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究竟什麼是記者 — 記者作為身份,還是志業

2015/10/20 — 9:22

【文:朝雲】

我在嶺大撩事鬥非,節外生枝,打擾學生行動,謹先向學生由衷道歉。

畢竟有人誤會我是網媒記者,為免連累別人,容我交代。

廣告

我不是記者,已曾多番解釋,不贅: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480967518708865&id=100003868649005

廣告

(後來立場重生,僅破例受一次訪問)

我專注於記錄社會運動,也參與抗爭。本來只拍照,後因機緣巧合,訪問一婆婆,發覺有文字配圖,影響力更大,遂進而加插訪問和報道。

多在前線,讓我深明記者是一份專業,從不敢妄稱記者自居;而且我有立場,參與抗爭,不欲拿記者證以圖苟免保身。

「您好,我唔係任何報館嘅記者。我係一個獨立攝影師,會放相上facebook做圖片故事。」

屈駕受訪的朋友,應該都聽過以上對白。因為說過N次,背熟了。嶺大一校董問我身份,我亦如是告之。

我在踐行的經驗中,一直明白外行的不足,素自知檢點,有所進退。茲列如下:

一、盡量不麻煩受訪者。「轉型」之初,已不揣冒昧,訪問報界有名的前輩,他暗示我未睇哂他的文章便發問。自此反省良久,及後有少少改進。

二、凡預先安排的採訪環節,都盡量不搶位置扑咪,不搶正面位置拍照,免妨礙正職記者。在嶺南大學,校方首次與學生見面,我選擇蹲在右邊石柱後,拍不到所有人物,只有過肩鏡頭(下圖)。最近黃之鋒申請覆核,大媒都拍到正面,而我只拍側面,皆出此考量。

我理解正職記者要拍「乾淨相」交差,但我不需要。已經不止一位網民,問我的相片錄像,何以有太多人頭在前,但我不介意。拙作從無法企及大媒,敝帚自珍,不繫於懷。

三、盡量不搶發問。最近訪問李柱銘,我是等到所有大媒都問過後,李先生離開前才問。凡大媒在場,而時間許可,我都盡量留到最後才問。

四、盡量不開罪記者。即使我的政見,使我非常不同意TVB。但在傘運,有些朋友憎惡TVB,去到阻擋攝影師。出於新聞自由,也曾試規勸;只要記者有禮貌地請我讓位,我都會讓。有禮貌的記者清楚。

***

白天在嶺大,學生已曾請記者騰出空間,讓學生和校董對談,但兩個攝記為首拒絕。學生問「點解要學生讓記者,唔係記者讓學生」,我頻頻點頭退後,但記者不為所動;到得學生另闢旁邊的空地對話,二人又要求學生坐下,遷就他們拍照。

第三次,輪到我在混亂的情況下,站在他們前面(上圖)。兩人之一,謂我既非記者,又非學生,不應在那兒迫到他們。

我的確不是學生。學生為理想而有量;但我是粗人,我不再忍。

這種事究非首次,屢屢發生。例如學生在禮賓府,攝記對學生吆吆喝喝,態度惡劣。因為他們要拍發言的學生領袖,要其他學生讓路走位,遷就他們拍「乾淨相」。

過去我也顧慮過「民主大業」,亦非當事人,事不關己,遂息事寧人,自忖可鄙。但既已發火,得罪很多人,倒不如直言以陳。

於公,我認為記者應盡力求真。新聞的對象願意協調,配合採訪,最好不過。但不應為了自己的採攝,而去到為難對方。

於私,沒有記者證的我,被保安、「大會」、「主辦單位」逗過無數次,趕過無數次。但被「記者」逗我沒有記者身份,還是第一次。

我不是記者,但我自視在從事志業。如再有「記者」以保安的心態,質疑我的身份和存在,欲藉此趕走我。我不會隱忍,一定奉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