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正的策略性投票

2016/9/9 — 15:39

2016年9月4日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有市民在將軍澳一票站外查閱候選人資料。

2016年9月4日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有市民在將軍澳一票站外查閱候選人資料。

今次選舉真正策略性投票的發生在九龍東。人民力量的快咇打瓜了黃洋達,給熱普城致命的一擊,可能令熱普城收皮。

雷動

如博客但以理所分析,雷動計劃在整個立法會選舉影響不明顯。雷動「結果僅4萬人參與投票日前的策略投票商討」,戴耀廷認為,「投票當日才響應的人數卻遠遠超乎預期。」但這個「預期」並無數據支撐。

廣告

我們在2012年票數中大致看到當選者及有機會者的分佈處在一斜線上。按理想的配票原則,對壘集團的票數最好接近水平線,以便爭取最多議席。但無論西環配票或是民主派策略性投票,它總有一個誤差,令它變為斜線。若此說法合理,我們見到兩個陣營的配票能力相若。

在2012年,陶君行和黃洋達的票數加在一起,佔九東總票數的22%;在2016年快咇與黃洋達的佔20%,這大致合理。兩個組織的選民基礎大致相同,兩者處於敵對,不可能過票。

廣告

當年黃洋達與陶君行是57對43之比。但從直線部份看,黃洋達明顯地輸給謝偉俊。當年正值黃毓民分裂社民連,黃洋達越區新人身份挑戰陶君行,雖則取得更高票,實質志在打跨陶君行。

同樣地,2016年的當選者也大致處於直線範圍。社民連人力與熱普城同樣處於敵對,無可能過票。

雖然雷動的九東建議為:「譚文豪及胡志偉的支持者要繼續支持他們。策略選民的選票集中投給譚得志。」但雷動的支持者傾向傳統泛民,對快咇沒有好感。當中不少是敵視激進泛民,從一位教協成員的留言可以看到  ─ 「其實社民連及人民力量不是泛民,他們一直不認為自己是泛民,並曾猛烈攻擊泛民。另熱血公民自以為是,與所有黨派為敵。」可見,雷動幫助不到快咇,雷動對九東選戰無實質幫助。

如筆者在投票日隨筆所言,「我屬的東九的末席的競爭者全是垃圾(看看黃洋達如何回應朱凱廸事件便得以說明之)。好在有我們的快咇頂著。他大概都會壯烈犧牲。二次大戰的片我們看得多,每次戰役都要有士兵死守橋頭堡的。」

快咇是今次選舉中的表現佼佼者,十分勤力,街頭宣傳能力很高。他與黃洋達的票數為49比51。很大部份的票數是靠自己的努力得來的。

今次打殘黃洋達十分重要。熱普城失去兩位主力黃毓民和黃洋達。「國師」陳雲貼文準備「寂滅」,其他動物如中出羊子表示「淡出搞小生意」。鄭松泰未必能擔起這頭家。

我在臉書表示:「聊以安慰的是,去年的社民連討論選舉大會中,我獨排眾議,認為黃毓民危。並倡議長毛追擊他。我的分析是,他得罪很多人。而且,可疑處太明顯。」筆者不攻擊其兒子問題,因為筆者也曾坐監,也曾被葉錫恩在我坐牢時攻擊我收蘇聯錢。筆者也不接納其「靈童」任亮憲在選舉論壇中的所謂內幕,因為筆者不信內幕。筆者對毓民的意見純以其對社運的客觀影響作斷,即負面。

陳雲根大敗的道理很簡單。現時的青年大多不看文字。他的所謂理論十分膚淺,任何人都可以取代。青政等得到選民受落,何須供養這老人家。這和黑社會差不多,拳頭最重要。事實也證明「本土勢力」在選舉後大分裂。「熱狗」聲稱要清算馮敬恩、王俊杰、「滑鼠娘娘」。

由此看到九東的策略性投票的所在。假若,熱普城得到兩席,它們就有機會苟延殘喘,立穩陣腳。此役快咇功不可沒,人民不會忘記。

可以預見,新人的加入將是未來立法會的傳媒焦點。青年新政等會完全取代熱普城,但其新政實為陳腐的歐洲式的反移民右翼主義,無新可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