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穿上洋服掛上笑臉 打著民族旗號的野蠻

2017/4/2 — 10:22

資料圖片:張曉明 (無綫新聞截圖)

資料圖片:張曉明 (無綫新聞截圖)

// ... 張曉明表示,對於公開宣稱成立以港獨為宗旨的政黨,回應容不得半點模糊。他稱,因為這是遠遠超出言論自由、觸及「一國兩制」底線、損害國家主權及安全以及香港市民根本利益。

張曉明指,不能因為港獨不可能成事就姑息,關鍵在於是否實施違反法律行為,會否造成社會危害。他強調,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一定要講原則、講底線,絕不能「養癰為患」,相信政府一定會依法處理 ... //

《明報》2016年3月31日報道

去年今日貼此文,重讀仍覺意念真。

"言論自由要得到當權者的姑息才可以有"、"某些反對派人士還可以存在代表了當權政府的寛大 ",這都是這一位中聯辦主任的 quotable quotes 要傳遞的意思。

廣告

這些說法及觀念背後反映了的野蠻,不是看此人身上穿上了洋服,臉上掛裝上了笑容便可以掩蓋得了的。

我不會否認我原來是支持九七回歸的,我就是民主回歸派。
到今天,我也不會否認及掩飾我越來越緬懷九七年前那段日子。

廣告

六十年代至九七年那段時間,殖民地管治下的香港,政治似是由野蠻走向初步的文明;
九七回歸到今天20年了,五星旗下的特區香港,政治卻彷彿由初步的文明倒退回野蠻。
香港人甚至可能需要面對比殖民地時代更野蠻的政治前景。

今天這種野蠻不是由一個外來的殖民地主義政權強加於在香港人身上的,而是由一個打着平等共和旗號的政權,以民族、同胞、復興、繁榮這些口號包裝著,要香港人無條件地接受。

野蠻政治,不只是殖民地主義者及法西斯的專利。
打著民族主義旗號的野蠻,有時可以比任何野蠻都更野蠻。

申報:我不是支持香港民族黨,但我更反對以民族主義包裝的獨裁。

去年咁寫

言論自由有甚麼底線?
有甚麼需要政府姑息?
香港民族黨有多可怕?
中國共產黨有幾威猛?

香港有一小群年輕人,聲稱因為不滿中共在港推行「殖民」統治,施行「暴政」,要成立一個叫「香港民族黨」的組織,說要推動香港「民族獨立」,要參與9月的立法會選舉。

香港人算不算是一個民族?看來同意的人不會太多。中共是不是在香港推行殖民統治?又是否在行暴政?這些問題的答案可以人言人殊。如果說,粗暴干涉基本法承諾了的港人治港範圍也算是暴政,那就不容爭辯了。但如果說,直接侵害港人的人身自由,或嚴刑峻法才算是暴政,那就可以說「還未至於」。香港又是否有獨立的條件?有懷疑的人可能更多。

可以說,這些都是很有爭議的問題。討論一下總可以吧!況且,有一些比較偏鋒的政治傾向與行為也是開放社會的正常現象。但現在中央府與特區政府竟然強烈回應。拒絕其註冊之餘,還要動員官方媒體、中聯辦主任、人大政協出來高調聲討,律政司長還要說不排除法律行動。真的要這麼嚴重嗎?這是缺乏自信還是心中有鬼?

其實,這一類訴諸小眾的獨立主張,可以說是正常的政治生活的一部份,很多地方都有。只要以平常心視之,只要政府能夠做好本分,只要施政能夠有成效,滿足到人民的願望,又何須大聲夾惡。

美國有個「獨立黨」,英國也有個「獨立黨」。他們的名字都是清清楚楚的用上「獨立」這個字(英文是independent ),但他們都不是真的要獨立割離於其主權國。美國的獨立黨是要在民主黨及共和黨兩黨之外推動第三個主流政黨,以抗衡被兩個主流政黨主導了所有政治議題的論述,這個成立十載美國獨立黨,在參議院及眾議院都未能取得議席。只能在地方議會取得零零星星的支持。

英國的獨立黨現時在英國的上下議院都有議席。但這政黨不是要爭取某一個族群或某一個地域的脫英獨立,而是要推動英國脫離歐洲,脫離歐盟,走「大英聯合王國」獨立的政治及政策路線。

不過,在現時大英帝國版圖內的蘇格蘭也有一個蘇格蘭民族黨,長期推動蘇格蘭獨立運動,甚至爭取到在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雖然獨立公投失敗,蘇格蘭仍然留在英國版圖之內,但仍然爭取到更大的自治空間。公投之後,蘇格蘭民族黨在蘇格蘭議會取得了多數議席,成為蘇格蘭聯邦的執政黨。

在美國阿拉斯加也有一個阿拉斯加獨立黨。開宗明義就是要爭取阿拉斯加州脫離美國獨立。現時阿拉斯加47萬多登記選民中,約有1.3萬是這個政黨的支持者,只佔總人口的百之二,但在州議會中也是第三大黨。美國聯邦政府卻沒有說要取締這個政黨,也沒有說要檢控這個政黨的領導人,更沒有厲言恐嚇這個政黨。阿拉斯加也沒有獨立。

在日本的沖繩島,獨立運動在70年代便已經開始。其中一個叫琉球獨立運動,長期尋求脫離日本。這個運動的其中一批最主要支持者,正是在當地生活的華僑,為這個獨立運動提供了不少資金。他們也有不少經常與中共眉來眼去。近年更有人打正旗號組成琉球獨立黨,參加冲繩縣知事的選舉。日本政府對這個運動保持長期的監視,但也不至於亮出國家機器來鎮壓。

在日本的北海道,也有一個「阿伊努人獨立運動」,認為北海道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島嶼,與大和民族的「和人」無關。日本本土人士也用帶有貶意的「蝦夷人」來稱呼北海道的原住民。北海道原住民佔日本總人口百分之4.5,但日本政府的公共建設開支中用於北海道的佔了十分之一。很明顯,是希望用促進融合的手段來消弭獨立意識,而不是靠惡靠打壓。

除此之外,在歐洲,各種形式的自治運動及獨立訴求從來沒有停止過。一方面歐盟在推動歐洲一體化;另一方面,歐洲各地都有各種零星的族群或地域性的獨立運動。除非是一些涉及暴力行為及以恐怖主義手段的組織,例如在西班牙巴斯克分離運動中的組織「埃塔」,歐洲各國政府對這些獨立運動及政黨根本無須喊打喊殺。

政府做好本分,人民自然懂得作選擇。只有獨裁政權,才會害怕讓人民作選擇。中國共產黨如果真的是這麼威猛,又何須事事靠惡靠大聲靠權力機器?

現在,只是幾個年輕人出來挑戰一下既有觀點,人數不多,也沒有槍沒有炮,也不是採取恐怖手段,施政者如果稍有自信,又怕他們甚麼?難道他們真的可以在議會取得壓倒性優勢?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说這「超越了言論自由的底線」,又說「絕不姑息」,這樣的話根本毫無意義。

在自由法治的社會,只要不是造謠誹謗,不涉歧視侮辱,不發放虛假消息,言論自由便再沒有其他底線。在政治爭議上更應是如此,沒有甚麼是需要政府姑息的。現在先是不讓這個組織註冊、然後高調譴責、大聲夾惡、還說要追究法律責任,這樣的回應,正好反映問題不在這個「香港民族黨」,而在於當權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