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場新聞敗部復活之後

2015/1/3 — 22:02

12月30日,網上媒體《立場新聞》網站正式開張。7月26日因「恐懼」和「誤判」而突然關閉《主場新聞》的創辦人蔡東豪先生,決定在「雨傘運動」告一段落後捲土重來,與兩名前總編鍾沛權、余家輝另行創辦《立場新聞》,改以非牟利原則經營,並通過信託安排持有《立場》股權,表示已經放棄股權的經濟利益和處分股份的權利,如有盈餘不會派發,並接受不附帶條件的捐款,只用於傳媒編採工作。董事除上述三人外,還包括前中策組顧問練乙錚、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前社聯行政總裁方敏生、歌手何韻詩和周達智。《立場》表示將會繼續敢於宣示立場,既不掩飾,也不迴避。

我既是昔日《主場》博客,也是現在《立場》博客。對於《立場》開張,以及部分前《主場》記者和編輯重操故業,堅守專業,我感到欣慰。跟《主場》一樣,《立場》是一個囊括即時新聞和博客論壇的平台,提供香港市民寶貴機會實踐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因此可以想見:港人珍之重之,中共鄙之懼之。一切歸零,重新出發。眾志成城,無畏打壓。

自《立場》成立以來,外界一直質疑信託人蔡東豪從未公開交代前《主場》突然死亡的真正原因,認為他當天結束《主場》是為了迴避佔中運動,同時質疑身為「佔中十死士」的蔡東豪為何只去登山而全程缺席佔領運動。蔡東豪終於撰文《立於主場》回應,引用另一位董事吳靄儀的觀點「網民對我的批評有道理」。他更表示:「換轉我作為第三者看這連串事,也很難信任一個不肯公開交代的人。既然我不能公開交代,就必須接受外界的不信任,我此時的最佳回應,是做好自己,與團隊做好『立場新聞』,讓時間説話。」他又表示:「恐懼的人慢慢學會以理性對待恐懼,由最初不安失措,到懂得在恐懼中分辨對與錯。」蔡東豪承認自己只是普通人,不是英雄,但認為「普通人憑着有限的力量,可以成就很多的事,正如過去一段時間,黑暗當前,一個又一個普通人走出來守護香港,展示出驚人的決心和堅毅」。

廣告

由於蔡東豪先生把從《主場》到《立場》的經歷和真相埋藏在心中,外界不得而知,我也有過與外界同樣的疑問。儘管如此,經過反思,我的關注焦點與坊間對他的批評稍有不同。

我對蔡東豪的疑問既不在於蔡東豪當天為何結束《主場》,也不在於他身為「佔中十死士」而到最後為何缺席佔中。很明顯,答案是中共,細節仍欠奉。蔡東豪對此從來沒有否認。我相信事實真相終有一天會大白於天下。他目前依然不敢說明細節,恐怕有他不願為外人所知的個人理由,但他始終沒有說謊。此際,我尊重他的選擇,疑中留情。君不見鄭經翰、黃毓民當年封咪之際,如果他們當時都把百分百事實真相向外披露,將會對自己和親友產生甚麼影響?我懂得人性軟弱的一面,不會對他們苛求,不會對他們埋怨。諸惡莫作第一,眾善奉行第二,次序不容顛倒。畢竟蔡東豪不是雷鼎鳴,不是馮煒光,始終沒有為專制政權搖旗吶喊,或者助紂為虐。不參加佔中的人,甚至承諾參加而最後不參加佔中的人,都不必然是混蛋。施暴破壞佔中的人,收錢反對佔中的人,才是真正的社會敗類和炎黃渣滓。黑與白雖然涇渭分明,但黑與白不構成世界的全部。

廣告

我對蔡東豪的疑問也不在於信託安排是否真的無法讓董事轉讓或處分股份。歸根結柢,是否捆綁上述全體董事在《立場》這艘船上,不論他們是好是壞,不論他們是否變質,一個也不能少,一個也不能退,基本上這是無關宏旨的,甚至可能是不必要的。我所重視的是:《立場》各董事和實際控制人的背景在社會大眾面前是否保持透明、《立場》是否秉承專業、獨立精神報導或轉載新聞,以及是否提供良好的政治、社會、經濟、文化評論平台。他們做好,我們鼓勵;他們做壞,我們批評,或可離開,另起爐灶。就這麼簡單,沒那麼複雜。

我對蔡東豪的疑問主要在於以下兩點。

一、是否現在不再恐懼?7月26日,蔡東豪以「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一文結束《主場》。對於「我恐懼」,他當時自言香港已經變了,深感當前政治鬥爭氣氛令人極度不安,多位民主派「被跟蹤、抹黑、翻舊賬」,猶如一股「白色恐怖」在社會瀰漫。他承認「每次往返內地都提心吊膽,甚至家人亦感受到這股壓力,也為他們的擔憂感到傷心」。那麼,5個多月後,他還「恐懼」嗎?正如前述,他不用公開說明具體故事細節,但有必要澄清自己「是否恐懼」。如果他「不再恐懼」,那麼民主派同道人「被跟蹤、抹黑、翻舊賬」、當局製造「白色恐怖」、自己「每次往返內地都提心吊膽,甚至家人亦感受到這股壓力」等情事,是否都一概消失了?抑或雖然沒有消失,但是他拿出勇氣和魄力,戰勝了自己的「恐懼」心魔?另一方面,如果他「依然恐懼」,那麼他為甚麼現在又要續辦《立場》?就這些疑問,蔡先生還是欠社會大眾一個清晰的交代。

二、是否有建制黑手進駐高層?目前我不會斷言是否真的如此,但至少這是一個合理懷疑。事緣董事會其中一位成員周達智,是親共的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董。周達智,物理學博士,五字頭生意人,中港兩地跑,資深毅行者,曾經關注大浪西灣保育及開發事宜。其父周潤賞更是開平市政協常委。蔡東豪沒有交代過周達智的這些建制背景及淵源。社會大眾亟需了解事實真相全貌,以及蔡東豪邀請周達智成為《立場》董事局成員而周的股權也不得轉讓的真正原因。畢竟我所關注的,不是個別董事對《立場》的日常編採工作及博客論壇的影響有多大,而是個別董事及其後台(如有)的資金來源、資金數額、所佔份額、在關鍵政治時刻所能發揮的干預實力,以及是否有權利或有機會取得《主場》員工、博客、投稿者、捐款者的個人資料等。這正是「外界不信任」的核心。蔡與周「此時的最佳回應」,不只是「讓時間説話」而已,而是應該自己先有個說法。

有鑒於此,我不會因《立場》敗部復活而狂喜,反而會聽其言,觀其行,疑中留情,仍未釋疑,支持打氣,密切監督。蔡東豪希望《立場》可以建立一種制度和文化,「讓每一個相信『立場新聞』的人參與其中,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以不同方式成為『立場新聞』的守護者」。我不盲目相信,但會盡力參與,尤其支持勇毅可嘉的《立場》編採團隊。祝願《立場》仝人發揚公義,守護良知,堅持專業,令港人刮目相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