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禁披露警資料 私隱專員:網上平台或同涉協助教唆 大律師:以恐懼管治損警民信任

2019/10/27 — 14:32

高等法院日前批出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故意披露警員及其家屬個人資料。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黃繼兒今日(27日)接受電視台訪問時形容,目前「起底」已經「武器化」,臨時禁制令有助私隱專員公署處理情況。不過專門負責人權法及憲法案件的大律師郭憬憲認為,禁制令內容涵蓋警員職銜、姓名等公開資料,市民及新聞工作者對誤墮法網感憂慮實屬合理。

郭憬憲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指,近日不少警員戴口罩執勤,案件提堂時更多次出現控罪書上,律政司以代號隱藏相關警員姓名,加上法庭現就「起底」行為頒布禁制令,做法如同「以恐懼管治市民」,令警民關係更添不信任,「你要有信任,大家先會信警員係做 public good(公眾利益);你做錯我可以 hold you accountable(問責),先可以加強信任。」

郭憬憲:以命令及控制管治已過時

廣告

郭憬憲又形容,近代社會強調「社區警政(community policing)」,60、70年代沿用的「命令及控制(command and control)」已經過時,現時香港警隊返回用恐懼治港,「係違反人類進步方向。」

他又指,法庭可以選擇站在開明的一方,利用法律讓市民互相尊重;也可以選擇以封閉、極權的方式,利用法律建立的恐懼去管治社會。

廣告

律政司及警務處處長日前入禀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士披露與警員「起底」有關的任何個人資料,包括警員及其家人的姓名、職位、住址、社交網絡帳戶名稱、車牌號碼及家人相片等。高等法院周五(25日)緊急開庭進行閉門聆訊,並批出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故意地」作出被禁制行為,即包括使用、發布、傳播或披露警員或其家屬的個人資料,及禁止恐嚇、騷擾、干預警員或其家屬的行為。

律政司及警方原在入禀狀中要求,禁止「非法(unlawfully)披露」行為,但高等法院最終頒布的禁制令內容將被告定為「非法及故意(wilfully)披露」人士。郭憬憲認為,加入「故意」的字眼能收窄涵蓋範圍,如果被告有合理辯解,則不屬違反禁制令。

禁制令涵蓋範圍比私隱條例廣

不過郭憬憲同意,禁制令內容未有明文豁免傳媒,加上禁制令連警員職級、姓名等公開資料亦包括在內,傳媒及一般市民憂慮誤墮法網實屬合理。不過他認為,如禁制令最終連傳媒報道「某人是警察」都禁止,是不切實際的做法。

郭憬憲又指,《私隱條例》只刑事化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而取得個人資料,而有關行為必須導致當事人蒙受金錢損失或心理傷害,但今次禁制令禁止包括純粹發放、威脅、或協助進行上述行為,涵蓋範圍比《私隱條例》廣。

黃繼兒:網上平台或涉協助、教唆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黃繼兒出席無綫電視《講清講楚》時表示,禁制令為公署提提供技術上的幫助,因公署一般難以找出披露資料的網民身份,但禁制令生效後,日後如果有網上平台轉載有關資料,可能同樣觸犯協助或教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