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破解中共的「統一戰線」

2015/5/22 — 11:22

 「統一戰線」(簡稱統戰,傳統英文譯名:United Front,漢語拼音直譯Tong Zhan) , 是中共自稱的三大法寶之一。毛澤東總結共產黨奪權成功的經驗是: 一個有紀律的,有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武裝的,採取自我批評方法的,聯系人民群眾的黨。一個由這樣的黨領導的軍隊,一個由這樣的黨領導的各革命階級各革命派別的統一戰線。這三件是我們戰勝敵人的主要武器。(註1)

這裏,可以看到中共的三枝命根:黨,軍隊和統戰的關係。黨是根本,軍隊和統戰均需在黨的領導下,軍隊要射擊的目標則由統戰的策略來確定。這三大法寶,時至今天,毛的繼承人還是牢牢地抓著,一宗也沒敢放棄。 「統戰」,中共的武器之一,不但在香港正得心應手地發揮作用,更在全世界每個角落裏推進。

統一戰線是中共的鬥爭策略,在共產主義陣營內有悠久的歷史,其始創人是蘇聯時代的列寧。根據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一書記載,王明是中共領導層中倡議轉變政策,提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第一人。他從1933年初開始,隨共產國際政策的調整將原來的關門主義政策改變成建立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並於1934年在他的 「新條件與新策略」一文中,正式提出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口號,宣傳聯蔣抗日,把蔣介石也納入到統一戰線的範圍中。毛澤東與王明的思路一致,不過,他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極具實用主義色彩,而王明則較為理想化。

廣告

據毛澤東選集所記載,毛在1935年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瓦窯堡會議上作了報告,批評了黨內那種認為中國民族資產階級不可能和中國工人農民聯合抗日的錯誤觀點,決議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策略,並在文章中分析建立統一戰線的可能性和重要性。他確信由於日本帝國主義的入侵,在抗日的條件下,中國民族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與農民均有反日要求,所以重新建立統一戰線是可能的和重要的。他以蔡廷階,馮玉祥,二十六路軍起義等事例來說明國民黨營壘在民族危機來臨之時是會發生破裂的,共產黨的任務是把紅軍和全國的工人農民,學生,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的一切活動匯合起來,建立一個廣泛的民族革命統一戰線。他總結道:當著革命形勢已經改變時,革命的策略,革命的領導方式也必須跟著改變。 — 前的時局要求我們放棄關門主義和冒險主義,組織和團結千千萬萬的民族和一切可能的革命友軍。(註2)

可見,統戰只不過是共產黨在新形勢新條件下奪權的策略,並不表示奪權本質的改變。它可以把原來的死敵變成統戰的對象,可以把原來聲稱要打倒資本主義,推翻國民黨,建立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最高綱領放下,轉變成放棄建立工農共和國的口號,而提出建立統一的民主共和國的最低綱領。在統戰的策略下,作出有原則,有條件,有限度的讓步,恢復與資產階級組成共同鬥爭的聯盟,更開始宣揚自由民主,以便籠絡人心。共產黨鬥爭策略的靈活程度之高,不得不讓人嘆為觀止。 那時候,因著日本人的入侵,統戰的號召佔據了道義上的制高點,掩蓋了中共的真正企圖,成功得到廣大人民真心擁護。

廣告

毛的統戰策略可以作出極大的妥協。他在1937年提出,為了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實行:

1。把陜甘寧革命根據地政府改名中華民國特區政府。(請注意: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設計並非由鄧小平首創,筆者按)紅軍改名國民革命軍,受南京中央政府軍事委員會指導。

2。在特區政府區域內,實行徹底的民主制度的方針。(比香港特區的循序漸進發展民主更為徹底,筆者按)

3。停止武力推翻國民黨。

4。停止沒收地主的土地。(註3)

這裏可以看到毛的統戰政策的隨機性,實用性,功利性,因而是充滿機關計算的農民起義本質。毛為自已辯稱:

我們是革命的轉變論者(亦即革命的階段論,不是托洛茨基主義的不斷革命論者,筆者按),主張民主革命轉變到社會主義方向去。

這是兩篇文章,上篇與下篇,只有上篇做好,下篇才能做好。(註4)毛的理念之所以如此混亂,政策之所以如此靈活,是因為他假抗日,真奪權。發展地盤勢力,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實際上並沒有多少革命理想。

毛指出,為要擴大和鞏固抗日統一戰線,必須採取發展進步勢力,爭取中間勢力,孤立頑固勢力的策略。他又堅定地確信敵人營壘是可分化瓦解的, 「頑固勢力 — 現在分為降日派和抗日派,以後還要逐漸分化 — 利用他們的矛盾,採取分別對待的政策。用極大力量去團結國民黨的中間派和進步派。」(註5)所以統一戰線講究的是如何利用矛盾,分辨打擊或拉攏的對象,以及分別的對待手法。它的任務就是分化和瓦解敵人。至於分化的策略,毛又提出:

