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練先生一文有感: 士大夫可愛又可敬的中華

2016/11/25 — 17:49

作者繪圖

作者繪圖

【文:生豪】

中華天下觀, 到了今時今日, 還合時宜嗎? 首先說那「中華」二字, 「中」為天下中心, 「華」指華美的衣服, 在中華之地, 人重視禮, 重視那井井有條的人倫秩序, 所以穿衣要分明, 行禮要儀整, 不可僭越。 有中華, 必有四夷-東夷、南蠻、西戎、北狄, 中華有教化而四夷無。 怪不得今日有人說中華天下觀不合時宜, 大中華膠不現實, 此說法確是有理, 單是用字已經有脫離感, 我們現在多用「世界」,「國家」取代「天下」,「華夷」, 但「中華」真是上述這個定義之內?

時至今日, 單單用DNA測試, 漢人、 華夏人、 中國人不攻自破, 除科學外, 不同的學理方法一步步擊破中華天下觀, 近期練先生在 「特府鬥港獨 梅花間竹誰贏了?」內文提到多點講述官方或者是教科書上中華歷史的謬誤, 內文我沒有論證, 亦不打算論證, 因為說的人已經很多了, 但看後有感而發,這和我看歷史的方法大有不同。 我很少從一個政權、 大局觀、 很長的時間軸去看中華, 因為格局太大, 容易捉錯用神, 我傾向用一個人接一個人去看中華; 我也很少用科學, 學理去看中華, 我是用詩詞, 書畫去看中華, 因為我知道中華是由士大夫所建構的, 若不是依他們的言語, 是很難去理解的, 我們很難用自已的語言去理解他人, 你和一個只懂英文的人, 怎能不用英文溝通呢? 

廣告

到底中華是怎樣的? 禮始於周公旦, 周公創禮是因為當時各族都有自己的圖騰和信仰,為了融合不同族群,行一種禮但又能保持自已的信仰的折衷方法, 在春秋時代,齊桓公合諸侯之力以抗楚王的力量, 因由是楚莊王問鼎中華, 違抗了周禮, 而楚王本為周的子爵; 但到漢唐, 朝鮮, 西域諸國才是夷狄; 宋代則和諸國以兄弟之邦相交; 明清時期, 英吉利(英國), 鄂羅斯(俄羅斯)是夷狄, 反映出中華概念會不斷伸延和縮窄, 隨時間而改變。

在春秋戰國時代以前,士和大夫兩組字未合併, 士是一種有技能,才學的人, 他們會誓死追隨賞識他們的人, 這就是「士為知已死」, 燕昭王為士建黃金台, 四公子各養食客數千, 顯示他們對人材的尊重; 大夫是當時的官職, 位高權重,是世襲的, 「刑不上大夫」突顯了他們地位的尊貴, 當時周禮隨著周朝的衰落正在消亡, 而「士大夫」還未出世。 而秦漢到隋唐, 士大夫有世族, 世襲的階級, 雖然隋唐時期已有平民的科舉制, 之後宋朝直到清朝士大夫大都是出自平民。

廣告

「一生事業總成空, 半世功名在夢中, 死後不愁無勇將, 忠魂依舊守遼東!」這首詩出自明朝的袁崇煥, 他半生的對手是女真族, 即是後來滿族的清朝, 我再唸唸清朝李鴻章《入都》一段「丈夫隻手把吳鈎, 意氣高於百尺樓, 一萬年來誰著史, 三千里外欲封侯!」兩首詩都吐出一種「先天下憂而憂」的精神, 同時有一種士人的氣魄, 當時吟這首詩的袁崇煥是在凌遲的刑場上, 而另一個時空初生之犢李鴻章則抱著對功名的期盼趕去帝都考試, 在兩首詩內, 看不到明清兩朝相接的尷尬, 亦看不到內地劇捧施琅大將軍為保護國土完整的愛國英雄那份噁心, 但知道兩人世界是相接雖不盡相同 - 那個唯士大夫能踏入的夢, 即使將岳飛的滿江紅一起唸, 也絲毫感受不了違和感, 但看到清朝的關公像總是很難不去想一些政治因素, 倒如清朝政權對漢人歷史的敏感-岳家軍對抗女真人的金國, 故此岳飛像不似明朝那麼興盛,關公像取而代之。 

士大夫愛的中華是袁崇煥的中華, 也是李鴻章的中華。

在山水畫中, 北宋畫中多為全山, 南宋畫中則多為山的一角, 意為家國偏安,國的北方被女真人蹂躪, 而明朝畫家項聖謨的《大樹風號圖軸》是在清朝入主中原後畫的, 畫中項聖謨在一座枯掉的大樹下站立, 大樹的枯落寓意著明朝的滅亡, 畫中人在懸崖只看到一片茫然, 日從西下, 紅光薄薄,寓意著日落西山的朱明王朝,畫中看到項聖謨的追悔之意。 山水畫可以看見士大夫對現實的焦慮和寄託, 甚至是一種意境, 是一個理想世界的格局。

人們常常都愛以嘲諷的口吻去說屈原是因為楚國不能維持獨立而死, 但屈原令我想起清末民初的梁巨川之死, 他們都是因國亡而死, 一個是因國家朝政腐敗不堪而死, 另一個因為見到民初禮教衰亡而死, 都是一種憂國的精神。

士大夫生, 中華生! 士大夫死, 則中華死!⁠⁠⁠⁠

歷史是故事, 她不應為政權服務, 更不應是一本教科書, 她是一個生動純樸的小姑娘, 把小姑娘作賣笑賣唱的官妓豈不可惜。

士大夫理解世界不像現代專家的研究那種分門別類的精細, 他們也不會以DNA, 人種, 或者是源自西方的民族觀念去看他們的身份, 我們也不會用這一類方法去看自己的身份, 他們的「中華」不是革命黨人倡導的「中華民族」, 不是由「五族共和」演變而來, 他們只會用詩詞書畫去觀察和建構他們的世界。 若然我們想知道他們的「中華」是什麼, 就試試唸詩看畫吧! 當然, 我們可以建構我們的世界, 但因此而排斥對另一個美好的世界, 這不是很可惜嗎? 

 

作者簡介:生勾勾硬膠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