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8/11/20 - 10:39

看陳凱欣,我想起做記者最怕聽到的一句話

可能我有點自虐狂,當記者或做時事節目主持、尤其是訪問達官貴人時,我最害怕聽到被訪者一句話:「你的問題問得真係好!」

每次聽到這句「讚美」,我就倒抽一口涼氣,毛骨悚然,滴汗、嘆息、自責。

這句話什麼意思?就是代表着記者問的問題,正中下懷,高官巨賈鬆一口氣、大感快慰、欣喜莫名。記者的天職,除了報道事實,還要監察權貴,就算所謂傳媒監督不需要每時每刻要做,一位稱職的記者,不應讓高官感到舒泰安心,如果他們聽到你的問題後如釋重負,就是記者要檢討的時候。

廣告

所以,當一位記者竟然被高官賞識,招攬入局,成為政治助理乜乜乜的時候,我總感到不安。當然,不能排除,也確實見過,有些記者具批判力也分析獨到也會得高層賞識,轉職政府於另一崗位也可以為民服務而不辱使命,沒什麼不妥。一日做記者當然不是一世要做記者,若我這樣想就實在太天真太離地太自以為是。

好了,再進一步,有做了十多年記者的人,如陳凱欣,加入政府,做做社企,再代表建制派參選。

人各有志,我也很寬容,當陳凱欣尷尬地迴避有關馬凱事件如何影響新聞自由,若然批評她忘記了初衷,就陳義太高了,只有她的師長能有地位說這種話,我不是她肚裏條蟲,只是相逢而不相識的同行,怎知她的初衷與理想?香港沒有法律規定一個記者的初衷要捍衛新聞自由,而家犯法呀?再說,今時今日,忘記初衷是生存技能,背棄理想誰人都可以,見得多,習慣了。

又有人說,代表建制派參選無問題,但陳凱欣不斷重提自己是記者出身,又說「生在我身的DNA是傳媒」,消費主播光環不妥,我也不同意。

做電視新聞主播,消費光環是延後利益,老闆們已計算在你微薄的薪金內;不消費電視新聞記者曝光的人氣,就對不住自己,例如筆者就絕不客氣。故此本人很認同陳凱欣,消費光環,乃天經地義,更加要連本帶利好好收割。

至於談到香港新聞自由排名大跌,陳凱欣說過一句,「我自己的新聞自由無收窄」,這句話真聰明,有如排隊上京面聖的傳媒總編輯說「我編輯很自主」。的確,當一位記者問問題時,能令高官權貴展露歡顏,溫暖人間,他的新聞自由從來不會被收窄,他是世界上最快樂的記者,恭喜你。

不過,有一點我仍然未慣,仍然看不過眼。

陳凱欣參選,拉票與支援網絡都是建制派,她卻三番四次迴避自己代表建制參選;到最近的造勢大會,不認不認還須認,自己是建制派唯一代表

當記者,最最基本職責,是求真;當一位政治家,最最基本底線,是說真話;當一位候選人,最最基本倫理,是對選民誠實。講完。

(九龍西補選候選人尚有李卓人、馮檢基、伍迪希及曾麗文。)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