拿自已的策略武器去射擊最中心的目標,而不是把目標分散,以至主要敵人沒有打中而浪費彈藥。把極少數的打擊目標驅逐到狹小的孤立陣地上,把敵人營壘中被裹脅的人們,過去是敵人而今日可能做友軍的人們,都從敵人營壘中拉過來。(註6)

他為統一戰線作了歸結 :

統一戰線的原則有兩個,第一是團結,第二是批評,教育和改造。 — 為了改造,先要團結。(註7)

看吧!與統戰對象交朋友,投其所好,關心其困難,給予利益,邀請委任,高級別上賓款待等等都是團結的手法。團結你,溝通你,邀請你,是要改造你,收降你呀!當此分化拉攏和瓦解香港民主派的統一戰線策略已經勢如破竹地在香港落實的時候,認清其本質,是破解其奸險的首要法門。如果一個沒有硬骨頭的人,開始對是非黑白,平等公義閉口不言,以至思想混亂,即是說他們統戰成功了。

如果你真能帶着硬骨頭走進他們的統戰磁力場,他們就會一腳把你踼走,甚至羅織罪名陷害於你。其實,他們必然是有眼力的,選中了你,一定是估量了你的軟骨症。請記着,中共至今還在堅決抗拒自由民主價值,極權主義與自由主義意識形態上的差異是無法縫合的,除非你放棄。我們要有清醒的頭腦去分辨。

根據以上毛澤東選集中的記述,毛時代的統戰已經不單只是列寧所倡議的國與國之間,黨與黨之間的同盟或聯盟。時至今天,統戰更發展成具中國特色的精細深入的影響和滲透活動,而並非間諜活動。(本人在此建議英文譯名應改用漢語拼音直譯為Tong Zhan)。

中國的統戰工作自上世紀三十年代一直沿用至今沒有改變,現仍有一個舉世無雙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統一戰線工作部,簡稱統戰部,目前的部長是杜青林,以下設有各省市統戰部,專門負責統戰國民黨;少數民族;宗教事務;港澳台商人;海外僑胞以及外國政府官員等。與達賴喇嘛代表談判的中共官員就是由統戰部派出的。

統一戰線已成為中共生死攸關的生命線。江澤民曾於2001年重提強化統戰工作的四個離不開的新定位,即:實現現代化建設第三步戰略離不開統一戰線;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離不開統一戰線;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文化離不開統一戰線;實現祖國完全統一離不開統一戰線。

中共對統戰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2006 年中共中央又再頒發〔關於鞏固和壯大新世紀新階段統一戰線的意見〕文件,重新確定統戰的作用,並提出各種具體工作的指導,要求各級干部學習這文件。中國的統戰工作正以逼人之勢在世界各地展開,建立各種文化,福利,社團組織是他們進行統戰的手法之一。孔子學院就是其中的一項,表面上看,它是對外漢語教育機構,實際上它是統戰機構,但並不是間諜學校。據余杰透露,中共在全球範圍內創建的孔子學院已有八十一家,包括二百五十六所孔子學院和五十八所孔子課堂。世界著名大學中有四十四所建立了孔子學院。2008 年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註冊學員有十三萬人,舉辦各種文化交流活動二千多場次,一百四十多萬人參加。

今天,正當中共已日漸失去統治中國的合法性的時候,統一戰線更是中共保權的命根。毛的繼任人秉承毛的隨機性,實用性,隨勢採用或放棄理念的傳統,故有貓論,石論等。既開放資本主義經濟,又由黨調控;既發展自由市場,又保護計劃經濟;既實行極權專制,又宣講民主人權。這完全是因人因地因勢而隨機使用,甚麼能夠保住黨的政權就使用甚麼,已經完全沒有了理念,看不到其中的章法。不過,他們現在所確信的,有別於毛澤東的,卻是人類心靈的軟弱,相信愛國幌子名利掛帥之下中間派必可爭取,民主派營壘必可破裂。如今,他們正乘著 「大國崛起」之勢,以廣大市場為餌,引誘人們追求名利私慾,又利用人們血濃於水的愛國本能,妄圖建立的是一條 〔國家民族主義統一戰線〕。統戰既已成為中共生死猶關的策略,統戰工作便成為中共幹部的DNA,特別是從事外事工作的更需具有熟練的統戰技巧。

統戰作為一種武器而存在,是基於兩種不能調和的理念(極權主義和自由主義)的互相角力。要破解這個 「國家民族主義統一戰線」,首先得承認它的存在。有些人認為統戰是遙遠的國內的事,與香港無關;也有些人認為毛的統戰是老掉牙齒的歷史,無論如何不能相信會重臨今天的香港。當然有些人在香港土生土長,從未研究過中共的歷史,對統戰的作用也就無從理解了。李柱鉻曾說起當年參加草委工作隨團訪京時,第一次聽說有 「統戰」一詞,他從未聽過,更不知道其中的含意。統戰技倆確實存在的事實,是不容忽視的。

