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羅范處理性侵案

2019/9/10 — 20:18

曾任教統局局長的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在電台引述所謂「證據」,聲稱一名14歲女示威者近月成為抗爭義士慰安婦,受酒精和大麻影響失去自控能力,變成七個男示威者無套性交的洩慾對象,最終意外成孕要墮胎。 被問及資料來源時,就稱「事主」是其船河朋友(cruise buddy)聽返來的「一個朋友的朋友的女兒」。節目末段被聽眾質疑,她強硬地堅持真有其事,並指她有「直接證據」,是「直接和真實」。

但被主持人問到發生如此嚴重的事,為何沒有報警時,她就推說「the family, the family ...」,但始終不知道所指何意。 據羅范椒芬所指,被害女子未成年,只有14歲。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是嚴重罪行,可以判監五年,和13歲以下少女發生性行為,更可以判終身監禁。 但這位行會成員聽聞如此嚴重的犯罪行為,是什麼反應呢?她只說”feel sad",但沒有再作出主動調查詢問,從對話看來,她似乎甚至並沒有作出任何慰問。

作為前教統局局長,現任的行會成員,手握眾多社會資源,可以呼風喚雨,但聽到嚴重的性罪案,始終沒有想幫手處理的意思。 有很多性罪行受害人不敢報案,是因為認為警方處理性罪行不敏感,報案會成二度傷害。但羅范貴為管治階層之一,堂堂一個行會成員,難道對警察的手法沒有信心,所以沒有鼓勵受害人報案? 也有很多性罪行受害人不報案,是因為怕被報導和揭出私隱。如果羅范是擔心受害女子的私隱,則為何她要在一個公營電台節目中,揭露一個令事主如此尷尬難受的故事?

廣告

我為案中的事主感到可憐。如真有這麼一位事主,承受了性暴力之後,自己的故事還成為一些富人遊船河吃喝玩樂之餘的談資!

即便官高至行會成員的人,聽了有這樣的事也只是「feel sad」,一點都不想主動去代為出頭追究,把性侵份子成之於法,還推說不去報警是因為事主家人(但沒說清楚是什麼事),以家庭壓力合理化不報警的決定,企圖把性罪行這種公眾問題,埋葬在家庭的私人範疇。

廣告

這才是令一眾性罪行受害者不敢報案的根源:在傳媒曝光的壓力、家庭壓力、缺乏協助… 如果一個行會成員,聽到有少女被暴力侵犯,也只不過是這個冷淡反應,甚至公然鼓勵不要報案,我們如何能期待她有份組成的行政會議以及整個政府,有決心、能力去保障社會上每一個女人?

我從不輕言某宗案有/無發生,因為很多想像不出的性侵案件,都是真實的,例如警署入面發生的強姦案。我也同樣從來不勸喻事主輕易報警或不報警,因為的確出現過,警方處理性罪行案件不夠敏感,令事主再受傷害的情況。 但羅范椒芬最沒有資格這樣說,如果連她也認為報案沒有用,或者她是沒有能力為事主擋住報案的壓力,那我們香港每一個女人從此也不用報案了。 對性罪行處理知識這樣貧乏的一個人,卻是香港的行會成員,管理教育和學校的前官員,香港真係好恐怖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