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於主場

2014/12/30 — 19:05

2014年7月26日,主場結束,網站留下我的一封告別信,很多人只讀到三個字:我恐懼。

六個月前在我身上發生一件難以預見的事,改變了很多事情,也改變恐懼與我的關係。人在恐懼的威嚇中變得無助,但這種無力感可通過恐懼自我治療,因為恐懼的人慢慢學會以理性對待恐懼,由最初不安失措,到懂得在恐懼中分辨對與錯。

應當恐懼而恐懼者是普通人,應當恐懼而不恐懼者是英雄。我在主場告別信中說,我是一個普通人,只能走到這麼遠。主場結束翌日,吳靄儀寫了一封公開信,她說民主真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每個普通人都有能力有志氣發揮作用,我們的責任在於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令薪火相傳,讓後繼有人。

廣告

我們都得承認,我們只是普通人,我們這一代人視香港為家,我們恐懼但我們無處可避。普通人憑着有限的力量,可以成就很多的事,正如過去一段時間,黑暗當前,一個又一個普通人走出來守護香港,展示出驚人的決心和堅毅。縱然恐懼,我們選擇在我們主場走下去。

兩年多前,辦主場的初衷,是出於簡單信念,「為香港做點事」,推動社會進步。再辦「立場新聞」,背後同樣抱著「為香港做點事」的想法。兩年時間,主場證明它不只是媒體平台,而是個社群,這個社群代表香港進步的一面,擁抱普世價值,有國際視野,緊貼時尚,關心小眾權益。社群介入新聞製作,影響版面內容組合,傳統媒體以外的博客一鳴驚人。主場消失,不代表主場社群被消滅。

廣告

經歷過主場的經驗,「立場新聞」須在不正常的社會和市場運作,需要改變模式,希望用新的架構,行出一條可持續的路。主場結束的先例歷歷在目,「立場新聞」在風雨中創刊,我們需向公眾解答一個重要問題:令主場死去的事情會否發生在「立場新聞」身上?事情的發生不由我們控制,我們做到的是盡量減低其發生可能性,以及即使事情再一次發生,確保「立場新聞」的結局不一樣。「立場新聞」不由個人擁有,以非牟利營運,接受不附帶條件的捐款,以確保持續獨立性。「立場新聞」由具代表性的社會人仕出任董事,負責指導和監督。在敏感多事的日子,我們感激吳靄儀、方敏生、何韻詩、練乙錚願意出任董事。

我們希望「立場新聞」比主場行多一步,建立一種制度、一種文化,讓「立場新聞」可以接力交棒,每一個相信「立場新聞」的人參與其中,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以不同方式成為「立場新聞」的守護者。

過去一段時間,香港人對於傳媒有更深入的了解,對新聞自由的可貴有切身的體會,在新聞自由關鍵時刻,新聞從業員在不同崗位努力,眾多新媒體參與其中,打開新的局面。立足於主場的經驗,「立場新聞」重新出發,面對難度可能更大,但我們有信心,擁抱多元、以理性為基石,「立場新聞」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

主場結束後,同事散落各處繼續努力,現在再次聚首創造全新媒體,有他們在,我感到我們擁有全世界最強團隊。博客是主場的靈魂,主場結束後,一群博客自建平台,繼續精彩,我心感高興。過去幾個月,各方朋友循不同途徑表關懷,抱歉未能逐一回覆,希望在我人生新階段中,再度同行。

又要引用吳靄儀的觀點:網民對我的批評有道理。的確如此,當現實比小說更離奇,換轉我作為第三者看這連串事,也很難信任一個不肯公開交代的人。既然我不能公開交代,就必須接受外界的不信任,我此時的最佳回應,是做好自己,與團隊做好「立場新聞」,讓時間説話。

發表意見