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短談國歌法

2017/8/29 — 22:00

資料圖片:國慶升旗禮

資料圖片:國慶升旗禮

昨天人大常委會進行了國歌法的二審,根據人大的網站,其草案的内容大致如下:

(1) 商業廣告、私人喪事活動、公共場所背景音樂不得使用國歌;

(2) 國家鼓勵公民和組織在適宜場合奏唱國歌,表達愛國情感;

廣告

(3) 奏唱國歌時,在場人員應當肅立,舉止莊重,不得有不尊重國歌的行爲,在場人員應當面向國旗,著制式服裝的現役軍人、人民武裝員警、人民警察等人員行舉手禮,其他人員行注目禮;

(4) 國歌列入中小學教材、中小學應當將國歌作爲愛國主義的重要内容,組織學生學唱國歌,教育學生瞭解國歌歷史和精神、學會遵守國歌奏唱禮儀;

廣告

(5) 在公共場合,惡意修改國歌歌詞,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的,由公安機關處以警告或者十五日以下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先假設最後的成例與上述草案的用詞、概念類似,那究竟這樣的國歌法會如何影響香港呢?

有人提出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讓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内也會實施。根據基本法第18條:「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

列什麽法律進基本法附件三是由人大常委會決議的,而究竟是直接公佈將内地法則搬到香港、還是透過本地立法,將内地法律用符合香港法律精神的文字寫出,這就是香港政府的決定。

其實從上述草案中,你可以看出一些是政策方向性的指令如第(4)條,又或者是含有香港沒有的懲處方法如15天的行政拘留,如此種種都不存在於香港法律的語境之中。所以透過本地立法的過程,政府將重新撰寫新的《國歌條例》,將内地法律中一些在香港法律語境沒有辦法反映的概念去除。

那該如何重新撰寫呢?我們可以從現有的《國旗及國徽條例》中一窺苗頭。

在内地現行的《國旗法》中的第一條就是一段政治宣言:「為了維護國旗的尊嚴,增強公民的國家觀念,發揚愛國主義精神,根據憲法,制定本法。」第三條就説「每個公民和組織,都應當尊重和愛護國旗。」第六條指出所有全日制學校「除寒假、暑假和星期日外,應當每日升掛國旗」。根據本地的法治精神,如此的法律語言相當鬆散不夠精確,有些更是政策宣言,政府明白如果搬字過紙,如此的法例絕對過不了法律明確性(Legal Certainty)這一法庭審查標準。因此,在香港本地立法的《國旗及國徽條例》就去除了上述條文,將其寫得符合香港的法律語境。其中一點對於是次《國歌法》立法有藉鑒之處,在《國旗法》内寫明「在公共場合故意以焚燒、毀損、塗劃、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情節較輕的,由公安機關處以十五日以下拘留。」再加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懲治侮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國徽罪的決定》中規定「在公衆場合故意以焚燒、毀損、塗劃、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國徽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這與將要立的《國歌法》懲處方式相近。當香港政府要將其翻譯為本地的法律語言是他們選擇了將罰則定爲「一經定罪,可處第5級罰款($50000)及監禁3年。」

所以我們可以合理地預計草案中的第(2)和(4)點不會在港方的條例中出現,而第(1)點應該會原汁原味地出現,而草案中所提及的行政拘留亦會變爲與《國旗及國徽條例》類同的懲處。但如何將第(3)和(5)點寫到符合香港的法律精神和人權標準,這將會是一個相當頭痛的問題。

第一是聽到國歌時「應當肅立」的問題,究竟如此的要求是否有場合的要求呢?僅限於公開場合吧?

第二是在第(5)點中,「惡意修改國歌歌詞」中的惡意/善意之別有必要嗎?還是會徒添混亂?

第三是也是在第(5)點中,「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的」,何爲「歪曲」、「貶損」、或者「其他方式」?唱國歌不同挂國旗,國旗被焚燒、毀損、塗畫是顯然易見的,但是如果我拿着一個非官方的樂譜演奏國歌,或者在編曲、演奏速度上與官方樂譜有所不同,這是否已經是歪曲並需要受到刑事檢控呢?這是在本地立法階段政府必須細心草擬的位置。

當然我預見到就算本地立法通過《國歌條例》後,有人會嘗試在法庭挑戰究竟《國歌條例》中的將侮辱國歌的行爲刑事化的段落是否符合法律確定性這原則,以及政府是否有足夠理據將侮辱國歌刑事化去限制發表自由。我想一切都言之過早,但是根據終審庭在吳恭劭撕毀及塗污國旗一案的取態,除非政府和立法會制定的條例的適用範圍是寬得不得了、用詞又非常缺乏準確性的話,否則法庭一般都認爲如此的刑事法律只是禁止了一、兩種發表形式(即侮辱國旗、國歌),而並沒有干預該名人士以其他形式去發表同樣信息的自由。

但一切都要等政府的方案出爐才有得深入討論。

 

原刊於辨法論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