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移交手記(上)

2019/6/7 — 22:44

資料圖片,來源:Francois Van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Francois Van @Unsplash

這些日子不少人從多角度去分析有關《逃犯條例》修訂後,於法理上與生活上各方面的憂慮,不過談到真正逃犯移交當時的情況,可能並不是太多人親眼見過。空中服務員的生涯,就是不論你喜歡不喜歡,總有一些事情會在執勤時發生。我飛了 26 年當然有很多故事,不過這一次就跟大家談談,真正移交逃犯的前線情況是怎樣的。現在回想起來,這是我親歷其境的唯一一次。

千萬不要問我為什麼我會遇上這一次逃犯移交,好坐唔坐要選英國航空、唔見佢搭國泰?請恕我也無能為力去回答這條看似容易其實非常艱深的問題。

許多年前的某天,那時已是在赤鱲角香港國際機場。一如平常,我執勤的航班在起飛前約一個小時多點就需要報到,所有機組人員抵達之後,每個人走到自己負責的機艙廚房,開始做登機前的預備工作,登機前大約 15 分鐘,老總慢慢地走來經濟客位廚房向我們幾個組員講了一番說話,說將會有一個罪犯乘搭這一班機返回英國。空中服務員沒有什麼角色可言,但要在不遠處留意著有關幾隻飛機門的一切。因為航空安全法規要求每一名飛機門都有特定人員負責,如果不幸要展開緊急疏散程序的話,所有安全措施和誰人負責打開某一隻門都是早已指定的,所以不能夠「唔關我事」咁嘅態度。

廣告

然後慢慢地就開始見到十幾二十人進入機艙。在正式登機之前,就要優先處理他們。首先進來的就是警察、然後又有入境處人員、海關和公司代表。那位疑犯是一位香港人,我們被告知他在英國涉及一宗命案。然後不知道幾時潛逃返港,也不知道干犯什麼事,他被拉上了香港的差館,被發現他正被英國通緝。緊隨著港方人員的,是接近十個六呎四的英國人。陪同這個罪犯坐飛機的約六人,其他的英國人就是領事館相關英國部門的駐港工作人員。

由押送疑犯上機,至到完成逃犯的移交,氣氛是非常溫和,大家都好像知道指定步驟的流程。其中令我們幾位組員覺得好特別的,就是雙方都要宣讀一篇文件給罪犯知道,內容大意是疑犯正由一個地區要移交到另一個地區,然後移交雙方的官員各自宣讀了一大堆兩個地區的法例內容。我看見那個疑犯在翻譯之下不斷地點頭,然後才看見港方人員把他的手銬解下,但隨即那幾位英國彪形大漢就把他拉後一兩步,有點嚴肅地在宣讀一篇英文的內容給他。氣氛雖然嚴肅,還是平靜和友善的。我隱約見到之後英方人員就為他鎖再上手銬了。乖乖地坐好之後,我們只需要給他額外的一張氈遮住佢哋對手就好了。

廣告

整個行程裏面,這個人都被這幾位「六呎四」圍著坐,要是他想上廁所也可以,兩個「六呎四」會守在洗手間門口等他。整個歷程都沒有暴力又或者氣氛緊張,航班經歷一半的時候我有機會和其中兩位英國警察打個招呼,問他們是否需要一些飲品或者食品,他們都非常友善地說不用了,我們只可以喝水或者果汁。然後警察都有機會告訴我聽這個人在英國涉及一宗命案,經歷了一些法律程序後,現在要把他帶去英國的法庭。英國的警察先生說,你知道啦,現在處處都要注重人權,我們比犯人還要緊張。他們還打趣地說,英國的某些監獄有時候都被英國的納稅人批評,比頭等機艙還要舒適。某類型的罪犯可能坐監當作度假都不一定呀。

當一個人知道自己會被押解到佢一個似番個人樣嘅國家去面對審訊,當然會比較平靜。押解和移交一個人要出動那麼多的人力物力,背後當然牽涉到非常複雜的法律程序,因為這牽涉這一名人士應有的權利是否得到保護。下一集我就告訴你,當時我哋在飛行往返北京的航線,見到那些大陸非法入境者被遣送的情況,有著天淵之別。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反「送中」大遊行
2019 年 6 月 9日(星期日)
下午 2:30
維園草地 遊行至 立法會

#反送中 #69遊行 #反抗 #撤
#維園草地出發 #記得帶水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