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到這樣的同學 便是最好的回報

2015/2/13 — 14:03

早幾天去了N+N的電影分享會,完場以後有位身穿校服的小妹妹走過來,那當然是按慣例拍照留念,接著她遞了一封自已寫的親筆信給我。

其實很久很久沒有收過人們的親筆信(始終不是Lester嘛),但看了這位中三女孩的信以後,除了有著感覺「我都老啦」,就是有著無盡的安慰和滿足。

在佔領結束至今,一般人總以為能夠休息,但其實每週也有無盡的行動、會議、論壇、分享會,即使回家以後,每天也要寫很多聲明很多單張,有著很多很多很多工作要做。

廣告

以為付出必有回報,但政府仍是十問九唔應,立場還是硬得不可思議,連對話也容不下,卻在全面開展統戰工作,甚麼分化泛民、港大副校、陳振彬、青年軍……面對著國家機器的窮追猛打,參與了四年社運,很少心灰至這種程度。

大概在上週的某個時刻,實在很累很累很累,甚麼也不想也不管,就在很毒地打了個多小時高達後,忽然有總感覺:「好辛苦,好想放棄,不如新年以後唔搞休息啦。」

廣告

但在那天收了信,回家時看著內裡的一文一字以後。我想,我沒有放棄和退下來的本錢,雖然幾年來嘗試爬上高峰,好像永無止境一般地戰鬥,但那又如何?繼續在一個高峰攀上另一個高峰,就可以了吧。

相信那位同學也想不到,這封信,能夠為我打了一技強心針。看著她如何描述跟家人政見不同的掙扎,包括佔領期間,在家中垃圾筒出現黃絲帶,以及佔領高峰過後,老師叫她脫下黃絲帶,她回應:「這只是個開始,我會一直繼續戴下去。」

回想起同在中三開始踏足社運,能夠喚醒你們每一人,身旁的友人,還是不認識的你們也好,也必然是我最滿足的事,亦為我帶來動力,勉勵我要繼續走下。

佔領時我們常說「我們回不了去」,甚麼「政權已失去一個世代」,這封信便引證著這個說法。

我確信「贏得校園 便會贏得未來」,也是中共瘋狂在學界這個「橋頭堡」進行統戰的原因,新年過後學民必不停下腳步,街頭的行動我們繼續組織,政改的角力我們必然參與,網絡和社區亦是不可忽視的戰場,但最重要的是在校園的撤種工作,我們會全力參與其中,在付出過後,在未來看到更多這樣的「中三同學」,便是最好的回報。

-------------------

全信內容如下(為保私隱已刪去姓名和校名):

致黃之鋒同學:

你好,我是一名中三學生。

一開始我並不是對學民思潮有很深的認識,只是知道這個組織曾在反國民教育中出現過,半年前,無知的我都以為梁振英政府做得很好,對於他任何施政都沒有意見,因為那時根本對政治不了解,我只是個十三歲的學生,決定權永遠不在我手上。

至於當時載耀庭教授提出的「佔領中環」運動,我是「支持」的,但其實連詳情也不清楚,目標是要求「我要真普選」也不知道。直到九月二十二日,看到一萬八千人到百萬大道罷課,才開始想去了解香港發生了甚麼事,原來當時已有「人大八三一」決定,連落「三閘」。最可怕的原來是香港政府,包裝到這個真是真的普選,原來只是在三個爛橙中選一個,叫我們「袋住先」,而他們認為一千二百個提名委員能夠代表我們,是一件多麼可笑的事。

九月二十八日,看著警方邊噴射胡椒噴霧,邊放出催淚彈,我只能坐在家中看直播,由於父母擔心我的安危,而母親也屬「藍絲派」,坐在家中只有無力感,而多次要求父母批准罷課亦不成功,加上自己比較軟弱,唯有在九月三十日才偷偷送物資到佔領區。然而母親反對我支持關於佔領運動的任何事情,我多次解釋,她仍堅持己見,很多時發現自己的黃絲帶竟在垃圾堆之中。在佔領數月,我和她吵了很多次架,最後被她禁足,不能到佔領區。

有人說過「佔領區是我第二個家」,後來才真正明白這句的意思。差不多兩個月不能到佔領區後,我又開始回到金鐘,感覺比九月三十日去的那次不同,就像一群有共同信念的人聚在一起,很和平很強烈很深刻,去了一次後便「上癮」了,接著的幾個星期直至清場,也以大量project為藉口,幾乎每個星期也到佔領區幾次。

我很感謝每一個團體在運動中的付出,特別是學民思潮。老實說,雖然學民有時比較偏激,亦有時會太過衝動,但我最認同你們的理念,除了佩服之外,就是很欣賞你們。雖然我已經是個中三生,但由政治冷感到熱衷於雨傘運動,或多或少都是因為學民思潮的關系,很感謝你們對運動的付出,但記著也要愛惜身體(絕食實在是太傷身了)。

一國兩制,以前我會認為是一個國家兩個制度,現在才知我真相是一個國家的限制和牽制。我沒有更多東西能做,只能跟你們說聲加油,不勝感激。到現在在學校我還是戴著黃絲帶,曾經有老師叫我把它脫下來,然而我跟她說:「這只是個開始,我會一直繼續戴落去」。

爭取到真普選,才是我們的終點 :)
我要真普選!支持你們

傘下香港人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日

PS 很喜歡聽思潮起動 :P
PSS 希望學校能批准邀請你們來講座XD 有緣再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