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祖師爺的「湖南共和國」

2015/8/13 — 12:18

7月28日下午,港大校委會常會開始前,港大學生到場抗議。

7月28日下午,港大校委會常會開始前,港大學生到場抗議。

香港大學學生於大學事務委員會會議期間闖進會議場地,只不過是針對校委會不斷耍手段刻意拖延對副校長的委任,甚至使出「等埋首席副校長」奸計,不守委任程序的抗議行動。學生反權威反傳統是社會進步的先鋒,對不公不義勇敢發聲本應受讚,卻橫遭一眾地下黨人親共人士連篇累牘的責駡抵毀抺黑,尤以那三個「高級知識份子」最為可惡,強詞奪理顛倒是非,甚麼「文革紅衛兵」、「小混蛋」等卑鄙言語出之於口,還不以為恥。

港大學生要求與校委會當面對話實屬正常的表達,何暴力之有?與中外史上許多學運相比是小兒科得很。黎廣德先生請李劉盧三教授評價五四運動的「火燒趙家樓」,練乙錚先生也「頌國史三起過激學運」,認為香港學生「冇得比」。令筆者想起中共的祖師爺毛澤東青年時代造反的黑歷史,也可作一比較。

廣告

話說青年毛澤東經歷了1919年五四運動(26歲)、1920年湖南自治運動(27歲)至1921年(28歲)中共創建時步入中國政壇,最終成為中國的混世魔王。在此之前,毛澤東於湖南省立第一師範求學期間,早已參與校內學生運動。事緣校長張干發布《第一師範增補校規條例》,沒收《青年雜誌》,不得發布傳單或匿名揭帖,開除毛澤東為首的十七名學生。毛憤憤不平說:「管天管地,管人拉屎放屁」並寫了「驅張干書」和「退學申請」發起驅校長運動,得到教師的支持準備罷工罷課,湖南省教育廳把張干免職處理。

1918年毛澤東與蔡和森等組織「新民學會」,約有七十餘人,討論國家大事和世界局勢,尋求改造中國的道路和方法。1921年後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和共產主義小組陸續成立,學會才逐漸解散,毛澤東亦轉入中共的籌建活動中。五四運動期間,湖南學生舉行許多活動,演講會,演話劇,懲治奸商,引起督軍張敬堯注意,禁止學生活動。「新民學會」領導學生發動罷學「驅張運動」。毛及學會成員到衡陽請國民黨湘軍總司令出兵支持,張敬堯被逐出長沙。「驅張運動」可說是五四運動在湖南的延續。

廣告

在驅張運動中,毛澤東開始思考湖南建設問題,掀起一場自治運動。毛分別在上海和長沙報刊發表了十多篇文章,包括:《湖南建設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湖南人民的自決》、《絕對贊成「湖南門羅主義」》、《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建設許多的中國從湖南起》、《湘人治湘與湘人自治》等。網上文章《青年毛澤東倡『湖南共和國』》把其主要思想內容歸納如下:

一、廢督裁兵,驅逐軍閥勢力。毛對國內軍閥割據混戰極之厭惡和否定,認為「與湖南文明之創造力為對敵者,軍閥也」,「湖南人不能僅僅滿足於驅張的勝利,應更進一步徹底廢除督軍制度」。

二、實行「湖南門羅主義」。「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是1823年美國門羅總統(James Monroe)在致國會咨文中提出的外交新政策。毛借鏡美國人為擺脫英國與歐洲控制的「門羅主義」推行湖南自治運動,認為「湘人自決主義者,門羅主義者也」。他提出的「湖南省者湖南人之湖南」實是門羅總統「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翻版。

三、建設民治,實現湖南人自決自治。認為軍閥提出的「湘人治湘」是官治,只有「湘人自

治」才是民治,體現主權在民的原則思想雛形。

四、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建設許多中國。全國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由人民建設成二十七個國,實行各省人民自決主義,並提出建立「湖南自治」和「湖南共和國」方案。這是早期中國知識份子借用歐美各國自治主義思想,倡議實現聯邦制,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的史實。

當時省學聯邀請各團體派出代表開會,籌備遊行請願事宜,公推毛澤東為請願書起草人。由報界聯合會、學生聯會、工會、商會和教育會舉行自治運動之各界聯席會議,公舉毛澤東擔任主席。可見當時的毛並非只是紙上談兵,而是具體行動。

青年毛澤東湖南自治的言論令中共誠惶誠恐觸目驚心,建國後不敢在黨史上詳述肯定,筆者當年讀黨史只知一鱗半爪。《青年毛澤東與湖南自治運動初興》一書作者李玉剛驚呼:「其鼓吹之激烈,理念之偏激,情緒之急迫,立論之駁雜是歷史上任何時期所未見。」相比之下,香港的《城邦論》、《本土論》、《港獨論》立論膚淺,謹小慎微,莫塵莫及。

回顧這段歷史可知,年輕人胸懷大志,立足世界,針砭時弊,承擔使命實為人類成長過程中的必然規律,毛澤東也不例外,儘管他後來變成大魔頭。那些地下黨員死忠紅粉,只要看見學生稍微出軌便大驚小怪,語言鎮壓,只准循規蹈矩,不准越雷池半步,是違反自然規律的。

同學們,放手幹吧!他們的老祖宗比你們幹得更勁!!

 

2015年8月9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