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睇Trump有感】點解政棍係都要講大話,而且仲要有人信?

2016/10/10 — 13:37

直播截圖

直播截圖

又睇美國總統選舉辯論。因為 Trump 太多大話的關係,今年辯論最好睇的,甚至唔係 LIVE VIDEO 本身,而係即時 Fact Check 機。一睇 Trump 大話多過茶,真係令人抱頭掩目。

問題係,丫你又吹佢唔漲,又有人信喎!回頭香港,其實也是一樣。網上假料何其多。比如驚見早前網傳游蕙禎手持四隻避孕套在草地影相。驚,唔係因為持避孕套,而係因為,嘩,隻隻避孕套手瓜咁大隻,大水牛咩。

再舉一例。近日「香港培青社」出圖,列出八人為「融樂會董事」,配以文曰:「但願警察企埋一邊,看他們被南亞人姦完再斬試圖溝通這不是沮 (sic) 咒,是根據他們的理念期盼體驗的平等。」其實那八人,是《立場新聞》董事。

廣告

更多不贅。也許你會說,五毛出帖,妄自菲薄,純屬笑話,邊有人信?咁你就錯了。這些分明呃人的資訊,不僅很很多人信,而且很很多人 share。而呃人者,唔單止唔使甩大牙,仲有回報添。這種荒謬現已經成為一個嶄新的「社會現象」。其影響力足以左右全球七十三億人命運。我無誇張,有一個人就利用這現象,在政界扶搖直上,呃人呃到隨時做埋美國總統,You know who。

我們的世界到底怎麼了?

廣告

上月 10 日《經濟學人》發表了一輯封面專題,詳細解釋了這個「講大話唔使甩大牙」──正式名稱是 Post-truth politics,「後真相政治」──是怎麼回事。

「後真相政治」不只香港與美國僅有。早前就有波蘭政客聲稱死於撞機的總統是遭俄羅斯暗殺;土耳其陰謀論者則說月前發生的政變是由美國 C.I.A 策動;2013 年,土耳其環保份子抗議政府在公園建購物中心,卻被「消息來源」指事件幕後黑手是德國漢莎航空──飛機公司都關事?謠言謂漢莎想在土耳其搞事,以阻止土耳其建機場,分薄德國航空業務。

荒謬唔係問題,你敢講就有人敢信,是為今日時勢。早在 2010 年,博客 David Roberts 已提出「後真相政治」的概念。《經濟學人》將這個概念理解為:

1)實際啱唔啱唔重要,聽落啱就得;

2)將鳩噏曲解為敢言;

3)掀起情緒高於表現事實;

4)將複雜政治簡化成一兩句講完。

人無恥便無敵。當你用海量的謊言來打擊敵人,對方只有兩條可選:無視,或回應。但回應便等於被牽著鼻子走;無視,謊言便愈傳愈真。兩條路都是死路。

「後真相政治」常用的語言,通常有以下三款。

好多人話楊天帥係鬼!」

「但楊天帥澄清說他不是。」

「楊天帥係鬼,佢為自己著數,梗係唔認啦!」

「但楊天帥已公開他履歷職業學歷,證明他身家清白。」

「你有所不知,他公開履歷只是第一步,背後是為了更大陰謀……」

但你會問,一睇就知講大話,點解都有人信?

首先你要明白,「人總是追求真相」,其實是個美麗誤會──許多研究結果恰恰相反,即人類其實是會避開真相。因為較之於真相,人更傾向相信自己眼見的或純粹覺得的,就是事實,而且會選擇合用的資料與權威去證明自己正確(至於證明他們是錯誤的,則裝作看不見)。正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Daniel Kahneman 所寫:「人類傾向避免看到逼他們用腦的事實。」美國政治諷刺明星 Stephen Colbert 巧妙地用了 Truthiness(真真地)取代 Truth(真)的概念。人們要的,正正不是真相,而是,那種「真真地」的感覺。

