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的民主

2015/4/21 — 17:45

不過就是二十年前、二十五年前,台灣是個不自由的國家,更是個沒有民主的國家。一九八七年七月,才結束了長達將近四十年的「戒嚴」,正式「解嚴」。「解嚴」時,台灣的國會──立法院和國民大會──充斥著沒有改選的老委員、老代表,總統是由國民大會選舉的,一般人沒有選總統的權利,一般人甚至連選台北市長、高雄市長的權利都沒有。立法院無法實質監督政府,政府部門從用人、用錢,到規劃政策、執行政策,通通都不透明,裡面藏了多少特權操控的扭曲空間。

逐步建立起民主體制,進而運作民主,在台灣是個相對新鮮的經驗。從頭到尾算下來,不過就是二十年左右,換句話說,就是在今天台灣社會大多數人的這一生中發生的。大部分人都經驗、見證了這段過程,大部分人都還存留有「前民主」的記憶。

然而,令人驚訝的,那麼短的時間、那麼快速的變化,二十年後好像就從大部分台灣人的經驗與記憶中消散了。台灣人已然習慣於民主、自由,將民主、自由視為理所當然。為什麼一下子台灣人就可以不在意民主是甚麼、自由是甚麼,安心無意識地活在民主、自由中?

廣告

這是個嚴肅的問題:為什麼台灣那麼容易就失去了民主、自由的自覺?為什麼台灣沒有持續認真對民主、自由的思考與討論?這不是個簡單的事實,而是應該被分析、解釋的現象。

我根深蒂固的知識慣性:遇到了難以解釋的問題,先回到歷史,先整理歷史經驗.先弄清楚民主、自由怎麼來的,才能從比對中照應出台灣在民主、自由發展上呈現的同與異。

廣告

藉由一字一句理解『美國憲法』,或許也能提醒大家,一套能夠正常運作的民主制度,牽涉到多少複雜連環的權力因素.在民主之前,必須先有民主的權力思考,尤其是民主的權力邏輯。依照這民主的權力邏輯,仔細衡量探索種種互動安排可能性,才型塑出人類歷史上空前的平等制度。民主的建立,有賴強大的思考能量,同樣的,民主的維護,也會需要不懈的持續思考努力。

不思不考的民主,仍然是民主。然而一個對民主缺乏思考傳統,無法或不願投注精神不斷思考民主的社會,必須冒著隨時可能失去民主的巨大風險。畢竟,若是大家都不明白民主的來歷、不明白民主錯綜複雜的權力原則,我們又要如何察知、評量對於民主的威脅呢?

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的民主,是我認定台灣應該要追求的民主,也是比較可以讓人放心的民主。

*作者的新書《楊照的七堂公民課第二堂 打造新世界:費城會議與美國憲法》,經已出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