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 • 河水不犯井水:中港邊境執法爭議備忘

2017/7/27 — 12:29

《展拓香港界址專條》註明確實陸地邊界由中英雙方日後勘明,雙方遂於1899年3月決定以深圳河為界。

《展拓香港界址專條》註明確實陸地邊界由中英雙方日後勘明,雙方遂於1899年3月決定以深圳河為界。

一地兩檢方案塵埃落定。打著「便利」之名,北京成功在西九界開大窿設「內地口岸區」,變相拓展中國的「邊界」進香港境內。邊界問題茲事體大,便利真係大晒,可以合理化北京「越境執法」?過往北京又是否同樣不尊重中港邊界?重看近年英國陸續解封的機密檔案,我們清楚看到以往北京在港英時期處理中港紛爭時,力求堅持原有邊界,斷不會以方便為由衝擊原有邊界,是「真•河水不犯井水」。

根據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局解封的深圳河整治檔案(FCO40/1776及FCO40/2038),揭露了八十年代深圳河「裁彎拉直」帶來河界變動,直接牽動中英之間的邊界問題。當時深圳政府為處理深圳河防洪及污染問題,發展臨港邊境地區,決意拉直深圳河。但是此舉將大幅改變邊境地區的土地,原屬深圳的土地如落馬洲河套(下圖④)會地理上「併入」(transfer)香港,原屬香港的土地會亦會地理上合併到深圳(可參照下圖)。

這帶來重大的邊界和執法問題,因為根據1898年簽訂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深圳河是中港之間的界河(注1),以北是中國,以南是香港。河界改變,是否意味著中港之間的邊界改變?兩地的邊境執法人員又是否可以貪圖方便,以新河界為執法界限,越境執法呢?

廣告

港英內部討論認為,一旦涉及實質邊界的改動,需要重新立約,將驚動北京政府和國會。因此,港英希望一方面低調處理,保留原有邊界。另一方面,為了避免實質執行的不便(practical inconvenience),港英可以放棄原有的執法和行政界限,以新河界為執法界限,即是中港執法人員互相巡邏各自新的已拉直河界(for both to patrol all areas lying on their respective sides of the realigned river),互相越境執法。不過與此同時,港英亦警惕「過境」深圳的香港土地淪為「土地管理的噩夢」(land management nightmare)。

這個便利的方案卻遭中方拒絕,中方強調原有邊界不變,堅持執法人員不能僭越原有邊界的原則。如有需要,中方甚至可以建立橋樑跨過深圳河,接通併入香港的河套(屬中國領土)。就此,港英改變態度,同意原有邊界與執法界限維持原狀,與新的河界無關(should remain as at present, irrespective of the course of the river),並透過設立鐵絲網,以及向北的警告牌(上面寫著:You have entered Hong Kong. Turn back. Entry into HongKong is permitted only at cross border control points),清楚標示原有邊界,互不侵犯。

廣告

重看三十年前的中港邊界爭議,我們發現清晰劃分的中港邊界已然過去,現時已發展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邊界政治:河套地區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深圳灣設立香港口岸區,西九亦「被租出」予「內地口岸區」。一切都以便利為名,試圖模糊中港實質邊界,不斷拓展自身「邊界」予香港境內,不經不覺間重返了這個噩夢。

 

注1:《展拓香港界址專條》註明確實陸地邊界由中英雙方日後勘明,雙方遂於1899年3月決定以深圳河為界。
 

文件出處:

FCO 40/1776 The Realignment of the Shenzhen River
FCO 40/2038 Realignment of the Shenzhen River

(暫只供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研習借閱) (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解密過去 重奪未來 請捐款支持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Paypal)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