或許你會說,如果有人誤信謊言,戳破它不就可以了?這也是個誤會。有時候,當你為偏見者提供正確資訊,反而還會強化他們的偏見。這種現象稱為「逆火效應 (backfire effect)」。例子如某個群體堅信他們的領袖是絕對正確,當坊間出現對該領袖不利的消息,這個群體便會直接把它理解為「抹黑」。結果這些「抹黑」言論反而會更令他們感到被壓逼,進而更認為被「抹黑」的領袖是至高無上。

其實有這樣的心態,也不能全怪偏見者。《經濟學人》指出,「後真相政治」很大程度源於民眾對傳統權威失去信任。那麼,信任是如何失去的呢?這要問問傳統權威本身了。當權威總是胡說八道,頻頻開空頭支票,失信於民,民自然會對它反感。你看今日還有誰會相信梁振英?信 CCTVB?

民眾既失對傳統權威信任,只好求諸一己所見所感,與及街頭巷尾的吹水言論。回顧歷史,本來這亦非新事。但是,近十數年出現了一種科技,這種科技把街頭巷尾的吹水,放大放大再放大。社交媒體將出版權下放予民眾,同時也將本來僅存在於街邊的閒話,放到與權威消息同一張檯上。而「回音壁效應 (echo chamber effect)」則更加令情勢變得嚴峻。當篤信 Trump 者的 newsfeed,整個都是 Trump 的謊言,謊言便成為他深信不疑的「事實」。

在這樣的時代,政棍就有了市場,因為他無論爆出多荒謬的言論,都會有人信;而且就算事後被人踢爆也無所謂,反正謊話已經廣傳,而澄清 post 的 SHARE rate 永遠少過大話本身。再者,在海量的大話面前,真相根本就不算甚麼。五毛黨的核心策略就是這一點。今日的五毛黨已鮮有再與人掀罵戰的,因為他們知道愈罵只會令話題愈突出。他們只需要在網路散播千萬個不同版本的大話,加幾句「有好多人話」、「佢為自己著數」、「背後有更大陰謀」,真相就可以壽終正寢,因為,它太少人 SHARE 了。

點算?

《經濟學人》專題的結局傾向悲觀。它認為,儘管近年網路出現不少踢爆專頁或網站,然而這些網站不是太有用──第一,人們追求的既然是「真真地」而不是「真」,又怎會專程去睇踢爆資訊?第二,人們又如何相信踢爆人講大話的你不是講大話?事實上坊間也有很多偽裝「踢爆假消息」的假消息,以「調查報道」、「極秘」、「大踢爆」、「揭露」之類的詞語作題目。真假,仍然難辨。《經濟學人》說,面對「後真相政治」,我們仍有排捱。

我有一點少少想法,沒那麼消極。

我想,人類易於誤信謠言的現象,古來有之。近年區別只在網路輕易地將謠言擴散全球,令政棍有機可乘。

為甚麼網路輕易將謠言擴散全球?這問題,要問,你自己,每一個人自己。Trump 的謊言畢竟只是謊言,如果唔係你 SHARE,你朋友 SHARE,你家人 SHARE,謊言不會得到它今日的威力。

對,我認為,問題是太多人不清楚消息來源、不用理智思考言論真偽便鳩 SHARE。SHARE 一個謊言對社會的惡果,不亞於亂拋垃圾。我們知道亂拋垃圾是不對的,卻對 SHARE 一則爛消息是否正確,沒有很多概念。問題正是:社交網路把昔日僅屬於傳媒的利刃交到了公眾手上,卻沒有人告訴他們要如何使用它。因此,Content Farm 與 Trump 之流,才會有機可乘。

因此社交媒體時代的當務之急,其實是盡快為網路出版(包括你 SHARE 的每一個 POST)立下公德意識。一如對亂拋垃圾的人我們會加以鄙視,會直斥其非,對於鳩 SHARE 錯誤言論者,我們也應該加以指責。

我們必須由自己開始,身體力行,自發監督。否則一旦政府或強權搶先一步,替我們立規矩,那真相與謊言就只會更加難分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