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場》攝記被扣 21小時獲無條件釋放 多次表明身份仍被捕 警斥「黑記」、「扮記者」

2019/11/4 — 20:48

昨日太古城中心人鏈活動遭防暴警衝入商場鎮壓,期間《立場新聞》特約攝影記者 Joey Kwok 被警方以「阻差辦公」罪名拘捕,攝記拒絕保釋,被扣留逾 21 小時後獲無條件釋放。Joey 獲釋後表示,被捕期間有警員多番言語侮辱,指罵他為「黑記」、「扮記者」、「被害妄想症」等,惟他均保持平靜不予回應,幸身體沒受嚴重傷害。《立場新聞》強烈譴責警方以莫須有罪名阻礙記者採訪,將徵詢法律意見,循合適途徑追究是次濫捕事件。

遠距離蹲下拍攝 忽被大批警員上前推跌

Joey 與《立場》班底合作從事新聞攝影工作多年。昨下午 5 時許,他應公司指派到達太古城中心,拍攝商場內的人鏈及唱歌活動。現場突然收到消息指防暴衝入商場內抓捕,Joey 遂在商場一樓至二樓間搜尋防暴警追捕市民的場景。當走到一樓近溜冰場的扶手電梯位置時,他見到一名市民被數名防暴警壓在地上拘捕。為清楚紀錄其容貌,Joey 在一段距離外蹲下拍攝,其時周邊並沒有警察,只有兩名穿反光衣的記者。

廣告

突然一群防暴警向 Joey 衝過去,推跌他並推開其他記者。Joey 的防護裝備跌在地上。又有疑似警員從後方把他箍住,令他沒法再站起執拾裝備,只能盡量以雙手保護胸前的照相機。Joey 一邊表示想拾回裝備等物品、又向警員表明「我係記者」,但警員不但未有放手,還有貌似指揮官者喝稱:「收聲!唔好俾佢咁多嘢講!」命令其他警員盡快鎖起他。Joey 被大約三名防暴警以膝蓋壓著膊頭及大腿,再將雙臂反鎖在背後帶走。「過程中我都保持冷靜和放鬆身體,亦都無掙扎,因為相信冷靜唔郁先唔會俾人打。」

警員暴躁指罵:「拎住相機扮記者」

廣告

Joey 被鎖上手扣後,曾要求警員代為執拾跌在地上的裝備並帶走,但警員欲將裝備塞進他的背包內。Joey 擔心警員插贓嫁禍故拒絕,被警員罵「被害妄想症」並把一堆物件塞進背包。由於事發現場記者不多,Joey 四處張望,待押送途中見到人群才高呼「我係立場記者」,「因為已經好幾次採訪太古的集會,有街坊認得我。後來又見到在場的同事,有人知道我被捕,我才開始放心,之後就保持安靜。」

警方將他押解到地面層的馬路上警車,途中押送他的警員 10861 一直講很多挑釁性和辱罵他的說話,「話我係『黑記』、『拎住相機扮記者』等,又問我『見到暴徒放火搗亂係咪好開心?』上警車的時候,因為不知道要坐哪裡,我問一句,佢又喝我叫我唔好嘈、唔好咁多嘢講。好明顯特別暴躁和情緒激動。」Joey 雖目睹太古有數人被捕,但他是獨立被帶上警車,一個人被送往柴灣警署。

否認「阻差辦公」 「踢保」獲無條件釋放

警署內,他在臨時拘留室進行簡單搜身程序,聯絡家人、律師及吃喝安排等沒有特別被留難。晚上首次見到律師時,因背部及大腿仍覺痛楚,在律師建議下到東區醫院急症室驗傷及照 X 光。醫生診斷指沒有骨折,應為肌肉筋骨扭傷,處方消炎止痛藥後,約於今晨 7 時離開醫院。

Joey 表示,上救護車往醫院前,警方原將他的個人物品包括手機給他跟身,惟採訪用的相機則沒有歸還。從醫院回警署後才將所有物品放入證物袋,然後在律師陪同下落口供、打指模等。

警方一度要求到 Joey 家中搜屋,惟律師稱「阻差辦公」的控罪只關乎現場行為、與家中物件無關,拒絕警員入屋要求。

落口供期間,有警員提議 Joey 以 800 元保釋,他不接受;未幾警員又進來,稱保釋金降價至 500 元,但 Joey 堅持「踢保」(即拒絕保釋要求),最後警方於今日下午 3 時許將他無條件釋放。

對於是次被捕,Joey 感到頗為意外,因自己一向都與被捕者及警員保持適當距離,機動性亦高,甚少被各式武器射中。這次雖然被捕,但一直有信心警方沒有足夠證據起訴,故在拘留期間心境平靜,只當對被捕過程的一次體驗,了解其他市民被捕時可能面對的處境。他將會繼續投入《立場新聞》的前綫採訪工作,並感謝讀者和市民的關心和支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