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運的成敗關鍵 在於能提高基層多少地位

2016/7/19 — 10:34

社運的成敗關鍵 在於能提高基層多少地位

Incorporation of a section of the nation which has become a class, as part of the national whole, or simply of the State, is to be effected not by debasing the higher classes, but by raising the lower ones。 But the class entrusted with this process can never be the higher one, but the one which is fighting for the rights of equality。 The bourgeoisie of to-day was not incorporated in the State by any help from the nobility,but by its own activity and under its own leadership。

P.134, Hitler Adolf: My Struggle, Hurst & Blackett (Translate by Edgar Dugdale, 1933)

要社會上不同的人,團結成「公民」,並不是把既得利益者摧毀或削弱,而是促進階級向上流動,把下層階級的地位提升。但是既得利益者不會主動這樣做,促進這結果的是一些努力抗爭爭取平等的人。你要記得,今天的中產地位不錯,並不是任何既得利益者恩賜,而是他們自己憑活動與領導能力爭取的。

希特拉:《我的奮鬥》:文國書局, ( 2004, 陳式譯,鄭立潤飾 )

社運之所以被需要,在於社會分裂,部份人的利益被剝削。而他們被剝削的原因,在於政府的施政不當,擴張了嘅得利益階層的利益,而他們擴張的利益,正是由基層得來。即,例如房東收多些租,就是窮人交多了租。

廣告

基本上,希特拉反對「打地主」,他不認為把這些上層階級拉下來,或者減少,就可以使社會變得平等。他認為,把下層階級拉上去,才能令社會團結。

社運最大動力者,就是階級弱勢者。階級弱勢者需要的是從階級弱勢者的身份離開,甚至變身成既得利益者,即改善自己的階級與地位。所以這是社運參加民眾的願望,要滿足他們,就是讓他們從社運中感受到自己的地位會因為參與而提高。相反,即使一些既得利益者,或者養尊處優的人參加社運,因為他們本來就不需要提高自己地位,所以他們的社運也是欠缺力量的。

廣告

故此,社運應該由一些白手興家,憑自己建立實力地位的人領導,使大家看到提高階級的希望,而不適合由那些咬著金匙出生的人領導。因為這樣才能夠令群眾代入自己,有一天也能夠憑籍社運而轉運。

社運是為了向民眾展示決心、激情、毅力與犧牲

Nationalizing of the masses can never be effected by half-measures or by mild expression of an “objective standpoint”, but by determined and fanatical concentration on the object aimed at。 The mass of the people do not consist of professors or diplomats。 A man who desires to win their adherence must know the key which will unlock the door to their hearts。 This is not objectivity, i。e。, weakness, but determination and strength。

P.134, Hitler Adolf: My Struggle, Hurst & Blackett (Translate by Edgar Dugdale, 1933)

你溫和地說出你自己的客觀立場,即使正確,也是無法發動民眾的。能觸動民眾的東西,總是堅決和狂熱。因為,民眾並不是由那些理性明事理的說客、學者、教授組成的,而是一群販夫走卒。對於這些販夫走卒,能夠開啟他們的心的匙,並不是正確、客觀的東西,而是決心與激情。

希特拉:《我的奮鬥》:文國書局, ( 2004, 陳式譯,鄭立潤飾 )

希特拉指出,民眾其實並不理解施政,也不理解你的政治理論,所以他們不會因為你的對錯而信任你。而真正能贏取信心的,其實是你把事情做下去的激情,決心。以及你面對逆境的毅力,這才是最能夠感動一般民眾,也只有民眾因為你的激情和犧牲(例如坐牢)而被感動,才會嘗試理解你的理論。如果你期望群眾先理解你的理論,那一定是本末倒置的。

所以受傷、被捕、被虐待、被控、受壓迫對於社運人來說,其實是多多益善,有時甚至值得主動爭取,群眾可能本來不明白也不喜歡你,但看到你受苦,他們就會明白你是跟他們生活一樣遭遇大量困苦的人,而你永不言敗,就會感同身受。你若不受傷,就算你說的話再正確,也難以從感情上觸動民眾。而群眾看到你因社運而犧牲重要的東西時,群眾也會釋去對你的疑慮。

換句話說,搞社運,其實就是搏拉,賣小強。如果你想當社運明星,群眾就是喜歡看到你和他們一樣受苦,如果你身光頸靚,就算說話有道理做的事情有效,也不是好的社運明星。

 

(本文為作者新書《希特拉救港攻略》的特約轉載試讀篇章,訂購網址;另有少量,可於今屆香港書展「cup傳媒」攤位1B-A37購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