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省港罷工定然變味 中史淪為政治工具  

2017/11/1 — 13:30

省港大罷工期間,有工人手持「省港罷工委員會」的橫額。(資料圖片)

省港大罷工期間,有工人手持「省港罷工委員會」的橫額。(資料圖片)

【文:無言】

新修訂的初中中史科課程無「六七暴動」、「六四」,卻有「省港大罷工」,可以預料,「兩地華人勞工大團結對抗英帝國主義」將成為教師們講授是次罷工的主調。

「省港大罷工」,就客觀史實論,乃中共摧毀香港繁榮穩定的首次嘗試!

廣告

儘管背後組織工人離港者似是國民黨,「省港罷工委員會」的委員長蘇兆征、委員鄧中夏李森黃平等全是中共黨員。在已公開的共黨秘密文件中有以下一段:「在省港罷工初發生時,我們主張這次罷工完全由我們來領袖,並且要由我們領袖到底。從反面說,就是不要民黨 (國民黨) 來做這次運動的領袖......」足以證明中共是罷工之始作俑者 (參李雲漢《從容共到清黨》)。

是次罷工令香港經濟出現蕭條,大量商戶倒閉,政府收入大減,幸得倫敦借款三百萬英鎊,方可渡過難關。潘東凱先生新作《今昔維城》卷二「與魔同眠」,指出中共在維城初試啼聲早於 1925 年「省港大罷工」始,合符史實。敢問上述一切,教科書會記載麼?教師們敢教麼?

廣告

又港督司徒拔本來打算顛覆廣州國民政府,藉此遏止罷工浪潮。東院總理及華人精英們也對罷工持否定態度。所謂主調,實際是立場有偏、經過篩選的論述,有洗腦之嫌,無益於客觀了解。

假如「省港大罷工」的處理有偏頗,「香港淪陷及抗日活動」只教東江縱隊打游擊、不教香港保衛戰和詹遜成立臨時政府,大概能夠推知。「雞毛蒜皮」是遁辭,有大量檔案、文獻、在世者口述歷史、影像片段存在,難以歪曲篡改,才是「六七暴動」、「六四」不被納入課程的真正原因。

有網民批評用兩年教畢古史根本荒謬,對教師亦是一大考驗,建議:先秦至魏晉南北朝,教一年。隋唐宋盛世,教一年。元明清,教一年。奈何港共最終目的在政治,不是純粹教育 (彼不見官立學校要求學生於課堂上觀看李飛講解《基本法》麼),任坊間建議再多、不滿呼聲再大,恐怕其都聽不入耳。

現今資訊發達,互聯網搜尋簡便,年青人,是時候學會自行解毒,靠個人努力找出歷史真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