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究竟要「自我感覺」多良好 方可以說得出「今天沒有輸」這句話?

2017/12/18 — 14:05

2017年12月11日晚上,多名非建制派人士,包括多名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外紮營,反對守改議事規則。

2017年12月11日晚上,多名非建制派人士,包括多名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外紮營,反對守改議事規則。

【文:莫哲暐】

建制威權派竄改《議事規則》,贏了大仗。民主派召集人 Charles Mok 莫乃光 議員說:「今天沒有輸」,又說將來要「百倍奉還」。

究竟要「自我感覺」多良好,方可以說得出「今天沒有輸」這句話?這不是修辭問題,而是缺乏反省能力。而不懂得反省,就不可能走下去。就像在戰役中,士兵已經被打至七零八落,將軍帶著餘部逃走,人人蓬頭垢面。然後將軍豪言說:「我們沒有輸」。士兵聽見,不會覺得振奮,只會覺得可笑。一場戰役敗陣,不代表就是全盤失敗。但假若不承認戰役失敗,就不可能反省過錯,繼而無法重整旗鼓。不承認戰役失敗,就是全盤失敗的開始。

廣告

請好好記住你自己說的這句話:「百倍奉還」。說得出這句話,應該代表已經認清建制威權派是要反擊的敵人,而不是「溝通」、妥協的對象吧?假若兩三星期後,我們又見到你們和建制威權派眉來眼去、談笑風生時,應該要如何解讀?「政治是妥協的藝術」,這句話在香港已經講到爛,爛透頂。妥協的從來只有是民主派,而且是被迫妥協的,建制威權派曾幾何時真真正正妥協過一次?權力關係完全不平等,民主派憑甚麼講妥協?所謂「 The Professionals Guild 專業議政 」,就是幾個功能界別選出來的民主派議員組成聯盟,過去一年來站在妥協「溝通」最前線。「百倍奉還」,這是你說的。

另外,要談一下 Alvin Yeung 楊岳橋 議員。當選以來,不斷用「搞笑」、「賣萌」去「呃like」、建立形象,或許無可厚非。但在重要關頭,卻竟然仍視抗爭為玩樂:紮營當旅行,「必死的覺悟」當soundbite,「呃like」最實際,不斷挫敗士氣。明明是反抗的關鍵時刻,卻frame成為遊樂。這不是mobilize,而是demobilize。說是「不負責任」,已經是understatement。我其實很早已經想問一句:玩夠未?

廣告

就此絕望,或許是不對的。但繼續兜售膚淺的希望,也只是自欺欺人。常常說:「不是因為見到希望才堅持下去,而是因為堅持下去才見到希望」,重點是真正在「堅持」,而「堅持」不是「死雞撐飯蓋」。如果無行動去承托,無反省失敗,無深思熟慮過要如何走下去,只不斷叫「不要灰心」、「懷抱希望」,其實只是聊以自慰,待自己心裡過得好一點。 邵家臻 議員說自己被抬走,感到「無限光榮」。這只是你自己的光榮,不是香港人的光榮。

雖然有點馬後砲,但我無法同意「反偷懶」這句口號。我明白這口號是為了鼓動「一般市民」的情緒,希望能動員更多人。但這句口號明顯模糊了焦點。竄改《議事規則》和「保皇黨偷懶」無大關係,重點從來都應該是如此竄改,將打擊、削弱、取消立法會僅餘的職權,貶損議會尊嚴,趨向獨裁政治。還有一班民主派議員自己撕毀《議事規則》。明明這是攻防戰,民主派是要守住《規則》,現在卻自己撕毀《規則》。行動可以是symbolic的,但這個行動所symbolize的,究竟如何與守護《議事規則》扣連?我想不通。

三年前,我曾經草擬過一篇文章,提議民主派總辭,但最後按下無post出來。因為我想不通究竟是否有效。總辭要有效,就必須不再參選。而且不是某黨不再參選,而是整個陣營不再參選。換句話而言,就是全面杯葛立法會,不再視其為legitimate的institution。假若辭了再參選,其實無意義。杯葛立法會後,建制威權派就會全面控制議會,繼而徹底「人大化」。香港人可能便會起來反抗。但,其實我對香港人無信心。大部分香港人可能一開始會覺得憤怒,但很快就會回復「正常」,接納獨裁的事實。而政權也會趁機武裝升級,激進抗爭不會因此容易了。可能你會說:國際社會會譴責,外國企業會撤資,將迫使港府北京讓步。但,大家真的對國際社會和商家如此信任?當今世界,無人會和中國作對。如果你以為Trump在Twitter鬧鬧中國就等於會關心香港的民主,或許有點太天真。而外國企業絕對不會介意世上多了一個星加坡。所以總辭論,在我看來還是「冒進」。當然,可能是我對香港人太無信心,可能我是錯的。

最後不得不談一下建制威權派。他們當中確實有幾個說話是比較動聽的,例如石禮謙。但我們必須記住:開明專制(benevolent autocracy),仍然是專制,本質上無分別的。最醜陋的是 陳克勤 ,擺出一副洋洋得意的嘴臉,自以為很醒目,簡直面目可憎。最後,我建議大家重溫 謝偉俊 最後的發言。這段發言,TVB不會播出來的,因為「出唔到街」,會戳破建制威權派「理性」的面具。在發言時,謝根本是語無倫次,猶如爛仔罵街。應該要share給那些自命理性、反對拉布的中產看:這就是你們的代言人。

(順帶提一提另一件事:港大候任校長張大學者說六四乃「an unfortunate event」,這是垃圾級答案。侮辱死者,把爭取政治改革和國家流血鎮壓化為「幸與不幸」的「事件」。港大和中大,也將會由這類滑頭機會主義者領導。)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