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福赤化之戰

2016/12/27 — 12:17

劉江華與青少年軍同場出席活動(青少年軍facebook)

劉江華與青少年軍同場出席活動(青少年軍facebook)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星球大戰》第一集,是在1977年。而我們社福界的發展,也是在70年代起飛的;當時,NGOs和政府的之間,有著伙伴的關係,共同為社會弱勢提供服務。今天,時移勢易,NGOs與政府之間存在的是外判關係,彼此多了一種角力;再加上有親中背景的NGOs異軍突起,社福界的複雜性增加不少。

帝國崛起

廣告

曾在《文匯報》的報道上,新家園協會被稱謂為「香港最大慈善機構之一」。新家園協會理念是「致力於服務新來港及少數族裔人士」,五年間在港一共設立了五個地區服務處、十六個小區指定服務點和兩間少數族裔中心。會員人數號稱十萬!

另一個不得不提的是香港社區網絡。香港社區網絡,前身是健英社;改名後,去除表面上的親中味道,成功投得葵青區少數裔服務中心的服務合約。有傳,由於重心人物范國輝屢在深水埗區參選失利,轉而藉香港社區網絡植根別區。

廣告

香港青少年軍,2015年成立,但最近就獲得了九龍灣舊校舍和華人廟宇基金3千萬撥款,崛起之最快最勁,非它莫屬。

魅影危機

親中團體辦社會服務,論服務,沒有壞處;論政治目的,則有危機。有三點危機想說明一下:第一,以新家園為例,會員福利包括中移動電話卡、眼鏡優惠、家庭電器優惠、超市優惠、飲茶優惠、百貨購物優惠,還有一份免費的中銀集團保險。這會否演變成「會員福利」取代「社會服務」?這又會否造成日後社福機構之間的惡性競爭,大家鬥多會員福利?我們聽老一輩的人說,石峽尾大火,有NGOs派牛奶餅乾給災民;今天,NGOs派「福利」,究竟是「救助」還是「利誘」居多?長遠來說,是「充權」還是「去權」?

第二,聽聞新家園曾舉行「親子探索遊」,服務使用者付$20團費,就包括了海鮮餐和「反暴力反佔中遊行」。這種間接式的動員服務使用者,參與有傾向性的政治活動,是很危險的;除非在海鮮酒家中,社工提供了對「831」、「佔領中環」的全面講解,然後服務使用者再自行決定參與不參與「反佔中」,否則,這與煽動受眾沒有分別。

第三個危機,是它們藉現時的投票制度,取得了民政事務局和區議會的撥款資源。投票制度越不透明,評分準則越不清晰,最後評分又不公開,結果就是,資源越會集中在它們身上。這種危機,不是令傳統NGOs眼紅人家有資源,而是這種不講努力不講往績,只講背景的情況,會令安守本份的NGOs沮喪。

黑帝君臨

梁祖彬教授,既是社區工作的老前輩,又是前港大社工系主任,但同時,他也是上述親中NGOs的董事會會長和顧問,又是市區更新基金董事會主席,最近撤換了受街坊好評的紅磡春園街社工隊。黑武士本身是好人,預言說他有能力保衞銀河,可惜他太追求力量,所以最後成為了壞人。社福界,還會有多少個黑武士出現呢?

原力覺醒

老實說,論中資資源,論區議會建制成員數目,人家優勢非常明顯!要挽回形勢,可找個有親中背景的人物做機構顧問,避開政策倡議,儘量不批評政府等等。

當然,如果你相信,社會工作理應是一種助人自助的工作,著重個人的充權,宏觀的政策倡議和社會公義,這就是一種原力,帶我們返回社會工作最原始的價值取向。

絕地武士常說:仇恨會令人進入黑暗。親中NGOs既然取得了一些服務合約,姑且真心希望它們能履行NGOs的責任,做好服務吧!不過,我們要加倍覺醒,「送福利」有否感染了社福界?服務使用者有否被煽動和被操縱?最後,我們要主動提出,改變一個廉署也改變不了的投標制度!我們要民政事務局和區議會的投票制度,全面公開和透明化。資源輸了,健全的制度不能輸!

願原力與同工同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