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窮得只有中國人身分

2016/9/30 — 17:25


作者在前年十月一日經過銅鑼灣佔領區後,到一間茶餐廳進食。(資料圖片)


作者在前年十月一日經過銅鑼灣佔領區後,到一間茶餐廳進食。(資料圖片)

【文:何志興】

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我首次到銅鑼灣佔領區。

午後到了時代廣場側一茶餐廳進食,坐下叫了東西,未幾,便留意到一位六七十歲獨自坐在我右前方的大叔。

廣告

大叔的小圓枱放了燒味一兩碟,一支大啤。他喝一口酒吃一塊肉一邊大聲七字粗口謾駡佔領者;責其不知感謝國家還霸住馬路阻人返工搵食,聲色俱厲狀如碰見殺父仇人。

大叔可能是熟客,兩三也是大叔年紀的侍應站在枱邊為他叫好,他們附和一兩句時駡人的更得意洋洋,駡得更起勁 ....

廣告

餐廳內人不多我句句聽得清楚。

我邊吃邊想,佔據馬路阻塞交通確是該駡該鎖,但是甚麼令這人駡得這麼盡情和興起?

我再觀察他的一身打扮和行為用語,大叔應是低下層勞工,由於學識有限,他可能一生人奔波勞碌受盡老闆及工頭氣而怨恨難消,在處處受抯之下,唯一能使他自豪的,就只有那個「中國人」身分。

為何自豪?這些年來中共強力吹噓「強國」形象,作為「中國人」該與有榮焉!

自覺或不自覺,把自己的「中國人」身分投射到「強國」上而使自己也變得強起來還不是最方便,最不用思索!

這種個人不能獨立的心理障礙和移情作用,看似複雜,但對很多人來說可就是這般簡單。由於強國就是他,他就是強國;駡強國,責難中共,反對政府攪攪震的,豈不即是駡他,豈不是漢奸賣國賊和其殺父仇人不成!

當然,我不是針對這大叔般的勞動階級。比起李嘉誠和四叔,老實誠㦝工作掙生活的他們才是生活中真正的強者,我且一向敬重。

我説的是那些思考能力有限和欠缺獨立人格的「中國人」,變得如此是其個人問題,與其教育程度社會地位階層無關。

正如很多高收入移民到外國的成功「中國人」,叛了國卻溶不入當地社會,不了解人家政治制度和文化優點卻想起「中國」來,到時到候還是要拿支五星紅旗出來喧暄嚷嚷歡迎總理到訪,或是在羣組內把那些冒充某某名人寫的白痴五毛文章傳來傳去,以證自己「愛國」,亦即很愛自己。

這些窮得只剰下「中國人」身分的所謂中國人,香港以至全世界,實在為數不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