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磚頭與港獨

2016/11/7 — 14:21

2016年11月6日晚上,中聯辦外一安全島附近,有磚頭散落。

2016年11月6日晚上,中聯辦外一安全島附近,有磚頭散落。

昨晚衝擊中聯辦行動,比較新年旺角衝突稍好的是,旺角根本無端啟釁,師出無名[1],而昨晚衝突,表面師出有名,反對人大釋法。然而,相信今天很多市民覺得,昨晚飛磚頭不只為了反釋法,更為了港獨,而且是排外的港獨。今朝李飛說昨晚抗議者是港獨分子,這不能說冤枉。我昨晚在現場,固然聽到多次有人高喊港獨口號,更因為排外獨派幾個頭面人物盡在記者鏡頭。圈內人當然清楚,發起中聯辦抗議的,是工黨、社民連、眾志、大專政關四個團體,他們並不支持港獨,最多支持自決,而自決不等同港獨。然而,由於準備不足,四團體的聲音,在行動中幾乎都被排外獨派掩蓋。他們當場讀一個聲明,一不主動挑釁攻擊警察,二留守德輔道西十字路口,然而並無一句提及對港獨立場。這是重大缺陷。

排外獨派騎劫

公民抗命當然可以,磚頭呢,在特定目的下,也不是不可以飛,但是,一定要讓群眾非常清楚為了何種政治目的。當青年新丁在前頭吸睛,當排外獨派高喊港獨之時,整個行動就很容易被看成是排外獨派行動。四個團體也差點做了排外獨派工具。(不知是否由於七警案在審,昨晚警察行動不算很暴力,所以受傷者不像旺角那麼多,也客觀上中和了行動本身的不足)

廣告

側聞有朋友認為,港獨無錯,港人有權港獨,至少有權討論。也因為此,所以有些朋友一直認為青政可以合作。這是政治識見不足。青政之流,其弊不在港獨本身,而在其種族主義及其幼稚魯莽。任何一個地方的獨立運動,往往不只一個光譜,往往既有右翼獨派,也有左翼獨派,或中間派,彼此之間,很少會在公民抗命中合作,更不用說政治合作。在香港,民主派更加不能和排外獨派合作,因為他們的鬥爭,不是民主鬥爭呀!他們的鬥爭,最多不過是易姓革命,換個朝代,而專制依舊!因此也必然拿黎民百姓做其工具。在香港,如果青政之流加入你的行列,那不啻猶大之吻,加速中共消滅香港自治。

有朋友認為不能和排外獨派切割,因為他們也在反對不公義。其實,此論不過是重蹈傘運覆轍。當時便有高論,說「任何反抗都是正義的」,所以排外獨派反抗也是正義的。說此無知識的話者,注定要當排外獨派、野心家陰謀家的工具。

廣告

路線教育之重要

反之,昨日朱凱迪在遮打的發言,較為成熟。按獨媒報導,他在集會上展示「民主自決,廢除158」口號,要求廢除《基本法》第158條;爭取香港人對《基本法》的制定與解釋權。「他指第158條給予人大不合理的解釋權,可以一次又一次踐踏香港法治,甚至加入超越「解釋」的成份。他希望港人不要懷憂喪志,要團結奪回《基本法》的制定權,法院亦應拿回《基本法》的解釋權。」

另外,也有團體打出《自決不獨立》的口號,因為他們覺得,反釋法不足以提供結實的團結基礎,必須在擯棄重啟政改的死路之外,也擯棄排外港獨,捨兩極而取中道,所以提出自決不獨立。否則大家窮忙一陣,最後收割成果的,仍然是排外右派。

道理最大

又有人立即指出,李飛今天不是說,自決也是港獨嗎?你無論怎樣審慎,最後結果也無用,都不改共產黨有殺錯無放過。所以…我們何須講究什麼策略呢?讓磚頭飛吧。這亦是無識見之說。首先,李飛的話,只是他的看法,不見於今日釋法。又即使他日真的這樣亂釋,但那是他日,不是今日。今日與他日,仍然有大分別,因為可以爭取時間,積蓄力量。今日港人所缺者,除了力量,就是時間,所以爭取時間非常重要。

即使最終他日中共如此亂釋法,無妨,那就兵來將擋,把民主鬥爭升級吧。說不定,到時我們的力量又多少增加了。反之,在今日民運連方向都未搞清楚之時,卻打無準備之戰,而想勝利,就全憑運氣了。但全憑運氣搞民運,不如買六合彩。其次,也更重要的,是我們權衡對策時,首先看其能否爭取群眾,這比較其能否阻止統治者亂來,重要一萬倍。即使不能阻止後者,但是你的主張和路線,如的確有道理,就能逐步爭取更多群眾,壯大民運。長遠而言,民主仍會戰勝歸來。而民主自決論的確最有道理,的確不等於獨立,不等於分裂中國,但同時又等於賦予港人充分民主權利。中共當然可以大石砸死蟹,但它有的,只是歪理。即使民主派一無所有,只要剩下道理,就依然能夠最後成功,因為道理至柔而至剛。

宋太祖嘗問趙普,天下何物最大?趙普答:道理最大。[2]古代史家大書特書,不過想彰顯理想的君臣之道,但那永遠得個講字。然而,道理最大,此語仍然不虛,尤其在我們這個民主鬥爭時代。

 

2016年11月7日

[1]參看筆者 旺角黑夜﹕禍根北京種,磚頭為誰飛

[2] 《宋—近代中國的黎明》,吳鉤,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2016,462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