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將進修無門?從城大及理大停辦兼讀制社工銜接學位課程說起

2016/6/16 — 21:58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文:莫慶聯、劉頌祈】

自從香港大學於四年前停辦兼讀制社工銜接學位課程後,目前僅餘下香港城市大學及香港理工大學提供共140個兼讀制的自資社工銜接學位課程學額。但根據社工註冊局網頁的資料所得,城大的兼讀社工銜接學位課程將於2017/18年最後一屆收生,而理大相同的銜接課程,亦只是有條件認可至於2017/18年。換言之,這兩個兼讀課程(亦是全港僅餘的兩個兼讀社工銜接學位課程),將於2018/19年停辦。屆時社工副學位畢業生生要進修,只僅餘下60個全日制的高年級社工銜接學土學額選擇,透過兼讀制的方法去銜接社工學位將此路不通。

廣告

停辦兼讀制社工銜接學位課程已不是第一次發生,早於2013年城大和理大已宣佈於2014及2015年停辦相關課程,但經過由各院校師生組成關注組爭取,最終兩間院校決定將課程續辦至2017/18年,之後會停辦。想不到續辦不久兩個課程又再次面臨停辦的厄運。

兩間院校停辦兼讀制自資社工銜接學位課程,實際上是由政府一手促成的。教育局的政策,是一刀切要求資助院校,將自資和政府資助的學位課程完全切割,所以城大自2007年開始,已逐步削減各個學系的自資銜接學士課程,而理大更將自資課程交由理大專業進修學院營運和管理。此舉增加大學開辦自資課程的成本,減低院校繼續開辦課程的意願,令資助院校急忙停辦自資銜接學位課程,而社工多年來的兼讀制進修階梯亦因而受影響。

廣告

兼讀制社工銜接學位課程有何重要呢?為什麼必須要保留呢?

現時本港社工副學位畢業生,若果希望升讀社工學位課程,選擇十分有限,只有60個全日制資助銜接社工學位課程,以及140個由城大和理大提供兼讀制自資社工銜接學位課程,總共有200個學位。然而根據統計,2016年社工副學位畢業生有623人,到2018年仍有563名社工副學位畢業生,假設屆時城大及理大的兼讀制社工銜接學位課程停辦,每年的銜接課程只能讓10%畢業生透過全日制升讀。除了每年的畢業生外,根據社工註冊局的資料,現時本港有7,236位社工以副學位課程作註冊,佔所有註冊社工的35%。他們很多都希望帶職進修,但兼讀制銜接課程停辦,完全堵塞他們進修及上進的途徑。如果欠缺在職進修的渠道,將會打擊未來有志之士進入社福界工作的意欲,長遠而言,將會令社福界流失人才,影響服務質素。

社工對於副學位和學位畢業生有清晰而不同的入職職系,社工副學位畢業生可擔任社會工作助理,而社工學位畢業生可入職為助理社會工作主任,而且入職的起薪點亦不同,擔任副學位職位的薪酬是政府MPS薪級表第9點($19,160) ,而學位職位為MPS薪級表第16點($28,140)。此外,很多社工職位,例如:中學駐校社工、醫務社工、感化官等最低入職要求為社工學士學位。社工副學位畢業生需要修讀銜接學士學位,才有望在工作上獲得升遷或擔任相關職位。若兼讀制的課程取消,便只剩下全日制60個銜接學額供每年500至600個的畢業生競爭,將大大減低他們擔任或晉升以上職位的機會。

社福業界一直有聲音希望能夠將社工註冊門檻提高,以社工學士學位課程作為註冊的最低門檻。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社協)於2011年曾就社工註冊的門檻,向社會工作訓練及人力策劃諮詢委員會提交文件,建議將社工註冊門檻提高至學位課程。建議雖為業界否決,但對要求社工進修的呼聲已高唱入雲。而且根據2014年「社會工作人力需求系統報告書」,現時越來越多擔任副學位職位的社工,擁有社工學士學位的資歷,由2011年只有24.4%,增加到2014年的28.8%,可見未來有越來越多副學位職位,將會由擁有學士學位的社工擔任。社福業界有聲音提出將註冊門檻提高,但學院將唯一在職進修的兼讀途徑砍斷,是何等的諷剌。

再者,現時政府已沒有資助社工副學位課程,所以部份的社工副學位畢業生在修畢課程後,已負十多萬的學債,所以他們要工作去還債,根本沒條件去入讀全日制的社工銜接學位。亦有畢業生需要兼顧養家,故唯一選擇是以兼讀課程繼續進修。2013年關注副學位大聯盟曾進行一項「副學位課程銜接學位」意見調查,訪問534名大專院校社工副學位學生及畢業生,了解他們對副學位課程銜接學位課程的意見。結果顯示,91%受訪者有意完成副學位後繼續升學。[1]調查結果顯示絕大多數的社工副學位學生及畢業生雖然需要同時應付工作、家庭及學業,但他們仍然希望能夠升學。

現時社工面對的各項社會問題日趨複雜,而對社工要求的知識及技巧也日漸提高,副學位社工是需要一邊工作累積實務的經驗,一邊繼續進修及學習相關理論的知識,才能融匯貫通,回應社區的需要及問題,兼讀制社工銜接學位課程正好發揮此作用。雖然社工副學位課程畢業生也可以先修讀其他的學士學位,再修讀社工兼讀碩士課程,以補不足。但這需要花更多時間以及金錢,對基層學生可說百上加斤。而且碩士課程亦需要重讀很多基礎科目,對社工副學位畢業生幫助不大,故此保留兼讀制社工銜接學士課程有其獨特的重要性。

兼讀制社工銜接學位課程無論對於社工學生、在職同工、社福業界都有其重要性,兩個課程多年來培養很多社福人才,口碑甚佳。城大以及理大校方,應該履行對社工教育的社會責任,繼續開辦上述課程,提供機會予社工副學位的學生及畢業生進修,裝備他們去面對複雜的社會問題,提高社工的服務質素。同時,政府應重新資助兼讀制的社工銜接學位課程,減輕學生的經濟負擔,增加院校繼續開辦課程的誘因和意願。

 

2016.6.15

作者簡介:

莫慶聯,前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曾在城大任教社工文憑及副學士二十五年,熱愛培訓社工的使命和熱誠,對政府削減大專教育的資助感氣憤,對大專院校視教育為一盤生意深感討厭,對大學不重視兼讀制社工課程深感失望。他寫此文的目的,是希望大家捍衞兩間大學即將停辦的兼讀制社工銜接學位課程。

劉頌祈,2014年城大社會工作副社學士全日制課程畢業生,未來希望以兼讀的方式繼續進修,明白兼讀制社工銜接學位課程的重要性,故反對兩大停辦相關課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