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共正在香港積極發展進步勢力即親共派如工聯會,民建聯等;擴大爭取中間勢力如自由黨,工商界,大律師等;打擊孤立頑固勢力如司徒華,李柱鉻等。誰可誰不可回國參觀旅遊;誰獲邀參加國慶典禮;誰獲特區政府勳銜;誰被委任為人大,政協代表等等,甚至治喪委員會名單,都經過精心計算,無不引動社會輿論忖測猜疑,這就是毛所說的〔分別對待〕的統戰策略,分化瓦解民主派的意圖昭然若揭。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袁國強欣然接受廣東省政協委員的委任,引起筆者注意。關鍵的問題是他及其支持者聲稱「政協」只不過是一個咨詢機構,與維護法治,人權原則的律師專業天職沒有衝突,並天真地以為可以籍此渠道影響國內的法治意識和制度,也不排除為自己及支持者打開國內人脈關係,發展專業生意。但是,政協真是咨詢機構嗎?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中有此定性: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有廣泛代表性的統一戰線組織。事實是,「政協」從屬於統戰部長的統領之下。可見袁國強他們混淆咨詢與統戰的區別,一是掩着良心,胡言亂語,一是犯了嚴重的認知錯誤。中共的咨詢是表面的姿勢,統戰才是真章本質。

一個人一旦不幸地被中共選中,成為 「統戰」對象,是應該得到盟友的支持關心的,因為他立即就要無可奈何地面對一連串心理的,感情的,原則性的思想掙扎與及認識,修養和品格的考驗。他會有榮耀感:為甚麼是我?他會有滿足感:我是否比其他人更被重視?以為中共對他講的是真話,認為中共改進了,開明了,於是妄想自已可以成為領導溝通潮流的第一人為祖國貢獻更多。既然要做朋友,有一份見面情,想為中共開脫,不好意思拒絕。他會擔心如何回應,不能得罪中共?自已的底線是甚麼等等。這些想法的產生都是非常自然的,因此,一開始這便是一場心理戰,這就是中共統戰策略的利害之處。民主派人仕要破解之,首先要高瞻遠矚,胸懷坦蕩,無私無求。其次是對自由民主理念有堅定的認識和信心。自由民主的理念是揭穿中共陰謀鬼計的武器,懂得用自由主義的規尺去量度中共的所謂策略,就不會偏倚犯錯。應該相信,正義的理念,道義的制高點是在民主派這一邊,民主派反分化是理直氣壯的。三者,應該視被統戰的過程為一個提高認識經受考驗的過程,尤其是認識中共的本質與政策的區別,洞悉中共分別對待而不是一視同仁的政策就是統戰技倆。常言道:知已知彼,百戰不殆。。四者,正所謂一人計短二人計長,盟友之間的義氣,集體智慧的發揮,是破解 「統戰」的重要條件。

如果被統戰的人仕,在思想上已經裝備好的話,不妨採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策略,而不是被動地不知所措。既然要交朋友,就在交往過程中澆以大義,向中共幹部宣揚自由民主道理,進行反統戰,在中共的營壘中種下自由民主的種子。過去毛相信敵人可以分化,現在中共也相信在利字當頭民主派必可分化,難道我們就不能相信中共也因其反世界潮流而脆弱不堪,並非鐵板一塊,一樣可以被分化嗎?焉知那些黨員們不正是在黨性與自由之間矛盾痛苦地掙扎呢?因此,民主派應該積極地利用一切機會反分化,反統戰。

人們希望帶着各種目的試試這個統戰磁力場的滋味,像袁國強一樣,是無法阻止的,但願他們潔身自愛,保持高潔的靈魂,勿被中共的汚泥濁水所沾染,關鍵時刻抽身引退,不要繼續淌這個渾水。現今的 「統戰」,在勇敢,正直的自由主義者面前,在滾滾的自由民主洪流面前,只能把人們鍛練得更睿智,更堅定而被破解,失去原有的效能了。

香港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在其回憶錄:「謙卑的奮鬥」中建議全力促成和鞏固「民主人權統一戰線」以抗衝親共派的「國家民族主義統一戰線」,我非常欣賞讚成。這是破解中共統一戰線的必由之路。

 

( 2011年6月修改補充 )

 

註1:毛澤東選集:論人民民主專政    P. 1369

註2:毛選: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    P.128

註3:毛選: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時期的任務    P.238

註4:毛選:為爭取千百萬群眾進入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鬥爭   P. 254

註5:毛選:目前抗日統一戰線中的策略問題   P.703,706,708

註6:毛選: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   P.140

註7:毛選:文化工作中的統一戰線   P.91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