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盧寵茂《香港家書》致馮敬恩:港大需隨時代優化,循序漸進總比革命突變好

2015/10/17 — 11:36

盧寵茂

盧寵茂

港大校務委員會成員、醫學院教授盧寵茂,今天在香港電台節目《香港家書》中,以致函港大學生會會長兼校委馮敬恩的方式,提出「港大確實需要跟隨時代改變優化,但循序漸進總比革命突變來得好」。

盧寵茂首先稱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與馮敬恩交談,告訴他當天自己早上七時半已開會,但馮敬恩說自己則習慣了每天不到十時也不起床。

盧寵茂在文章中指兩人年齡、背景、角色或者不同,但有許多一生都不會改變的共通點,包括都是港大學生、都不在香港出生但在香港長大、生來同是中國人、「有着共同的血緣和基因」。

廣告

盧寵茂稱,他作為一個科研人員從來不預設立場,對所有議題都不道聽塗說,必審視數據和獨立分析,然後才作結論,絕對無人能干預他。

他又借自己作為一個醫生,病人的私隱是一個專業人員絕對不能披露的,暗批馮敬恩披露校委會否決陳文敏副校長任命的討論內容。

廣告

盧寵茂重申,當上校委只有責任感,沒有權力感。他以平常心去面對這數月來校委會的風風雨雨。

盧寵茂在文章中又重提自己的右膝傷患,指「最近再次傷及舊患,我都只會接受傷病根本是人生的一部分」,透露兩天後會接受一個膝蓋手術,取出鋼板,然後指自己從沒擔心膝蓋傷勢,反而擔心港大的百年基業和名聲,認為那是建基於行之有效的制度,港大確實需要跟隨時代改變優化,但循序漸進總比革命突變來得好。

「...我擔心的反而是我們香港大學的百年基業和名聲,因為那是無數人經歷數代辛勤努力的成果,一切建基於行之有效的制度,而不是個人。縱使一個我走了,很快便會有其他人加入,但如果制度崩潰,就算再經歷另一個百年也可能無法完全修復。港大確實需要跟隨時代改變優化,但循序漸進總比革命突變來得好。」

文章最後以希望馮敬恩能做好榜樣,成為同學的模範,呼籲大家齊心多溝通,為港大解困作結。

盧寵茂《香港家書》全文如下:

馮敬恩同學:

      自從上次港大校委會會議後,我一直想和你直接溝通,既然有此機會,就決定把這信寫給你。

      還記得跟你第一次見面是在今年五月的港大校委會會議,你和我都是新成員,你是本科學生選出的代表,而我則是教職員投票選出的代表。兩個月後,我才跟你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交談,我告訴你我當天早上七時半已開始部門會議,你回答說你一定不能夠參與,因你習慣了每天不到十時也不起床。我說人的潛能是無限的,只是優先次序的問題,只要你覺得值得做,你一定能做到。當時我們也有談及校委會會議,我提到你既是學生代表,便應多代表學生在會上表達意見,有不清楚或不同意的地方,可即時提出。在之後的會議中,我也留意到你發言多了。

      可能有些人會說我和你之間,不論年齡、背景、角色等都不同,存在很多矛盾,但其實我覺得我倆很相似。雖然今天我年紀比你大,但其實昨天我也年青過,而你明天也會老;今天我是老師,而你是學生,但昨日我也曾經是學生,而你明天也可能當老師。反而你和我有許多共通點,是一生也不會改變的,例如:我倆都是港大學生,都不是在香港出生,但卻同在香港長大。我們生來同是中國人,有着共同的血緣和基因,差異的只是時空的分別罷了。三十多年前,我跟你一樣在港大讀書,也不知道自己會在今天的位置。就讓我跟你分享一下我自畢業後,這30年在港大作為一個科研人員,一個醫生和一位老師的經驗,希望對你有所禆益。

      作為一個科研人員,我從來不會預設立場。對於所有的議題,都不能道聽塗說,必須審視數據,客觀論證,獨立分析,然後才作出結論。這是作為一個學者必須具備的條件,絕對無人能干預我。

      作為一個醫生,我要堅持專業,即使面對受傷的劫匪,醫生都會一視同仁,為他作出治療。而病人的私隱,更是一個專業人員絕對不能披露的。

      作為一個教師,我的責任是教導學生,希望每個學生都能成才。在每年醫學院的大考中,許多醫科生都以為教授們想為難他們,令他們考試失敗。但其實每次外科學系的大考評核會議中,我們最不想見到的就是有學生考試失敗。因為如果學生不合格,不但表示我們老師教得不合格,也會令香港那一年少了一個醫科畢業生投入服務。我們的目標其實是一個都不能少。

      對於被選當上校委,我只有責任感,沒有權力感。這數月來校委會的風風雨雨,我是以平常心去面對。人生中必須面對困難波折。正如兩年前我在中學校友足球比賽中受傷引致右膝骨折,以及最近再次傷及舊患,我都只會接受傷病根本是人生的一部分。在這裡順帶一提,我兩天後便會接受一個膝蓋手術,把之前放進去的鋼板取出,再處理可能的半月板撕裂問題,但我有信心手術後能盡快康復,重新投入毅行者,甚至馬拉松的隊伍。

      其實,我從來沒有擔心我的膝蓋傷勢,我擔心的反而是我們香港大學的百年基業和名聲,因為那是無數人經歷數代辛勤努力的成果,一切建基於行之有效的制度,而不是個人。縱使一個我走了,很快便會有其他人加入,但如果制度崩潰,就算再經歷另一個百年也可能無法完全修復。港大確實需要跟隨時代改變優化,但循序漸進總比革命突變來得好。

      最後,你作為港大學生會主席,代表着數以萬計的港大生,希望你能做好榜樣,成為同學的模範。我亦會堅持在崗位上繼續努力,但願你我齊心,多對話、多溝通,為港大解困。共勉之。

                                                                                                                            你的學長  
                                                                                                                               盧寵茂
                                                                                                                       2015年10月17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