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聽・講

2016/5/19 — 18:39

張德江甫下機便開宗明義,他此行會多看、多聽、多講。他的話言猶在耳,誰料委員長果真坐言起行。下面我們逐點分析。

「多看」:

張德江在奴顏卑膝的梁振英陪伴下,透徹地見識了香港的警備。在香港警察的嚴密保護下,委員長「多看」的除了警察,就是警察。看來,他此行的任務之一,就是檢閱香港警隊「三軍」,察驗香港的反恐能力。在灣仔區這反恐的戰場上,我們看不到槍枝,也看不到炮彈。我們只看到被沒收的直幡和被擢破的氣球。原來,在當權者眼中,老百姓的聲音就是真恐怖的來源,老百姓的申訴就是槍枝和炮彈。始料不到,委員長此行實質是一場失真的反恐演習,藉此教導地區官員如何假借反恐之名防民之口。原來所謂「多看」,實質是眼不見為淨。

廣告

「多聽」:

廣告

委員長所說「多聽」各界的要求,恐怕指的就是在歡迎晚宴上跟四位反對派議員的會晤。倘若這樣就達成了他所謂的「多聽」,我們老百姓就真的不懂分辨何謂多,何謂少了。我們該如何把「多」量化? 歡迎晚宴上四百多位社會賢達中才有四位反對派議員。才百分之一的反對聲音,當中的「多」到底是怎樣計算?既然上面就這樣為「多」定性了,自此以後,我們老百姓的生活上就需要習慣一下這個嶄新的「多」慨念了。要是某某日後在粥店跟老闆說:「多蔥!」,他會驚㤉地發現,原來所謂的「多蔥」就是浮在粥面的弱弱四粒蔥花。分析過委員長提出「多聽」論後,我們不禁推想委員長平日在內地到底聽的是甚麼?

「多講」:

張德江於 2003 年任廣東省委書記時,涉隱暪內地沙士疫情,導致沙士於 2月入侵本港,造成 299 人死亡。豈料,委員長升官發財後,面皮都厚了,甫到香港機場,厚顏地為當年隱暪疫情多講一個大話,以大話掩蓋大話,聲稱:「共同抗擊非典的疫情,並取得勝利!」試問,當香港在淌血抗疫時,在背後捅了我們一刀的你憑甚麼自詡抗疫英雄? 我們甚麼時候曾經跟你「共同」抗擊非典?這樣看來, 委員長所謂的「多講」,原來是當面跟我們多講一個大話罷了。

首長,請您走好。放心!您留下的「多看、多聽、多講」,我們都收到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