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瞞徒

2015/8/17 — 20:01

面對末期病患者﹐有人認為隱瞞或許更加人道﹐至少可讓患者在如常的快樂生活裡﹐不知不覺地離去。他們認為這樣的隱瞞源於愛。所謂瞞者愛也﹐他們都成了「瞞徒」。瞞徒首先假定患者的免死機會近乎零﹐而告知病情真相只會讓患者在恐慌和痛苦中渡過餘生﹐因此比隱瞞更加殘酷。

一如以往的大陸災難 (如:溫州動車追尾﹑上海外灘人踩人﹑長江沉船意外等)﹐這次天津大爆炸﹐地區政府和中央領導人的即時反應不是如何救災﹑如何抓緊時機拯救寶貴的性命﹐而是如何爭分奪秒地把事故真相徹底隱瞞。

為此﹐他們不惜把記者會變成大龍鳳﹐讓記者只追問動人的救援故事﹔把遇難者親友通通對外封鎖﹔甚至以歌舞昇平掩蓋災難的嚴重性﹐期望百姓用無知遮掩恐慌與哀傷。

廣告

愛國者說:「國家就是為了人民好才把真相隱瞞。這樣﹐百姓可立即回復正常生活﹐若無其事地渡日。只有領導人知道真相﹐因此所有的壓力與恐慌﹐他們都替老百姓擔當」。

此等愛國論與瞞徒一樣﹐有著同樣的假設:

廣告

患.者.的.免.死.機.會.近.乎.零。
(多麼想Facebook能把這十隻字變成粗體加斜體加Highlight加Underline!)

即是說﹐若然人在天津﹐避過大爆炸﹐以為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但由於國家假設你能免死的機會近乎零﹐所以與其把真相告訴你﹐讓你在恐慌中渡過餘生﹐領導人決定讓你若無其事地步向死亡。因此在中央新聞裡﹐你看到環評專家說:「毒氣對人體無害﹐如非長期吸入並不會構成問題。人生流流長﹐拉勻一生來算﹐少少山埃算得甚麼?」

然而有一天﹐當你成功翻牆﹐發現毒氣原來有毒﹐你才驚覺自己跟末期病患者不同:起碼﹐四肢健全的你如果得知真相﹐還可選擇另覓住處。只可惜﹐命運早給你最敬愛國家裡的瞞徒操控了。

「命運自主」﹐由離開母體與第一次吸入PM2.5那天﹐早已被閹割了。

誰說愛國有錯?只是﹐泱泱大國在經濟極速飛馳的同時﹐卻如此病入膏肓﹐以敷冰袋方式治療劇毒腫瘤﹐如此盲目地愛國﹐扶助領導人把你的雙眼矇蔽﹐其實跟自殺有何分別?

說到這裡﹐只讓飲水思鉛的人想起鉛鉛不絕的香港鉛案。全港鉛水大爆發﹐責任在於落力揭露真相的人﹐還是在立法會全力反對徹查的瞞徒?推而廣之﹐社會撕裂的元兇﹐是堅持揭露真相的人﹐還是那些處理問題就是把提出問題的人處理掉的瞞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