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盧寵茂,你應該向史坦尼斯拉夫斯基學方法演技

2015/7/28 — 23:21

今晚,我同好多香港人一樣,睇住有關港大「等埋首副」的新聞,見到有個叫做「鐵醫」的校務委員,突然跌咗落地。

嘩!我當堂嚇咗一跳,然後得啖笑。呢個世界,居然有人自稱為「鐵醫」,但又能醫不自醫。

望住佢無啦啦抱住膝頭,瞓喺地下,雙眼半開(明顯想等埋導演嗌 cut),我即刻諗起我偶像 — 俄國戲劇理論大師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講法 — 痛嚟講呢,係應該係由外到內,再由內去返外的。

廣告

從呢位鐵醫的肢體語言以及面部表情黎講,sor9ry,我真係唔覺得佢表達緊「痛」,仲要係「骨折之痛」的感覺。憑我多年來在戲劇界的資深經驗(即係有睇過戲咁解呀)黎睇,阿鐵醫今次的方法演技、行為藝術,只會令我諗起以下人物:

廣告

聽講阿鐵醫被救護員推輪椅離開的時候,向記者批評港大學生「無法無天」,又話自己對港大有這些學生感到羞恥。

嘩,霞姨,畀多兩個飯盒佢啦,今次佢做得咁落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