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突然變得無比重要的九西補選

2018/11/17 — 12:38

2018年11月16日 李卓人於油麻地的造勢大會

2018年11月16日 李卓人於油麻地的造勢大會

每一次選舉都是針對當權者的公投 — 黃毓民,2010年。

我記得黃之鋒好像說過,2010 年的五區公投,是對他重要的政治啟蒙之一。當特區政府屢屢曲解甚至漠視民意調查的結果,選舉就是唯一能夠彰顯真正民意的變相公投。業已退出政壇的黃毓民,對於 11 月 25 日的九龍西補選,聲稱要「不參選、不助選、不投票」,他的取態如何或許已經不值討論,但看著他的一眾宵小,在網上不遺餘力地鼓吹選舉無用論,使我還是忍不住要搬出當年黃氏(黃毓民)的「聖訓」來對照一下。然而,因為發生了中美貿易戰,比起 3 月那次 4 個議席的補選,這次九龍西單單一席的選舉結果,卻可能是一次牽繫全香港人身家性命的變相公投。

尤其美國國會在日前收到「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提交的年度報告,當中建議美國商務部檢視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的政策。人家這個委員會,組成的 12 人由民主共和兩黨及獨立人士平分秋色,報告中對香港以至中國的結論,可不是一黨一派的一家之言,對中國強硬的態度,並非兩黨惡鬥下的口號政治,而是朝野共識。再加上中期選舉的結果,由於民主黨掌控眾議院,而眾議院又手握預算的提案和否決權,「當奴侵」在推動對內的經濟政策寸步難行之際,在總統可以全權主管外交的體制中,對中國只會更為兇狠,以鞏固民粹的支持。再者,共和黨擴大了在參議院的優勢,而參議院主管人事任免,侵侵在選舉結果一出爐即怒炒司法部長,可以預見內閣官員若不緊跟他的鷹派路線,立即冇得留低,美國官員面對中共時的氣焰只有更盛。就算在 11 月底侵習再會達成某程度的停火協議,侵侵必定會另覓藉口再向中國尋釁滋事,範圍不會限於經濟領域,就如副總統彭斯在剛完結的東盟會議上發言指明,美國不會容許「某個國家」在南中國海進行「帝國式擴張」 。

廣告

在中美步入新冷戰的國際形勢下,林鄭政府在過去半年對香港人權和自由的種種壓制,現在全部成為美國的口實,但林鄭政府卻仍然而一副共幹口吻回應,指有關報告是「干涉別國內政」 — 人家怎樣看待你,正是人家的內政耶。然後林鄭還要親自走出來,用教訓人的語氣說美國如果動香港就是損人又損己,而非有求於人更加要說話和氣。特區政府不以香港利益為依歸是不說自明的事實,但要系統性說明這種現象,我會稱呼林鄭政府的思維是「邀功體制」下的產物。政府的一言一行,背後的計算從來不是香港民意的反應,而是中央的認可;說得在簡單一點,林鄭公開說的每一句說話,從來不是說給香港人聽,而是講給領導人聽。她與梁振英有所不同:689 是欺上瞞下,行事先斬後奏,以政治正確自居逼迫中央就其乖悖行徑背書;777 卻是渴望讚賞的乖學生,吩咐下來的事,做足之餘還要想盡辦法 value add,沒有吩咐的事也要率先行動為主分憂,民族黨和馬凱事件皆是例證 — 由北京到西環沒有人會知道社團條例可以如此這般被應用,同時也不可能有任何一個京官會留意住某人的工作簽證何時到期。所以,在香港置身於貿易戰甚至新冷戰的陰霾下,林鄭政府不會想到以香港的獨特性在兩國摩擦時發揮緩衝和斡旋的作用,而是盤算如何向中央上繳香港的儲備來邀功。結果我們已經見到陳茂波無端端伸個頭出來,要利用香港財政儲備投資一帶一路項目,更惡毒的有任志剛,身任金管局總裁的時候信誓旦旦要守衛聯繫匯率,現在卻放話試水溫要港元跟人民幣掛鉤,一旦成事,一直用以維繫聯繫匯率的外匯儲備,自然可以順勢上繳中央,為國家頂住不斷貶值的人民幣匯價。然則香港庫房清空,沒有外匯在手,香港的經濟可有明天?樓市股市焉有翻身之日?

說我在危言聳聽的人,請問在半年前會否想到有中美貿易戰這回事?在一星期前可會預計到西方國家真的會不再認同香港有一國兩制?在「邀功體制」之下,貿易戰絕對會加速林鄭在任期內將香港所有儲備上繳中央,尤其當林鄭因為山竹一役弄得全民憤怒,又不惜親自披甲上陣硬推萬億倒錢落海的「明日大嶼」計劃,民意原來都不會反彈,建制派都可以順利在九西補選中勝出的話,如此選舉結果則等同宣佈林鄭不必為施政面對一絲後果,林鄭政府變本加厲賣港邀功自不待言。

廣告

我不是說選一個李卓人入去立法會就可以保住財政儲備,而是選舉結果本身可以稍稍拖延林鄭上繳儲備的時序。在這個局面之下,李卓人的缺點反而可以達到效果 — 一個上次已經選輸了現在卻又跨區翻兜的泛民廢老,面對建制派形式的政治素人 + 小花(事實上是今日黃花)package,再加上啟動了馮檢基 plan B 刺客模式,都可以在九西復仇翻盤,那只能解釋為民意透過補選對林鄭作出不信任投票。建制派在「邀功體制」當中,要邀功就必須要贏選舉,建制派如未能在九西連勝,發覺民意仍未到予取予攜的地步,而不足一年就要面對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就仍然需要在民生問題上向政府擺出施壓的姿態,這就是反對派在這場補選得到勝利所能換取的操作空間。

正好當民主派在傘後無法提出落實雙普選的願景或路線圖,倒不如將「守護香港財富」作為短期目標和最高綱領。短期內反對派無法阻止林鄭以「投資未來」為藉口倒錢落海,那不妨以「投資現在」的口號來回敬,以民生需要反制林鄭的民粹語言。與其擔心香港人未來冇屋住,如果香港的公營醫療系統仍然停留在第三世界層次,各項專科排期要等兩三年,在雙非孕婦壓力已經大減的情況下仍然不時發生關於孕婦生產的醫療事故,市民哪有命等到你搞完「明日大嶼」?反對派除了要求立即庫房全開灌水入醫療系統,還要考慮在派錢的問題上統一意見,畢竟部份泛民之前反對預算案派錢,是因為仍然相信政府的財政紀律,但自「明日大嶼」推出,對這固有幻想還不幻滅的話,應可視之為白痴。再進一步,要保住儲備,就要有財政預算案的否決權,2020 立法會選舉再搞風雲計劃就有了實質的目標和意義。反對派甚至可以向林鄭挑戰,要求林鄭要與換屆立法會的多數派協商財政司司長人選,逼使政府在沒有普選的情況局部下放權力,以求在困局重重中實現民主運動的部份目標。當然要反對派整合從來都是難事,可能又要從頭再搞N次商討日,又或要李柱銘出來像當年一樣搞武林大會,但如果這次補選反對派敗下來,上面的論述就連空想也算不上,所有事情根本無從說起。

所以說,香港所有人的財富,這次得靠九龍西的選民來守護,最低限度,如果你不想林鄭邀功,而是希望見到陳凱欣入中聯辦打屁股,馮檢基因任務不成收不到尾數,這一票依然大有價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