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盧斯達:可以悼念六四,但一定要拋棄支聯會

2015/6/3 — 12:07

盧斯達。圖:朝雲

盧斯達。圖:朝雲

【文:朝雲】

2/6 浸大 六四論壇

盧斯達批評論壇講者未入題,他認為可以悼念六四,但一定要拋棄支聯會,因為它是一個同時背棄中國,也背棄香港的組織。

廣告

他提到,2013年支聯會提出「愛國愛民,香港精神」,遭丁子霖詬病,徐漢光斥之患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引咎請辭,同年12月再度當選常委,比貪官復出更快。

他說支聯會不過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作為代理,卻「妹仔大過主婆」,攻擊死難者的母親。引述「人到無求品自高」的丁母說,「希望支聯會越做越好,不要濫用六四遇難者的資源」。

廣告

他說支聯會聲稱為六四堅持了廿幾年,活生生的遺孀卻得不到尊重,背叛了中國,背叛了六四,沒資格代理中國民運。

另一方面,支聯會很多成員皆屬泛民主派,與當年匯點有說不清的關係,商論香港前途時,出現民主回歸論。蔡子強,馬嶽,周保松,黎則奮等都受其影響,因反殖而相信民主回歸。

他說「從良」(筆者:意指退聯)前的港大、中大學生會,當年發意見書,支持回歸中國,遂成為中方眼中愛國、進步的一群,納入統戰對象。趙紫陽回信,「很傻很天真」的學生就信而為真。事實卻悖逆當時民意對殖民的眷戀。他引述當時香港革新會的民調,只有4%支持回歸,7成人希望維持現狀。

他再根據司徒華自傳《大江東去》,年輕時司徒華想加入共產黨,遂加入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又成立學友社,吸納精英。卻與要人不咬弦而投閒置散,終離開共產黨。引述書中說「一些人過往和中共是有組織關係的,現在退出了,反而更方便開展工作」。盧據此判斷,司徒華在中共組織之外,更能推動民族利益。

六四屠城後,社會本蘊釀三罷,卻謠傳大陸派特務搗亂,司徒華以此為由取消。盧說其時中國受國際孤立,如成功發動三罷,香港或能爭取到更多民主,甚至獨立。正因為香港有司徒華,所以不能趁佢病,攞佢命。

他形容司徒華為鐵錚錚的愛國主義者,以中國利益為依歸。他不認同黎則奮批評司徒華,形容司徒華聰明。特務只是幌子,司徒華取消三罷不過為保中國,以香港作為後方,讓中國有轉寰餘地,斷送香港出現自治,甚至獨立運動的機會。

他說司徒華儘管爭取民主,但作為愛國者,他始終出賣香港利益。司徒華取消三罷,與泛民亟欲傘革退場,同出一轍。因為他們有著系統,思想,組織的傳承。司徒華的靈魂依然籠罩香港,要成全中國的大局。

他承認六四也是本土事件,但支聯會是由司徒華這個愛國者,賣港賊所領導的組織,出賣香港利益,不立足香港,沒有資格代理六四抗爭。

他轉而談到既屬支聯會,也屬社區組織協會的蔡耀昌,為新移民向聯合國申訴;協助新移民司法覆核成功,居港未滿七年可申請綜援。現在業已新增7000宗申請,當中約6700宗獲批。

他再談到反走私賊,退聯的抗爭。抨擊黎則奮等人,說退聯者是共產黨,又說不要歧視新移民,但當退聯成功後,又說投贊成票多是中國學生。

盧解釋因為他們都自視為中國人,視香港民主等於中國民主。必要時候會出賣香港。

他說2010年政改,一群泛民進中聯密室談判,轉軚讓政改通過。他們轉過身便繼續去悼念六四晚會,使他深受衝擊。檯面上演道德戲,檯底下掏空香港利益。

他同意六四一如其他國際災難,但不能由既背叛中國,又背叛香港的團體代理。當香港的自治,環境愈來愈差,支聯會卻給予止痛藥,告訴你是中國良心,以其偉大形象,使人忘記它出賣香港的現實。

最後他呼籲我們不要認為自己是高等華人,是中國的良心,帶領中國前進。不要再讓雞鳴狗盜的組織代理,活在現實。

他說大家依戀了支聯會多年,就像結婚廿多年才知老婆是仆街,接受現實要經過痛苦的過程。

黃毓民。圖:朝雲

黃毓民。圖:朝雲

黃毓民在陶傑發言後,說陶傑的角色各打五十大板,容易做。黃稱不是說陶傑不對,而是這種止息爭議的話最有市場。年輕人一定比較長命,和他們爭論不過嘥氣。

黃引述程翔對本土派的評論,辯解沒和六四切割,不過不要支聯會那套。要做「大中華撚」就繼續去支聯會爭取民主。

他回應陶傑,謂中國財雄勢大,橫行不法,門禁森嚴,互聯網等等,根本無法改變中國,不過是陶傑才能在大陸刊登曲筆文章。以前自己都那樣「戇鳩」,以為影響到中國;而台灣深綠批評《聶隱娘》,不過是政治操作,制衡淺綠,上台後別行馬英九路線。

他強調自己亦非主張獨善其身,也希望中國人像香港般有尊嚴地生活,689所謂港獨,不過是假命題。什麼港獨,歸英,數來數去不過是美國隊長,得一個人,但重要在於象徵意義。

他說本土派人丁單薄,沒有威脅支聯會,只求長期壟斷民主運動的人醒醒。如李卓人年年提「平反六四」的口號、議案,不過都是廿年前已經說的話,屆屆當選,不知那麼容易,他亦「戇居」支持李卓人的動議數年。但年輕人不再有耐性,言辭容或激越,後生仔都如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