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究竟六四是受難節還是端午節?

2016/6/4 — 17:51

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對於「應不應該悼念六四」的問題,我有幾點愚見想表達:

一、「悼念」從來都是我們作為基督徒的專業。基督徒是「悼念專家」,我們在這二千多年一直毫不間斷地悼念一件事。因此,基督徒可算是地球上最清楚何謂「悼念」的人,以及最明白甚麼是悼念、甚麼不是悼念的人。

二、我們有「悼念的神學」——受難節是我們「悼念的神學」。以耶穌釘十架作例,受難節從來都不是純粹的儀式。或者說,節期(Fest)本身的意義不是儀式。節期是時間與永恆的重疊:我們雖然仍然處於時間線的時間 (chronos),卻透過節期來與歷久常新的時間(Kairos)接軌。因此,受難節不是回到二千年前的十字架,而是讓二千年前的十字架成為我們當下的反省與力量。所以,節期不只是純粹回到過去,而是具有實在、現在的力量。節期的重點是現在。

廣告

三、因此,六四的意義不在於一九八九,而是現在仍然存在的邪惡政權。因此,誰將自己的頭埋在一九八九,誰就沒有真正面對當下的困境,他就錯誤理解悼念的意義。他只是「純粹的掉念」。所謂「純粹的掉念」,就是沒有現在的「掉念」——我沒有打錯字,它是「掉念」,因為它處於被拋棄的過去,卻沒有面對更重要的現在與將來。所謂「過去已經過去」——這句話說對了一半——因為過去的價值在於現在與將來。「沒有現在與將來的過去」是「已過去的過去」。

四、不過,可怕的是,這種沒有現在的過去可以被隱藏,成為一種表面的、僞裝的、虛假的現在。這正是現今年青人討厭悼念六四的原因。六四成為了端午節。「端午節的六四」是一種僞裝活在當下的悼念。明明這悼念沒有現在,卻勉強以虛假的形式假裝活在當下。這是非常可怕的事。屈原的死成為了公衆假期,並且以吃粽、龍舟等儀式象徵屈原的死,朝廷的腐敗和昏庸卻默默地接受。

廣告

五、因此,假如下一代沒有悼念六四的念頭,問題不在於他們,而是作為上一代的我們沒有將過去成為現在。悼念從來都不是命令——任何人回應耶穌「為的是記念我」的命令,誰就本身已經處於與耶穌基督現存的關係中。沒有人真正命令另一個人記念。記念與否沒有道德的判決。

六、我仍然會悼念六四。不過,比較過去與將來,若真的要取捨,我還是說將來更重要。若有人忘掉六四,卻沒有忘掉中國的不義,我會說,這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或者說,這只是一種技術性問題——因為他/她誤解了悼念的意義,他/她低估了悼念對現在與將來的力量。更重要的:他/她忘卻自己除了是上一代的繼承者,更是下一代的承傳者。他/她沒有好好以過去塑造出將來更大的力量。

七、對於這班面對現在的人,我覺得,最可怕的是流着眼淚把六四變成端午節的人。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