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年輕人包圍政府 感世界新人已換舊人﹗

2019/6/23 — 12:27

621包圍警總

621包圍警總

當年輕人在包圍各政府機構時,我這等宅老只能對這次舉世無雙的運動的意義作靜態的反省。這次運動令全世界人眼睛全擦亮的,除了一百萬、二百萬人龐大示威,乃是年輕人使用高科技社會媒體平台作反抗的策略,對準政府的權力組織及系統作出猛烈的一擊。

特首曾說,香港這兩年「平安無事」,但其實人所共知,政府採取「殺雞儆猴」的手段,將所有社會民主領袖抓捕,並儘可能DQ持民主立場的議員。政府更進一步借法律之名,企圖使到整個香港社會由民主派或反對派代表人物「噤聲」,使廣大市民感到退縮悲觀,而達到如取如攜的目的。當政府及建制系統以為「得米」,認為已將香港的法律制度掌控於股掌之中,轉化為統治手段,便得寸進尺對香港市民加以控制,政府企圖毫不留情面地夾硬要通過「逃犯條例」,卻令升斗小市民,也感受到權力赤裸裸毫無掩飾的極端地的顯露。然而,前些日子,站在民主立場的上一輩香港人,卻還企圖在建制裡面,作出最後但悲觀的抵抗。除了議員在議會拉布,讀飽書、彬彬有禮的律師、大律師以合乎規格但完全無力的公開信勸喻政府撤銷這條條例 (政府認為這些公開信只顯示法律界不明白這條例)。法律制度已變成政府的控制人民的系統。議員、尤其是律師及大律師在權力制度之內已無路可揀:一係就走、一係就「依法辦事」。

政府雷厲風行地迫人民埋牆角,趕狗入窮巷。人民只能作「最後抗議」。一百萬人上街遊行之後,政府還肯定認為對整個監控系統、懲罰系統、以致法律糸統皆完全掌握,於是毫無顧忌地啟動警察行動之力,打算將人們如螻蟻一樣一腳腳踐踏。警察以人們最明顯看得到暴力的手段來使人們產生恐懼:大動作如612大放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或追打示威人仕,小動作如「喝停搜身」 (stop and search),這等暴力行為皆不是警察防止罪犯行兇的行為,而是很顯眼(VISIBLE) 地向全港市民宣示警力處處都在、無處不在。

廣告

政府企圖殺雞警猴的手段,只能使有頭有臉的老猴子們順服,年輕一輩以及廣大民眾,根本不是猴子 - 她/他們已蛻變為紅火蟻 (年輕人說她/他們是水,但我覺得紅火蟻的無面目、微型、集體流動但尖銳的反擊力是更為貼切的比喻)。一方面政府以高科技將眾人切割、孤立為可識別面容的一個一個的個人將之高度監控、並能隨時追捕、加以懲罰;但另一方面,(似乎是)年輕人卻在利用高科技平台上作短暫結集、討論、組織、運動,然後在實體街頭如潮水/紅火蟻般突發湧現滾動抗爭。年輕的紅火蟻受傷,導致二百萬紅火蟻在各個高科技平台上獲得消息而接續在實體街頭同時一齊湧現去抗議。621的抗議行動更是紅火蟻的所作所為的最佳示範:紅火蟻完全無個體無面目、據報導她/他們以數目決定群體的形狀、行動的埸所與目的,並且臨埸考慮敵方反應(例如政總、政府合署早早落閘) ,突發並聚散無常。紅火蟻已完全意識理解到,對付有形狀 (包括政府建築物、政府機構的日常運作)、有系統、有制度的對家的最佳策略。同時,她/他們還會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利用「Name and Shame」 (揭名並羞辱) 的方法去反向懲罰醜辱當權者(例如揭露強要港人愛國的高官的家人全部是外國人) 。

此次運動,我這等靜態宅老,只能在對紅火蟻之力量嘆為觀止。我等古代書呆子,還在努力理解富珂 (Michel Foucault) 所言之PENAL SYSTEM,侃侃而談,但世界潮流浩浩蕩蕩,廣大人民尤其是年輕人已成為無形狀、無系統、無制度的強大反抗力量…… 這實實在在已證明,世界新人已換舊人了!

廣告

(原文無題,刊於 FACEBOOK,文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