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禁書?禁的是人

2016/1/10 — 18:02

空書架設立於1995年,嵌在德國柏林洪堡大學門前的倍倍爾廣場地面上,是以色列藝術家 Micha Ullman 的作品。旁邊地面上還有一塊牌子,上面鑄有海涅的名言。

空書架設立於1995年,嵌在德國柏林洪堡大學門前的倍倍爾廣場地面上,是以色列藝術家 Micha Ullman 的作品。旁邊地面上還有一塊牌子,上面鑄有海涅的名言。

【文:Joey】

這只是一場前戲,哪裡燒書的地方,最後也將燒人。 海涅 1820

Das war ein Vorspiel nur, dort wo man Bücher verbrennt, verbrennt man am Ende auch Menschen. ~ Heinrich Heine 1820

吳亮星議員在立法會上朗讀流傳 what's app :「五條書局友坐洗頭艇去嫖妓宿娼」,震驚社會。

廣告

屈穎妍在《晴報》連續兩日寫銅鑼灣書局案:「泛民炒作,自製恐怖而已」,「禁書是出版界的偏門」云云。

一唱一和,無需查証,就講到彷彿出事者皆「身有屎」,如斯兩位香島中學畢業校友,倒是合拍。

廣告

其實只不過一間小小書店,說不上什麼「偉大」,可是五名相關人士,前仆後繼失蹤,警方查不出影迹,香港政府不回應交代,還不夠恐怖嗎?!

其中一人瑞典藉,在泰國出現後就冇咗影。另一人持英國護照,人在香港而突然冇返屋企,香港沒有出境紀錄、回鄉咭還在家中,電話和平安 fax 卻指人在中国深圳!如何解釋越境垮境?

若說「自己方法」越境,豈不太侮辱中港邊防人員?! 就連《环球时报》都說「強力部門有辦法繞過法律」,中国外交部大聲疾呼「中国內部事務不容外國干涉」:豈不是默認李波已是人在中国!

瑞典政府關注公民失蹤,英國外相夏文達質詢,中国外交部長王毅強調「首先是中国公民」,完全無視國際關注,引發歐盟極度憂慮,事件演變成國際外交風波!

林屈氏一個女人仔:妳還在道聽「嫖妓宿娼」、途說「禁書是偏門」,將失蹤者人格謀殺,也太低層次太師奶八婆了吧。

何謂「禁書」?屈大媽何以不知:西方天主教會主政之下,哥白尼提出《地動說》,達爾文發表《進化論》,完全顛覆傳統思想,就是禁書。

中國自古以來最著名「禁書」,還數秦始皇:焚書坑儒,加以統一文字,阻壓六國思想文化傳承。

清未民初中國,共產主義就是禁書。

到今天中共主政,自由、民主、反共倒過來成了禁書。

《零八憲章》是中国禁書,劉曉波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共拉了坐牢至今。

《靈山》也是中国禁書,作者高行健,獲諾貝爾文學奬,移居入籍法國。

「禁書」者,有許多可能,不同層次,可以是思想啟蒙,以至開創一個時代。只不過如屈氏所言,中国自游行來香港買「禁書」,落在中国小農 DNA 愚民眼中,「禁書」只是秘聞八卦、市井村言之低等流言,這是中国人的層次問題。

原本出國旅遊,本應是享受假期,增廣見聞。去到中国暴發土豪民眾,卻成了爆買血拼走水貨,淪落至「零负团费」的免費食宿、強逼購物、劏客回佣勾當,也是中国人眼界層次低,只滿足於口腹消費之慾。

以林屈氏有限識見,古典禁書《金瓶梅》也只怕落得「淫書」下場,以為禁書就是龍虎豹、老爺車,誤將「坐洗頭艇嫖妓宿娼」自發連線到「賣禁書都是偏門」,難得《端》傳媒獨家爆料:「書局幕後者經營黃業」,哇,今次仲唔配合得天衣無縫!一見「黃色」,就更加觸動林屈氏道德大媽精神病,追打罵街不意外。

其實,香港法例,沒有「禁書」,最多上淫審處包膠袋啫:何以要跨境擄人、非法禁錮咁大件事呢?事件中最早失蹤者,已遭扣押起過 80 日。而且五名失蹤者包括英國、瑞典公民,歐盟出聲名深表關注、要求交代,中国就變成擄人扣押的政治土匪了!

吳亮星「洗頭艇嫖妓宿娼」,屈穎妍「禁書秘聞撈偏門」,《端》的「書店資金來自經營黃業」,意圖掩蓋外交問題,達到一致效果:道德謀殺,然後禁言滅聲,大家就會覺得「做衰哩咪抵死囉」,「食得咸魚抵得渴」,社會不再追究越境擄拐扣人,就冷漠了。

當世人忘掉這些事的時候,就意味着,這些無法無天的事還會發生。

「邪惡盛行的唯一條件,是善良者的沈默。」艾德蒙.柏克

附註:

上圖中的空書架(Denkmal zur Erinnerung an die Bücherverbrennung)設立於1995年,嵌在德國柏林洪堡大學門前的倍倍爾廣場地面上,是以色列藝術家 Micha Ullman 的作品。旁邊地面上還有一塊牌子,上面鑄有海涅的名言。

1933年5月10日,納粹「褐衫隊」和希特勒青年團的成員,受到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的鼓動,在此舉行焚書儀式,燒毀有關於猶太民族、共產主義以及宣揚自由和民主的超過20000本圖書,其中包括托馬斯·曼、埃里空書架(Denkmal zur Erinnerung an die Bücherverbrennung)設立於1995年,嵌在德國柏林洪堡大學門前的倍倍爾廣場地面上,是以色列藝術家 Micha Ullman 的作品。旁邊地面上還有一塊牌子,上面鑄有海涅的名言。

1933年5月10日,納粹「褐衫隊」和希特勒青年團的成員,受到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的鼓動,在此舉行焚書儀式,燒毀有關於猶太民族、共產主義以及宣揚自由和民主的超過20000本圖書,其中包括托馬斯·曼、埃里希·瑪利亞·雷馬克、海因里希·海涅、卡爾·馬克思和其他許多人的著作。

廣場周圍的建築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大多被摧毀,後來得以重建。每年,洪堡大學的學生在廣場上進行售書以示紀念。

 

作者簡介:作為一個香港人,時刻發揮厚多士精神,生活上眼見怪事、錯事、愈來愈過份,一於插到佢暈!Never be afraid to say what you feel - You can only die onc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