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盲撐只會陷香港警隊於「大陸公安化」的不義!

2017/3/6 — 21:04

資料圖片:2.22撐警集會

資料圖片:2.22撐警集會

「七警傷人案」被判罪成之後,無論是日前警隊四個協會高調晒馬的「撐警集會」、上周末所謂民間愛國聯盟組織的「燭光晚會」,以及那些背景複雜團體所搞的一連串「捐款行動」,那些「盲目撐警」的姿態和言論所造成的影響,正朝向乖離正道的方向發展,把香港警隊漸漸推移向「大陸公安化」的懸崖邊緣,令人十分擔心。

本來「七警傷人案」的控罪已被香港法庭裁定為「襲擊致造成他人身體傷害罪成」,其本人或家屬不服裁決完全可以循照上訴程序跟進,這是香港司法制度下容許的事,就算從撫恤立場以經濟支援有關家屬也是人之常情。 可是,如今這般那樣的「盲目撐警」行動反應簡直就是顛倒是非,公然辱罵法官和踐踏司法機關。  平情說來,基於「物傷其類」的共事同袍心態,不少警隊人員對於法院的裁判不滿或者疑惑總是可以理解,不過,身為紀律部隊處事應對必須是其是非其非,絕對不該混淆法理原則。 更不幸的是,警隊人員未能痛定思痛,缺乏應有的悔悟勇氣和積極態度面對有關裁決,上至警務處處長下至一般員佐級別人士,只糾纏於盲撐言行,訴諸情緒發洩多於理性反思,恐怕將會把過去好些年來香港警隊辛苦建立得來的良好聲譽摧毀於一朝一夕。

不管是殖民地時代的「香港皇家警察」還是回歸後易名為「香港警察」的警隊人員,都是執法者,即是香港法律的執行者,為香港市民服務,保障社會安寧。進一步來說,從法制原則而言,執法系統在於執行和落實具體法律,屬行政過程的必然步驟,而司法系統在於按照法律條文內容審理案件而予以裁決,警察部門是前者,法院屬後者。 因此,警察的執法角色和客觀冷靜處事態度絕對不能含糊,以至慎防自以為是或者不自覺的代取司法系統的作用和功能。 可是,那些盲撐七警行動所反映出來的,正是那種流於膚淺的「二元化思維」:警察與罪犯、警隊與暴徒、警方人員與尋釁滋事分子的對立區分,甚至極端的演化成為「正義代表與邪惡化身」的對決鬥爭,把治安問題和具政治爭議的事件過分簡單化,有失偏頗。

廣告

從現代城市管理角度看,警察隊伍是維持地方內部治安的力量,有別於抗拒外國勢力而保土衛國的軍隊系統,兩者有著明確的權責和分工。 但是眾所周知,共產黨主政下的公安系統,與軍隊體制根本上就是「沆瀣一氣」,都是一黨專政者手上所掌控的有力工具,一切以「政治掛帥」和「忠於黨國」為原則,完全聽任黨的指揮。 這些年來內地頻生的多起社會事件早已充分說明在「維穩政策」的大棒子揮動下,維權律師、上訪人士、異見分子和弱勢族群飽受逼迫和鎮壓,公安員警發揮了極惡劣可鄙的政治作用。 這樣的所謂「具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管治模式,正正與香港政府一直倡議和奉行的「公務員政治中立」信念和原則大相逕庭,在實際處理和執行上更是南轅北轍。 因此,回歸後香港警隊必須維繫和堅守「政治中立」的傳統,避免被腐蝕而最終淪落為「大陸公安化」,失掉香港警隊在「一國兩制」內那一制的特點和優勢!

筆者所憂慮的正是那些別有用心的共產黨鷹派和附從人士刻意利用「七警傷人案」裁決一事挑撩一般香港警察的懣憤情緒,作出非理性的行為,以至嚴重破壞警隊在香港傳統法制典章下的一塊重要法治基石!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