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硬頸」楊德華 不求情 不後悔

2015/6/10 — 13:58

堅守金鐘佔領區的的士司機楊德華(朝雲攝)

堅守金鐘佔領區的的士司機楊德華(朝雲攝)

【文:朝雲】

楊德華先生堅守金鐘佔領區,臨清場不退,被控阻差罪成,是日於東區法院判刑。他沒有律師,單身赴席。

李紹豪法官先問,對感化官報名有何補充。楊先生申訴,感化官問他:「要睇闊啲,有咩需要改正?」楊直言「冇呀」,反問感化官有何須改進。對方語塞,託辭「循例問」,但結果在報告寫他「硬頸」。

廣告

楊對感化報告的不實甚為不滿,與法官辯駁甚久。法官多番解釋,要清楚他對報告的所有澄清,才好判決。楊先生終會意,解釋不過想向社署投訴,無意怪罪法庭,籲法官不用檢視他所有申訴,大可照判。

法官問他有沒有求情,楊先生爽快說「冇求情空間」。

廣告

宣判前,法官似「防患未然」,有所準備,笑著勸楊先生,當他解釋判決理由時,不要打斷他說話。

李法官說,法院尊重市民有不同意見想表達,但權利非絕對,要考慮其他人利益,尊重其他人權利;亦要理解警方也有其出發點,需要守法。

然而法官考慮到楊的行動沒有不良動機,出於表達意見的信念,無可厚非。亦考慮到冇反抗,冇襲擊,相對其他案件,情節輕微。故案底已堪足教訓,罰款三千。

楊先生隨即問「可唔可以講嘢」,法官立即閘住,「唔俾講」。然楊先生畢竟以財力不足為由申訴,法官接納,准許分期。

***

事後楊先生說,感化報告說他不適合社會服務令,他已有坐牢的心理準備,宣判前與女兒道別,已告之最壞的情況。故出庭後第一件事,便是向女兒報信。

但梗直的他始終不服,隨即找上拘捕他的警察,要向警察投訴科追究。他說拘捕他的警察很有禮貌。然而呈堂的錄影,卻獨欠他被捕的過程,不諳法律的他,事後才知警察的拘捕程序,很可能逾矩。他無財力循法庭上訴,不為罰款但求公道。亦堅持要投訴主觀,說他激進的感化官。

楊先生行過兩年船,為晉升而繼續讀書,但畢業後行情轉差,現轉當的士司機,因患痼疾,收入不定。行車時亦因仗義,助人指證危駕不成,反遭民事索償,無力僱律師的他落敗,現正還款,故慳囊羞澀,須要分期。

問楊先生緣何參與運動,他憤然答:仲駛問!根本係一個孤狸性質嘅方案,如果贊成咪認蠢仔!

他強調自己獨立,不會跟風,所以沒隨雙學留守夏愨道,坐在政總與中信之間,添美道的石壆,拿著一張紙,叫警察善待學生。凜御肅清,至今無悔。

***

附記

近聞有人謂採訪不必去現場。然而親歷宣判,才能見證一般報道體察不到的地方。李紹豪法官無論髮型還是笑容,都像是七八十年代的喜劇角色。當楊先生不斷頂撞笑容可掬,甚或沒好氣的法官,筆者和庭警都忍不住笑。宣判過程毫不肅殺,卻盡見溫婉的喜感。理直與真誠,勝於高薪的律師,對得起良心,就能挺立在法庭。

記者都有意無意,與楊先生聯成一片,追看他年輕時的行船照。大家都體會到楊先生心直口快而毫無機心,甚至比他更著緊,擔心身份不明的我對他不利(我想記者或恐我是時聞香港偷伯之流)。

最後筆者因緊張而重覆提問,他籲筆者,中國一個「修」字很重要。須要不斷進修,提升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