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程介明為陳文敏抱不平 雷鼎鳴暗諷陳文敏沒出息

2015/2/6 — 17:57

《文匯報》引述政府密件攻擊前港大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事件繼續發酵。前港大副校長、港大教育學院講座教授程介明,與科大經濟系教授雷鼎鳴,今日分別就事件撰文。程介明批評左報的攻擊不顧事實,雷鼎鳴則指大學高層不應在公眾事務上有太強意見,以免「禍及」校方。

程介明今在《信報》撰文〈奇怪的政治推理〉,形容將法律學院為「搞政治」之地,對學者而言是侮辱:「因為出了佔中領袖,就認為法律學院的人都在搞政治,對於法律學院的學者很不公平,也是一種侮辱」。

學術研究就是講究探索、實驗、辯論,不會事事講究「正確」。學者們不必擔心學術以外的風險,這是學術自由的根本。…有沒有想過,在中國國土上難得出現的、經過歷史考驗、蜚聲國際的法律學術機構,現在為了一時的政治需要,靠簡單的推理,帶着純粹的政治眼鏡,不顧事實,也不顧香港的現實社會和文化,就要把她抹黑?單靠幾篇評論和文章,一位受尊敬的學者就會變成敵對的人物?假如期望陳文敏因此就改變立場?難道期望香港人也群起而攻之?

廣告

程介明強調,陳文敏作為法律學院院長的業績,有目共睹,他的政治立場與政治生活,不應成為評鑑他院長表現的指標。程又指出,陳文敏任內一直致力為內地法律界人士提供普通法培訓,「他是誠心誠意以自己的專長,貢獻給國家的發展。難道說他不愛國?難道因為他對於香港的政制有自己的看法,就把他推到敵對的一面?」

廣告

雷鼎鳴在晴報發表文章〈政治活躍分子當大學高層?〉則認為,學者可以評論時政,但不應視為學術活動一部分,「一遇到別人的批評便說以學術自己(由)作護身符,這是沒有出息的行徑」。雷鼎鳴又認為,學者要評論,「前提是它們不應是違法的或是不符合道德的」。

就算有政府中人反對某些學者的意見,只要沒有得到校方的合作向當事人施壓,也不能說成是有干預學術自由。每名學者發表的言論都應經過深思熟慮,若沒有能力捍衞自己觀點的,根本便不應發表,一遇到別人的批評便說以學術自由作護身符,這是沒有出息的行徑。

雷鼎鳴又認為,學界領導層與一般學者不一樣,居行政要職的人士為免「禍及」校方,不應在公眾事務上有太強的意見。

在敏感的議題中,總有可能有人不同意,甚至遷怒校方,我們應自負言責,不應「禍及」校方。若此種事情出現,一般教授還可容易化解壓力,但若是校方高層有(直)接涉入其中,則頗有不利。另一原因是身居高位的管理層大多手握權力,若有關公眾事務的意見太強,就算他們行事公正,也難保其下屬不放心。

雷鼎鳴又指出,公眾亦曾因為嶺大校長鄭國漢及公大校長黃玉山的政治背景而質疑他們,並無考慮到他們在學術上也是成績卓越,「香港的評論人很多都抱有雙重標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