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眾籌時代,黃絲經濟圈有得做

2019/11/4 — 13:1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和理非創意無限,新近活躍起來的叫做「黃色經濟圈」,完全是這個去中心化時代的產物,也充份利用香港的有利條件。

沈旭暉博士對香港人的求生之路,前不久有過一些極富創意的論述,結合新經濟新觀念,提出一些很大膽的構想。他的想法很有啟發性,有的雖然操作難度大,有的可能要長遠經營,但都值得大家好好思考,集思廣益。

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經濟受到一些影響,這些影響不全是因為反送中運動,有的根本是經濟大環境造成的,有的則是林鄭政府倒行逆施的結果(比如黑警),大陸遊客來少了,是中共有意限制香港遊。香港人受到什麼影響?目前看來,對日常生活最大干擾的反倒是港鐵。

廣告

大陸遊客來少了,奢侈品店﹑藥房生意會減少,有的會執笠,但這類店舖少了,舖租下跌,香港人不會有什麼感覺,反倒會給一些傳統小店留下生存空間,重現我們懷念的老舊香港的街坊風光。

香港從前也沒有那麼多大陸遊客,但世界各地來的遊客反而較多,那時奢侈品店和藥店的分佈還更合理,所以大陸遊客來少一點,各國遊客來多一點,對香港人來說未必是一件壞事。

廣告

黃色經濟圈來源於選擇性消費。以前香港人落街,想買什麼吃什麼就找最近或最熟悉的店舖,只看品質和價錢,不管店主的政治傾向,那是正常年代的消費行為。現在屬於不正常年代,消費變成一種政治手段,支持黃色店舖,杯葛藍色店舖,培植反抗力量,打擊政府地盤,這當然是順理成章的事。

七百萬香港人,依民意調查結果判斷,有七八成的市民站在抗爭隊伍,這是一個相當可觀的消費群體,在人數上已佔絕對優勢。這五六百萬人的消費力,支撐黃色經濟圈裡的街坊小店,完全可以撐起整個市場。本來,這個市場的一部份給藍絲店舖分薄了,現在若集中在黃色店舖,當然效果更顯著。

此外,藍絲消費群體,一般都是家庭婦女﹑獨居老人,相對來說,他們的消費力比較不高,反倒黃絲大多是年輕人﹑中產階級,消費能力強,他們要撐起黃店,比起藍絲撐起藍店,當然有效得多。

黃絲到黃絲店消費,可以百無禁忌高談闊論,店家與顧客同聲同氣,互相關照打氣,如沐春風;店家生意好了,會降低售價提高質量,這對店主和顧客都是好事。反之,黃絲到藍店消費,店主不高興給你「加料」,或偷偷報警來捉拿你,那都是眼前吃虧,劃不來。因此,這種獨特的消費現象,根本是從抗爭中自動形成,再加創意推廣,自然蔚為風氣。

除了消費,黃色經濟圈還可以利用眾籌做很多事情。一旦有新的意念出來,只要得到響應,就可以眾籌一筆錢,錢可大可小,視事情規模而定,大有大做小有小做,只要創意夠多,眾籌項目可以無限。眾籌可以解決從前難以解決的資本問題,可以召集專業人士參與操作管理,可以有公眾的監管,甚至可以有更好的推廣渠道,更充足的市場空間。若能好好利用眾籌,再結合黃色經濟圈的消費群體,那些新意念成功的機會一定相當高。

早前已經有吳靄儀等人的眾籌基金幫助年輕人打官司,將來也應該眾籌一個基金幫助那些受傷致殘的勇武青年。早前眾籌到世界各大媒體登廣告,今後也可以眾籌做出版﹑拍電影﹑開展覽等等文化活動。上線是眾籌做出某件事,下線是利用黃色經濟圈推廣銷售,有一個相當大的消費群體在,市場可以消化我們自己的產品,也可以借助自己人的力量更往外國推廣,如此眾籌做出來的事情,甚至會比正常年代更有可行性。

比如說,現在如果眾籌出版一本大型畫冊《黑警逆天錄》,把黑警種種違法暴力行為,集中一次過展示出來,做成不同文字的版本,發行到全世界,我相信在本地和外地的市場都不會太差。

再比如說,眾籌拍一套反送中的專題片,也做成不同文字版本,發行到世界各地,既達到對外宣傳的目的,也應該會有經濟效益。

有黃色經濟圈作消費者基礎,使眾籌做出來的事,不會被市場忽略,不致於虧損。若能爭取每一個案都能至少收回成本,那就使眾籌更可持續,更可以長遠做下去。

以黃色經濟圈做基礎,以眾籌作創意出擊,可以做很多事,也可以保證把事情做好。希望大家都動動腦筋,一有好意念就付諸實行,從中總結經驗,作長期抗爭的準備。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