看結論,但忽略細節中有很多偏見及可操控的因素,又指調查只涵蓋很小部份的醫生。

醫學業界組織「杏林覺醒」致力「箍實」梁家騮;被問到如何看待杏林覺醒,盧寵茂認為,年輕及資深醫生不應對立,「我同佢都係醫生,大家都係香港人,大家都係中國人,根本我哋唔會係敵人嚟…如果佢哋係未來,我哋就係醫學界嘅現在,未來好與壞,視乎今日嘅我哋點樣去幫佢哋。冇可能明日要打倒今日,明日打倒今日就冇明日。」

形容反對政改者 如求「長生不老藥」

對於有聲音要求改變人大831決定,盧指在醫學上要從實際利益去看,「有啲嘢你真係做唔到,你夾硬去做,整死個病人」,強調人大是13億人國家的憲法最高權力機構,要貿貿然改變其決定,「要長生不老的靈丹妙藥才肯食,其他唔接受」,是不切實際。

他強調現時不應再討論831,而是到底應否向前走,還是不接受,「唔醫嘞」。

佔中如「癌症」 不守法意識或遺傳下代

盧寵茂曾將佔中比作「癌症」,他認為這個比喻到現在仍覺貼切,指醫癌不是做手術就可以醫好,手術後有復發風險,亦可能遺傳至下一代;他認為佔中的影響到現在仍可見,包括「不守法」的概念、破壞法治的影響仍在,如「攻擊」遊客等及帶黃傘闖入辯論比賽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