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知」和「智」

2017/2/21 — 14:32

曾蔭權

曾蔭權

我入職廉署時,需接受近5個月入職訓練和考核,教官除了教授法律知識、調查技巧,更會不時警惕我們,身為廉署人員一定要whiter than white,無論執勤時或日常生活,都要規行矩步,避免瓜田李下。

正因為律己以嚴的傳統(湯顯明掉轉),廉署人員在公在私大都謹言慎行,絕跡賭場、夜店,不會私下接觸不良分子,行事保持低調,不能濫權「撻朵」,就算識女仔,也不能出示委任證,證明自己確實為廉署人員,否則可能被投訴「攞warrant card追女仔」,肯定手尾長。

事實上,由於「高薪養廉」的政策,公務員的待遇一向相當優厚,而廉署的待遇更略高於眾多紀律部隊,雖不至於「金飯碗」,但肯定是「銀飯碗」,因此對廉署人員要求更高,合情合理。我當時能夠加入令人肅然起敬的廉署,享受相當優厚的待遇,確實非常感恩。

廣告

我相信,年輕的曾蔭權由「藥廠推銷員」到考獲政府「行政主任」,再成功投考「政務主任」,成為政府內「精英中精英」,面對非常優厚的待遇和前途,應當和我加入廉署時一樣非常感恩。後期,他官運更亨通,官拜首任華人財政司,接替辭官的陳方安生成為政務司長,到董建華突發「腳痛」下台,吹住口哨,成為特首,那種「萬事如意、一帆風順」飄飄然感覺,絕非平常人能擔當。一旦受到誘惑而定力不足,陷入危機而不自知。

身為特首,身邊圍繞的是城中大富豪,乘坐私人飛機、享受奢華遊艇,前呼後擁,難免會迷失自己,忘記初衷,忘記自己由推銷員到行政主任的感恩,忘記升官至政務主任的雀躍,忘記上司突然下台而成為特首的一點幸運,最終塞翁得馬而不自知。我相信大富大貴不是一名年輕人的初衷,只是人生太順利,令人忘卻月盈則虧的智慧。

廣告

因此,我在過年時為市民寫揮春,如對方容我自己發揮,我不會選「心想事成」,而是「知足常樂」,當中最重要是「知」字,「知」足的一日就是「智」。

 

原刊於 am730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