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程翔看學聯不出席今年六四悼念

2015/4/29 — 12:29

程翔。圖:Una So

程翔。圖:Una So

學聯日前發表聲明,決定今年將不會以學聯名義出席支聯會所舉辦的六四悼念活動,將會是發生六四屠城的26年以來,學聯首次的缺席,不少人對這消息感到驚訝及無奈。

流動民主課室於八大院校舉辦的民主發展論壇,資深傳媒人程翔被邀作演講嘉賓。會後筆者就著事件,詢問前輩看法。

對於香港是中國唯一仍能公開悼念六四、聲討屠城責任的地方,程翔表示,廿多年來的六四悼念集會,無可否認是許多年輕人的政治啟蒙。

廣告

「燭光晚會喚醒了幾代的年輕人,相信他們很多人在小時候,爸爸媽媽都有帶他們去燭光晚會。」他說。「相信包括學聯,甚至現在說不參加六四或退聯的那些人,可能在成長過程中都有參加過六四(晚會)。希望他們不要忘記他們自已的啓蒙。燭光晚會對年青人接觸政治,是一個很重要的啓蒙過程。」

「希望他們能夠想想:儘管你思想上有變化,不喜歡『中華膠』、想跟中國割裂都都好,都要承認這啓蒙過程對全香港年青人來說是很重要。」

廣告

而導致今次決定的是燭光集會其中的一個訴求:「建設民主中國」。 據《蘋果日報》報道,剛退出學聯的浸大學生會不滿這個口號,認為支聯會將六四屠城悲劇化,是唯一一間反對出席集會的大專學生會。

筆者認為,真普選背後的意義是公民覺醒,在追求民主道路上有命運自主的選擇權,與整體中國走向民主化不單並無抵觸,更是不可或缺。通過什麼方法達至香港和中國都有真民主的理想,仍有待人民摸索、抗爭,這亦是放諸各地民主化必經之路。

六四屠城,正是由於內地人民渴求民主自由、發聲抗爭,觸動政權神經而發生的。六四仍未平反、公義仍未彰顯,當年民運背後的核心,不是跟雨傘運動、爭取真普選的精神,一脈相承嗎?既然我們不能忘記政府向市民施放87枚摧淚彈的痛,又怎能覺得繼續悼念尚未平反的歷史傷口「無用」及「無謂」、指責集會不能正面帶出抗爭精神?與內地同樣渴望民主的人斷絕接觸、拒絕同氣連枝,是沒認清其實大家要面對的極權只有一個、要打的「大佬」亦只有一個。或有人對於如何悼念有異議,這並不是問題,但是要認清事實。

程翔認為,學聯今次的公開聲明,會對部份人的看法造成影嚮。他指,香港並不能獨善其身,從此走向與中國決裂的路,中國的民主走向,仍然會深深影嚮香港。

「如果是沒法跟中國分割的,你始終要去面對中國和中國民主化。不是說你要如何推動中國民主化,而是香港不能獨善其身。香港是無可能獨善其身的。現在好像築牆把香港和大陸割裂起來,根本是沒可能的事。如不能獨善其身的話,那邊發生的事,必會影嚮香港。」他說。

「那邊向好發展,會影嚮香港;那邊向壞發展,同樣會影嚮香港,這是不能割裂的。」程翔說。「我覺得與其是這樣的話,倒不如大家勇敢地承擔起民族的責任。」

對於今次這個決定,發生於學聯正面對退聯潮直捲各大專院校之時,程翔認為,並不排除有人、甚至或有左派的人在裡面「搞分裂」的可能性。
「冇法子,只有等佢發生。」他說。不過,程翔對學聯現今的景況,並不過於擔心,相信要順其自然,改變是會發生,但民主抗爭,並不單單繫於學聯。「學聯可能不再成為一股力量,但可能有其他的。傘後這麼多組織,會有很多新組織可能會上來。」

由於浸大現已退聯,下周六學聯會議,可能會再就是否參加集會的決定,再作出檢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