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石永泰:戴耀廷好心做出來非好事 寄語羅冠聰「留得青山在」

2017/8/22 — 15:41

石永泰、梁家傑

石永泰、梁家傑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今日出席港台節目,解釋他為何點名批評戴耀廷。他認為,戴耀廷「好心」,「但做出來不是好事」,打開了公民抗命「潘朵拉盒子」,卻無力控制,「對你追求的事的進程的禍害,可能仲大過你本身唔做。」對於他曾投票支持羅冠聰,石永泰寄語對方「不要製造負面能量」,「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

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指,不滿一些「有識之士」的言行,石永泰在有線電視訪問表示同感,直言戴耀廷"has a lot to answer for”(要負上很大責任)。石永泰今日出席港台視點31節目,與資深大律師、公民黨前主席梁家傑對談。石在節目中再解釋當日的言論,他稱自己不認識戴耀廷,「見都未見過」,「佢真係些少書生論政」,原來佔中理念本身十分理想化,「瞓喺度雙手護住手口等人拉」。

石永泰批評,戴提倡醞釀一年,與此同時向對手公開整個過程,「如果面對敵人,是一個暴政,一個強權,有一年時間,它有所有辦法令你不依劇本進行。」

廣告

「成件事情發展成咁,由原本理想訓喺度,到某個階段已經知道不會這樣理想。戴搞了D Day,你記唔記得?show埋畀對手睇點做,你開埋中門話埋畀人聽點做,即是雲加教你點踢,你開埋門口畀對方聽…到後來,對手不跟你劇本做,警方抬你當然有光環,但對方陰乾你,後來咪有民間組織攞禁制令。」

對於戴耀廷後來回應自己不想於冷氣房「冷眼旁觀」,而是身體力行,石永泰說,「有句說話,我真係唔係好想講,你好心但做出來不是好事,好的概念你可以好好地handle,你用不切實際方法,到後來到不可收拾,我們都知道佢講嘢無咩人聽。」

廣告

石永泰指出,戴耀廷其後繼續發表意見,甚至發動雷動計劃,令人對他無所適從。石永泰認為,戴開了公民抗命「潘朵拉盒子」,卻無力控制,「但對(運動)期望安排、控制,因為不是政治人,沒有政治能量(控制運動),不是話他私利。」

石永泰承認,不是指對方刻意做壞事,但做錯一件好事,帶來的破壞或更大,「他後來自己involve埋,不去好好地計算結果…我想講好耐,一件好事你不去好好地handle,後來做出來不達理想,對你追求的事的進程的禍害,可能仲大過你本身唔做,或者找個更好時機去做。」

梁家傑:唔應該唔鬧共產黨,走向話戴耀廷

同席同一節目的梁家傑指出,當日是共產黨「迫埋牆角」,承諾的普選幻滅,「我們要否是守株待兔呢?」,戴是基於此背景提出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希望大家是理解背景。」他認為,形勢如同「雞蛋對高牆」,「大衛與哥利亞」,「無論係法律人、政治人,我會選擇對高牆及哥利亞苛刻一點。」梁家傑指出,運動到後來確實有失控的情況,「但我都不會全盤否定、指罵戴耀廷…唔應該唔鬧共產黨,走去話戴耀廷 a lot to answer for。」

石永泰指指罵一方苛刻的同時,不等於對另一方不應責備,「政治人同法律人的看法不同…如果歷史可以改寫,他會不會用一年時間去醞釀?」石永泰又說,即使自己不是認同全部涉案人的舉措言行,但認同他們整體非為私利,對於他在立法會選舉投票支持的羅冠聰,十分留意對方,尤其羅冠聰當日在佔領運動說,有些人「在最後一刻留守」而非「留守到最後一刻」,因而吸引他的眼光。

石永泰希望包括羅冠聰等在囚者,「不要制造負面能量,諗嘢要諗長線,坦言接受,技術上上訴可以,但不要計較六個月,三個月,外面可能有爭議,由佢。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梁家傑希望政治犯感到「吾道不孤」,面對威權時代,相信重刑接踵而來,但堅信強權不能壓倒真理。

另外,石永泰解釋,自己在訪問中說黃之鋒等三人「求仁得仁」,沒有涼薄意思,「(律政司)只要不是屈你打家劫舍,而是基於當日發生的事,(應該)坦然接受,這就是我求仁得仁的意思。」梁家傑指當日聽到石以「求仁得仁」、「出得來行,遇咗要還」說法形容學生,感到憤怒,認為對方態度輕挑。梁當日參與佔領運動,「年輕人為我們無做到的事企出來,一聽我有啲反感。」

石永泰指出,當日訪問之後,雖然言論未獲部分「深黃」的人接受,但同樣地不少朋友認同自己言論,「很多朋友想講,但驚畀人話政治不正確,所以唔講。」

梁家傑:楊官判詞如「文匯大公」    石永泰:情緒說法  非普通法世界語言

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在判辭中表示,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股歪風,有人包括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又指涉案三人聲稱「和理非」,是「空口說白話」、「口惠而實不至」及自欺欺人的口號。梁家傑指出,「歪風論」有如「文匯大公」,「上訴庭基於證供做結論,做咩無喇喇講文匯大公社論,你咪招人詬病。」梁家傑指,保護法治不等於捍衛每位法官,法律觀點如「犯罪動機」是否求情理由,如何理解集會中「暴力」因素,都有待釐清。

石永泰承認,當日判詞比較「情緒說法」,不是普通法世界的語言,「如果意思是公民抗命值得考慮因素,但當日是扭曲、overstep了,超越界線,起碼普通法世界語言,可以討論,當日第一眼望到(判詞),是比較不幸。當日聚焦了、狂 Loop這一段。」

石永泰認為,判詞其實清晰指出,如果牽及「暴力」,「崇高理想」等求情因素可以不用考慮,其實不是這樣「離經叛道」,「裡內有正正常常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