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矛頭指向梁特

2016/9/9 — 12:44

資料圖片:梁振英

資料圖片:梁振英

【文:曾偉強】

也許,按照原先的劇本,隨着立法會選舉落幕,特首戰便正式拉開戰幔。不過,周永勤公開了因被恐嚇而棄選的經過,朱凱廸續受死亡恐嚇而報案。令到這屆立法會選舉,不僅餘波未了,而且愈趨詭異。

事實是,暴力、恐嚇,從來都近在咫尺。近者有何俊仁,遠者有吳明欽。因為,有光就有影,有兵便有賊。只是周永勤和朱凱廸這次勇於將事件大白於天下,卻絕非「話事人」預期之內。事件持續發酵,對梁特的連任大計,不無影響。

廣告

那邊廂,親京的《成報》對中聯辦和梁特繼續窮追猛打。而官司纏身,潛藏已久的前特首曾蔭權,也突然高調接受專訪。這些到底是巧合,還是什麼,實在耐人尋味。有意思的是,曾蔭權在訪問中強調不與現屆特府比較,但卻意有所指地指出梁特引以為傲的兩大「德政」,最低工資和長者二元乘車優惠,其實都是他的傑作。

雖然,周永勤在選舉前夕親往深圳「會友」,不難想像他有某些「合理預期」,只是實情與期盼出現極大落差而已。不過,事件卻戮穿了一個公開的秘密,就是所謂的選舉,從來都由幕後「話事人」所操控。正如電影《選老頂》中,神爺(黃秋生飾)向「一哥」坦言,選出來的都是木偶,他(神爺)才是真正的「話事人」。

廣告

周永勤宣布棄選時,梁特曾表示「解鈴還須繫鈴人」,認為「有關的疑團、謎團,應該當事人自己出來講清楚。」(梁特八月三十日談話內容)不過,當周永勤真的「出來講清楚」的時候,梁特卻出奇地沉默。

執筆時,梁特不僅沒有發出任何聲明,就是其面書和網誌,均未有更新。尤其是當周永勤九月八日在電台節目上質疑「(梁振英)點會唔知道一個被佢好寵愛嘅梁粉……點會唔知背後發生咩事。」若說「解鈴還須繫鈴人」的話,那麼,是否應向北京要人呢?

至於真正本土鬥士朱凱廸,基於他本人及其家人收到「逼在眉睫」的死亡恐嚇,九月八日到灣仔警察總部報案,要求警方調查;並已去信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及梁特。事實是,恐嚇立法會議員,尤其是本屆「票王」,非但衝擊法治,也在侮蔑民意。

然而,執筆時,梁特同樣未有回應。即便是保安局和警務處已即時發表聲明,表示「保安局局長十分重視和關注有候任立法會議員就他和其家人的安全受到威脅的舉報。」以及「(警方)絕不容忍任何威嚇市民人身安全的行為。」問題是,「小桃園飯局」仍未「找數」,又有多少人相信梁特會動「官商鄉黑」的乳酪?

《成報》九月八日的社論,更以〈梁振英瘋了!中聯辦瞎了!組織「港獨」議員見京官陷中央不義〉為題,揶揄梁特成功「運獨」入議會。直斥「梁若不是瘋了,就是居心叵測,有心陷害。」因為「要中央官員見『港獨』議員?完全是荒謬之事。」文章還質疑「中聯辦一般會負責北上行程,究竟中聯辦是否默許呢?」

正是無巧不成話,《AM730》九月八日連續第二天刊出曾蔭權專訪,似乎也在項莊舞劍。雖然強調不要「與任何人比較」,但曾蔭權卻意有所指地說,「有人唔記得囉!但有啲人就好記得嘅,譬如最低工資,老人家坐車兩元。」在他任內「好彩做得到」。

面對社會撕裂,曾蔭權說,他任內曾企圖以大局着眼作溝通,與不同陣營包括與泛民主派良性互動;並認為交流溝通有助香港發展。他又指出,每個人都有其特性,「如果運用得唔好時,或自己唔係專長做第樣嘢,可能做得冇咁好未定,但最後要接受冇一個人係完美,都有瑕疵。」談到「港獨」時,更直言「有啲嘢係真嘅呢,你點消滅都消滅唔到嘅;有啲嘢係假嘅、係虛浮嘅呢,你唔使做咩佢都會自動消滅。」

看似水不揚波,但卻句句話中有話,處處可圈可點。即便是仍有官司在身,但身為前特首,又在這個敏感時刻,曾蔭權的這個專訪,到底是為某人做勢,還是要挫某人的威風,看官心裏有數。

弔詭的是,不論是遭到境外威脅的周永勤,受到境內恐嚇的朱凱廸;還是親京的《成報》,久未露面的曾蔭權。其矛頭都指向梁特,大有山雨欲來之勢。

 

作者簡介:《梁特語錄》作者。自由撰稿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