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場新聞,請企穩中立客觀的立場 — 讀〈 旺角.他們 5〉有感

2016/3/4 — 17:47

〈旺角,他們〉 5 截圖

〈旺角,他們〉 5 截圖

暴徒無理性、理性不暴徒?

立場的深度報導〈旺角,他們5〉試圖描述一群「理性的暴徒」、或者說一群用暴力「還拖」但似乎極其理性的 「暴徒」,進而進一步質疑這究竟是一場「暴亂」、「騷亂」、「警民街頭打鬥」、抑或是一場「抗爭」。

Hang on, 暴徒就無理性?理性尚存的人就不應被標籤為暴徒?如果這個argument 成立,世界上恐怕沒有暴徒。從希特勒到本拉登,從張子強到葉繼歡,他們實施暴行時,理性、冷血得令人毛骨悚然。「理性」與否,恐怕不是界定「暴徒」的根本。

廣告

那麼什麼是「暴徒」與「非暴徒」的區別?在筆者看來,是否實施暴力行為是主要區別,無論是理性的實施還是喪失理性的實施,都是暴行。無論是警察還是「還拖」的市民,實施暴行的那一刻,與暴徒無異。

看到這裡一定有人激親:「XXXX(此處省略若干字,因為筆者是和理非非Fan),唔通被警棍打到七彩仲俾番個左臉佢打?!」又或是「叫咗咁多次唔好衝擊唔好衝擊,否則武力升級都唔聽,咁唔出警棍都唔得啦!」 站在各自立場,各有各的道理。

廣告

那麼什麼是暴行?尤其是街頭衝突中、警民情緒都同樣緊繃、一個小小誘因就可能引發天雷撞地火,如何區分正當防衛和過度武力以至於暴力?

很難!

很久以前(其實不久,二十幾年前,但還像昨天一樣),當坦克車碾過木樨地,橫飛的子彈奪去一條條生命,憤怒的人們放火燒坦克和軍車,橫死的屍堆中多了燒焦的士兵屍骨,那一刻,放火燒車抗爭的人也變成了他/她要反抗的人,一樣的恐怖邪惡。雖然導致兩種邪惡的原因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但在人性的底線上, 沒有更高尚的邪惡。

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

以毒攻毒、以暴易暴、血債血償從來不是解決方案,否則就不會有法治進步、也不會有民主、自由、人權等等普世價值存在的必要。當你使用的抗爭手法導致了你原本反抗的邪惡,無論出發點多麼高尚,抗爭的合法性在那一刻開始崩塌。更糟糕的是,你有可成為那個你想反抗的邪惡,只不過是用了一套看似合理的理論和詞藻,來為那個邪惡開脫。

公權力授權下的濫權,更需要被揭露被剷除

當然,面對高牆,武裝到牙齒的雞蛋仍然只不過是雞蛋;邪惡到骨子裡的雞蛋照樣只是個卵。比之在公權力授權之下滥權的邪惡,後者更需要被揭露、被鞭撻、被剷除!

脫下警服,警察和市民一樣有七情六欲、要養家供樓、雞毛鴨血各種煩惱;但無論如何,戒急用忍、穿上那層皮,警察就必須是維護法治的超人!警察的責任和權利,要求警員不能情緒化、更不可淪為工具,為某些政治利益服務。市民可以也必須要求警察慎用警權。一旦濫權,必須及時受到懲處。

遺憾的是,雨傘運動以來那麼多眾所周知的濫權事件,如暗角七警、朱經緯事件等,時隔近兩年,仍未得到公正的處理。每一次法院因警方證據不足駁回案件,警隊威信就插一次水。香港法制的必不可少的執法力量,正在自毀根基,當務之急,是清除「暴徒」,還是清除警隊裡的渣渣滓、清算警隊濫權的制度性誘因?

與其說警隊面對的是越來越多的激進行為,不如說警隊正經歷信任危機。警隊在民眾中的威信,源自「權威」和「信任」。「權威」可被政權賦予,「信任」只能由民心產生。而沒有信任,警隊執法寸步難行。要重建信任,必須由清算警隊濫權開始,把公權力牢牢的關進法制的籠子裡。

如果說旺角「暴亂」那晚,「仇警」是普遍情緒、「還拖」是普遍誘因,那麼檢討這個仇恨的由來以化解仇恨,重建信任,才是防患於未然的根本。

立場應該守住什麼樣的立場?

一直以來感謝及珍惜立場新聞。獨立的聲音在當下的香港是多麼可貴!而立場深度報導的質素也一直有口皆碑。

〈旺角,他們〉系列試圖「重組年初一的旺角衝突,力圖以最全面的角度,還原事件「真相」— 最少是部分「真相」。事發時我不在香港,一直期待一份有深度的事實陳述,以便向海外尤其是大陸的朋友們解畫。

至系列5,陳述風格變了,字裡行間開始多了評論和裁判,比如最受詬病的這一句:「總之,要有武器在手,抵住隨時殺入西洋菜南街的警察 — 他們如是想,無比理性地。」 理不理性、有幾理性,應交給讀者來判斷,而非由立場新聞下結論。

更令人不安的是概念導向,而不完全是事實陳述。比如這句:「旺角事件後,不少人都如上篇文章 Jennifer 所言,覺得示威者的暴力行徑由情緒主導,「好似癲咗」;但觀乎全晚行動,他們這份狂怒似乎相對「理性」— 發洩的對象從未偏離警察。」

發洩對象從未偏離警察就相對「理性」?? 「發洩」兩字,正正是情緒表現。警察是當晚衝突的對手,只發洩在他們頭上而沒有禍及他人是否理性,仍然不應由立場來評說。立場這段話給我的感覺,是對示威「暴徒」之所以「暴烈還拖」的深深理解和同情,以至於行文時不自覺的偏幫了一方。

這是新聞報導的大忌!對立場這樣在夾縫中求生存的獨立媒體而言,可以致命。因為立場的生存,靠的是獨立、客觀與公正。而深度報導,最能反應你自身的立場和功力。請格守根本。

最後,〈旺角,他們〉的主體,除了這些被標籤了的「暴徒」,還有那些被標籤或未標籤的警察、商舖、住家、途人。接下來的系列,可否涵蓋他們的經歷和看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