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矛盾的發生

2015/3/27 — 11:01

為什麼香港會在過去兩、三年裏頭突然冒出一套前所未聞的身份政治議題,而且逐漸茁壯,甚至打亂了整個建立在民主化議題上的老局面呢?這套東西背後的本土基礎,早有不少人談過,暫且不輟,我們現在不妨換個角度,把它放在大陸和香港的互動關係上頭,稍稍疏理一下它近年以來的走向和影響。

自從雨傘運動爆發之後,大陸一些平常不太留意香港政局的普通人也開始關心這座城市的情況了,其中對政治格外不敏感的一群最常提出的問題是:「香港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你們想分裂?為什麼要搞顏色革命」?最初遇到年輕朋友這類問題,我是很錯愕的,因為在我的認識裏頭,大部份參加雨傘運動的人似乎都沒有要獨立的意思,更不會想到要藉此發動大規模的顏色革命。就連反對這場運動的本地傳統左派大佬如吳康民與曾鈺成,也都曾公開表示這類講法言過其實。但在我的接觸範圍內,有這種想法的大陸百姓數不在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廣告

若從民主化這個香港政治的老議題來看,雨傘運動可說是三十年來港人爭取民主的能量大爆發。而所謂的香港民主化,在全國範圍而言,也就只不過是香港人想要普選自己的特首與議會罷了。一個地方的市民想選擇自己的市長就是要分裂嗎?那麼去年台灣的「五都選舉」豈不就是要把早有統獨問題的台灣再分裂出五個政治實體?如果一般大陸人對香港民主運動的理解真的和我一樣,那問題就簡單得多了,對於香港普選問題,他們就算不是樂觀其成,至少也不會那麼反感,反正我們只不過是要全民投票選市長罷了。更何況這是兩制,全中國人民都曉得兩制之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不同的,香港人依照基本法享有最終實現雙普選的機制。

然而,經過媒體審查、網絡防火牆的訊息屏障、部份現像的扭曲與放大,以及香港身份政治的崛起,整件事情就有了不一樣的結局。

廣告

仔細回想過去幾年的兩地矛盾,我們可以發現不少不合常理,或者至少是不合往時常規的情況。例如兩年前在媒體上吵得很嚴重的陸客小孩在旺角街頭便溺的那件事,要是放在過去,內地官媒通常會試着擺出一副以和為貴的態度,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強調「血濃於水」,要大家各讓一步。但當時以《環球時報》為代表的媒體卻一連發出好幾篇評論,與網絡上來勢洶洶的發言(是不是五毛水軍所為,我還不敢確定),共同推動出一股針對港人「傲慢心態」的輿論反擊。假如不是刻意為之,相關部門至少也沒有全力遏止(可能是一時疏忽,也可能是放任自流。)於是一件小事就成了兩地民眾互相指罵,互相仇恨的導火索了。自此之後,這種兩地民間撕裂,漸行漸遠的局面便大致定型,再也回不了頭。

與此同時,高舉身份政治的本地知識份子和政治組織則不斷地發掘類似案例,其中固有不少真事,但也不乏以訛傳訛的謠言,並且把它們全部上升成族群本質分別的證據,強化「中國人和香港人是兩種人」的印象。除此之外,更別忘了自由行對香港社會造成的壓力、雙非子女就學、大陸孕婦產子、本地傳統商舖結業、大陸研究生比例、中聯辦勢力的膨脹,以及香港政府的諸種失誤,這一切也全都可以納進「中港矛盾」的範疇,全都能用身份政治的語言去解釋(恰好這些現象和問題又是老一套民主化議題解釋不了的)。於是身份認同就正式成為站得住腳的香港政局新議程了。

巧的是這些出自身份政治的仇恨言論,大陸人幾乎全都看得到,它們順利無礙地滲過了防火牆,進入一般民眾的視野。有些標榜本土立場的網站,甚至一度不受干擾,比左傾的《獨立媒體》還要容易拜訪。聽見這些聲音又看見了針對內地遊客的行動屢屢爆發,大陸百姓自然會很不舒服。而他們對這種情況的認知,當然就是「香港人都很討厭大陸人」,再加上「香港人不是中國人」,「支那狗滾出去」這類言詞的佐證,他們最容易推出的結論便是「香港人已經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了」。

香港人要普選自己的地方行政長官與議會,這本來不是問題;但香港人要是同時還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否認自己和國家的關係,那加起來當然就只能形成香港人想要分裂祖國,想要脫離中國的感知。正是這種感知,促成了許多大陸人對雨傘運動的負面印象。正是身份認同與民主化新老兩套政治議程的合流,扭轉了兩地的關係,以及香港政局的走向。

對於中央政府內部比較保守的力量而言,此等意外局面的出現,其實不是一點好處也沒有的。因為香港民主化的問題確實已經到了不可再拖的地步,而「港獨」則恰好給出了解套的關鍵。從前若想壓制港人普選訴求,靠的只能是「條件不成熟」、「循序漸進」等拖延戰術。現在要否定一個染上了「港獨」色彩的真普選,那就叫做師出有名,它既合民族大義,關涉到國家主權等神聖不可侵的原則;又符應了大陸民心的需要。同時它還是個對付內地自由派的好工具,任何同情和希冀香港普選甚至民主政治的內地知識份子與媒體都不得不在「大是大非」的主權問題面前閉嘴。否則就像我們已經看到的許多案例一樣,遭到種種不測厄運。接下來,在香港重推《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與國民教育,更是勢所必至,不在話下。

我不以為眼下情況是什麼高層陰謀部署的結果,儘管因為兩地撕裂的壞處要遠遠大於任何短暫的「好處」。但從形勢推論,我只能說身份政治的抬頭就會演變出這等局面,而且後頭還有更多的麻煩。


(香港巨變之二)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